專欄 Columns | 黑夜白

遙遠的現場

郭亮廷&周伶芝,資深同學,一起寫稿、翻譯、看戲、看中醫。專欄名稱是女兒取的。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西方當代藝術喜談劇場與媒體的區別,強調媒體生產的是觀眾不在場的、間接的、虛擬的訊息,劇場創造的是直接、當下、現場的真實體驗。劇場首要的是現場感,這一點,我想看電視國劇的老伯伯也不會反對;可是,劇場必須和劇場以外的其他地方截然對立,這很像電子媒體時代的劇場,被逼到絕境的某種症狀。失去和其他地方的地緣關係,劇場的「現場」要座落在何處呢?同樣的道理,沒有過去和未來,那個「當下」究竟是什麼?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0期 / 2020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