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笛陸春齡
神笛陸春齡(何淑娟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REVIEW

神笛陸春齡與新樂種

聽衆在一償親睹大師演奏的夙願之餘,必也慶幸能聽到如此精緻的中國現代室内樂。

文字|陳中申
攝影|何淑娟
第2期 / 1992年12月號

聽衆在一償親睹大師演奏的夙願之餘,必也慶幸能聽到如此精緻的中國現代室内樂。

陸春齡與上海絲弦五重奏

11月7日

中壢藝術館

十一月七日,「神笛陸春齡與上海絲弦五重奏」在中壢藝術館作了來台第一場演出,票房相當好,一代宗師和上海絲弦五重奏的吸引力的確不小。

陸大師出身淸貧,據聞原是以踩三輪車爲業,後竟能成爲上海音樂學院敎授,獨領南派笛樂風騷。除了因其背景符合「紅五類」標準,受到栽培外,經由此次音樂會在舞台上及私下聊天相處,我感受到其樂觀進取的人生態度,應是他成功的主因。舞台上,看他隨著音樂輕搖旋跳,絲毫不似已是七二高齡,而安可曲搬出印度、英國、法國笛子的演奏,則更體現大師「活到老學到老」及風趣的赤子之心。

此次演出曲目除了〈喜報〉、〈鷓鴣飛〉及〈行街〉外,都非其成名曲,可能是伴奏太少吧!而〈喜報〉甚至只用笛子獨奏,喜氣減了幾分。〈鷓鴣飛〉是大家引頸以待的樂曲,不過耳尖的同行應該聽到與我們熟知的「陸」版〈鷓鴣飛〉,有幾分不同。尤其一開始的顫音,他也用起多指顫音來了,這是近年來另一版本的招牌奏法,是較爲華麗了,但我更懷念他三十年前以單指細密的顫動,配合氣息強弱波浪,所營造出的古樸優雅之韻。〈行街〉是陸老長期浸淫江南絲竹的拿手本領,尤其快板部份,旣細緻又精彩引人,一般人常謂「快板易奏」,聽了陸老,應不以爲然吧!

上半場的絲弦五重奏,是二十多年前由上海音樂學院胡登跳敎授首創,以柳琴(兼中阮)、揚琴、琵琶、古箏等四件彈撥樂器,加上二胡所組成,目前已有四十餘首樂曲。它與現代國樂團往大型交響化的發展正好相反,韓國鐄敎授謂其「繼承了傳統小合奏的精神和情趣」,大陸名作曲家丁善德的評語是「大膽吸收借鑑西歐室內樂重奏的特點,廣泛運用和聲、複調等作曲技巧」。其演奏樂曲都爲新創,即使傳統音樂,也經過現代手法改編,曲趣新穎,逐漸爲人接受而成爲中國一個新的樂種。

此次所選都是代表性樂曲,在五位技巧高超且默契十足的女演奏家詮釋下,都有令人折服的效果,尤其是完全背譜及隨著樂曲起落的動作,在幽靜結尾處,引得聽衆彷彿也看到了那結束之音呢!

音樂會以〈陽關三叠〉開場稍嫌冷淸了些,聽眾在〈牧羊曲〉優美的旋律中才逐漸進入狀況,〈電子遊樂場速寫〉各樂器則以發出怪聲爲能事,倒也頗具效果。〈唐曲二首〉古意盎然,與傳統五聲音階大異其趣,却又與西洋七聲不同。除了音樂語法外,加上中國奏法應也是原因之一。〈躍龍〉採浙江寧海平調的音樂作爲素材寫成,旋律特殊,加入飄忽人聲更如煙霧迷濛,效果極佳;快板時揚琴手兼大鼓,兩次換鼓,都有稍慢。〈巴托克三首〉突破調性,風格創新。但二胡一出,即顯露出絲弦五重奏組合上的盲點,由於二胡是唯一長音樂器,在眾彈撥樂器中,常顯得突出而孤立。愚以爲若有竹類樂器(笛、簫、笙)的加入,應更能融洽和諧,並補彈撥樂器餘音較短之缺憾。〈歡樂的夜晚〉是招牌曲,雖有一、二處小失誤,仍不失精彩熱烈之趣。

雖然該團副團長開玩笑說第一場演出是彩排。但成績令近幾年來也從事室內樂的我已大呼過癮。相信聽眾在一償親睹陸大師演奏的夙願之餘,必也慶幸能聽到如此精緻的中國現代室內樂。

最後有兩個建議。一是五重奏那五件顏色不相同的團服,總覺得俗豔了些,與他們標舉的「高雅的意境」不大相稱;二是希望中壢藝術館的隔音能予以加強,以免廳外走廊小孩的嘻鬧聲及街道的鞭炮聲打斷了美妙的樂思,也枉費其積極推動文化活動的苦心。

 

文字|陳中申 梆笛演奏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