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藝術熱忱何在

國人對藝術尙沒有足夠的體會,當然談不上宗敎式的狂熱,即使是雲門這樣家喩戶曉的藝術團體,也沒法激發大家奉獻的精神。

國人對藝術尙沒有足夠的體會,當然談不上宗敎式的狂熱,即使是雲門這樣家喩戶曉的藝術團體,也沒法激發大家奉獻的精神。

雲門二十年,我無以爲賀,就寫了幾句話向懷民道喜,他回信表示雲門仍然處於無以爲繼的困境,使我感觸萬千。

我對舞蹈藝術是個外行,如果今天有那麼一絲體會,就是拜雲門所賜。過去二十年,我看見它冉冉昇起,看見它休止,又看見它再度出發,揚名國內外。雲門的貢獻及所受到的肯定,不需要我多說了。我非常佩服他們,並不是因爲他們的盛名,是因爲他們的愛國、愛鄕之心,居然使一種國人原本不熟悉的藝術,發展到全國民衆耳熟能詳。

幾年前,林懷民自美返國,打算重振雲門,以他們的聲譽尋求支持實在並不困難。聽說如果雲門肯改組爲國家性的舞蹈團體的話,政府願意全額支助;如果雲門放下身段,願與工商界掛鈎,企業界也會大量資助。但這都是有條件的,不符合雲門的理念。他們寧願走最遠、最坎坷的道路,尋求很多人少量的資助。我了解他們的用心,他們希望雲門屬於社會上每一個人,受到社會大衆每個人的支持。

匆匆間幾年過去了,我奔波於台中、台北之間,沒有機會了解他們發展,如今雲門慶祝二十週年,正在演出《九歌》大型舞劇,而竟面臨斷炊的困境,可見這幾年來,雲門廣邀民衆支持的計畫是不成功的,然而這不是雲門的失敗,是全國民衆的失敗。

國人在捨財方面,是旣大方又吝嗇的。根據我的了解,我們出錢資助幫忙別人是很吝嗇的。社會上的公益事業要想募捐的都感到非常困難,學校不論是公立私立,幾乎無法得到任何捐助。文化機構亦然。有錢人捐錢只在三種情況下才有可能:其一,此捐助可以有宣傳上的意義;其二,此接受捐助者在他的掌握之下;其三,可因此交換人情或得到政治上的利益。這三種情況均表示國人是非常現實的,只有極少數的例外。

另一方面,國人又非常大方,在對宗敎團體捐助方面,台灣的民衆表現出極端的熱忱。最近若干年,民衆的慷慨捐助使得宗敎,尤其是佛敎某些組織成爲龐大的事業,有很多寺廟不知如何花費他們的所得,這種奉獻是無條件的,他們是交心給所信仰的法師,想交換今生及來生的幸福。對寺廟的捐助是爲自己積功德,其實是最自私的行爲,但他們並無所覺。

很不幸的是,國人對藝術尙沒有足夠的體會,當然談不上宗敎式的狂熱,即使是雲門這樣家喩戶曉的藝術團體,也沒法激發大家奉獻的精神。雲門每有活動就人山人海,大家是憑著怎樣的心情而來的呢?

以目前的情形來說,支持高級藝術活動唯一的管道仍然是政府的補助,無條件的補助。即使在美國,政府仍然是最大的藝術贊助者。美國的中央或地方政府對私人的藝術團體與美術館、博物館之著有成效者,無條件支持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是非常合理可行的辦法。無條件就是只出錢,不干預,換來一個名譽理事長頭銜。可惜這一點沒有包括在我們的文化藝術獎助條例裡。

 

文字|漢寶德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