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一雄
大野一雄(表演藝術中心 提供)
舞踏特輯 舞蹈特輯/大師與友人

光明與闇暗間的色潤美學 我所知道的大野一雄

事實上,對我而言,經由先夫土方巽而與大野一雄先生相知、熟識,也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大野先生和先夫土方巽間有男人相對的狂狷之氣和狂放縱情的情誼,一直互相提攜,爲前衛藝術奉獻心力。

文字|元藤燁子、黃琇瑜
第21期 / 1994年07月號

事實上,對我而言,經由先夫土方巽而與大野一雄先生相知、熟識,也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大野先生和先夫土方巽間有男人相對的狂狷之氣和狂放縱情的情誼,一直互相提攜,爲前衛藝術奉獻心力。

大野先生抗戰後來到津田傳敏之處。津田乃是將源起於德國之所謂Modern Tanz(註:德文之現代舞)之舞蹈新藝術引介到日本的先驅舞者。當年在津田處經常可見到大野先生的身影。被我和津田傳敏謂爲「前衛舞派」的Modern Tanz對伊莎朶拉.鄧肯及瑪麗.魏格曼起了啓蒙作用,其以激進作風抵制傳統的古典芭蕾,大約也是這時期的事。

我首次有幸恭逢其盛,見識到大野先生的舞台藝術是在一九五〇年共立講堂的《街頭探戈》那一緣。身著黑白西服,頭上圍著頭巾,以此一行頭登場的大野先生,帥氣十足。大野先生的故鄕是在北海道最繁華的都市函館,去彼處打聽有關大野先生的背景,也不容易。

大野先生認爲光明與黑暗之間有一色潤美學存在,這與明治男的觀點不謀而合。

在戰後日本的舞蹈界,跳抒情舞蹈的舞者不少。大野先生及土方巽等雅輩多方從人世間各個領域,包括文學、思想等方面深入探索,藉以融於創作成品內,例如,大野就曾嘗試將蕭邦之不朽鋼琴曲目以舞蹈藝術之形式呈現於觀衆面前。

「老人與海」之舞加深雙方情誼

大野先生與土方相知結緣,始於一九五四年。在此之前,土方已觀賞過大野先生之表演,心靈上受了極大的衝擊。土方在觀賞過大野先生的《老人與海》後,雙方之交往日益加深。土方曾一再稱讚大野先生爲「毒葯舞者」乃至於「劇葯舞者」。在其時,一等公演結束,舞者與觀衆便聯席共往食堂大吃大喝,非至通宵不休,那當然是因爲當年的公演次數不如今之頻繁。當然大野先生及土方唯有在各自的演出才碰頭,土方照例是喝大酒,大野喝果汁,一面喝一面天花亂墜的臭蓋,不醉不歸。

大野先生在此時擔任橫濱搜眞女子學院之體育敎員。他常在授課之餘,搭乘東橫線火車,前往目黑之習舞坊,手上纏著練習服,並在具唐風的練習服上放置了有舞蹈剪影的紙片,可將所見所聞,內心的感觸,與練習的心得,以原子筆記錄其上。但是,我對於這些,可是十足的門外漢,是有看沒有懂。

迷惑觀衆的秘訣

大野先生有一名言,「將即興曲目儘量完美的演出」,將自幼年時期至今,記憶所及與身體有關之脈動潛能,一股腦兒拼出舞出,直至渾然忘我。另外還有一個秘訣就是,人上了舞台,就要跳什麼像什麼,全力投入,進入「大野先生」的世界,把一切俗事雜務抛諸腦後,這是舞者進入忘我境界,並使觀衆入迷的首要法門。

有時土方會自舞台側提醒大野先生,作出「下一個出場的人就是你,請準備」的手勢暗號,但大野先生仍然恍恍惚惚,如在夢中,就逕自在觀衆席上手足舞蹈的跳起來,於是土方只好將大幕拉下,大野先生仍渾然不覺,回首一看方知大勢已去。結果大野先生仍不死心,返身鑽入幕內,回到舞台上。又有一年當我在跳William Saulkhor之「Emily的薔薇」時,我飾演Emily一角,大野先生則飾一館方執事,他卻一面剝甘藍菜皮,一面大跳其舞。總之,原作經其巧妙的改編之後都能以近乎改頭換面之高格調,「重新上路」。

大野先生逐漸承擔起敎師之重任。後來土方所跳的《朝阿爾及利亞前進》本是一描述趕赴戰場之靑年戰士的作品,大野先生興緻來了,無論如何也要湊一角。他說阿爾及利亞也有壯麗的山川,就扮演了洗衣女郞之角色,大野先生在其中的演出可圈可點,風靡一時。

大野先生與土方巽之關係,有如衣之兩袖,如影相隨,若即不離;在舞台上互砌互磋,合則兩利,離則兩敗;兩人一直互相提攜,爲前衛藝術奉獻心力,不遺餘力。

在床上跳完最後一支舞

土方忙於敎導後學晚輩,或勤於筆耕寫作;大野先生則頻頻奔走於海外公演,長年在外,兩者攜手同台合作之機會因而銳減,但兩人之關係較之血濃於水的家族關係毫不遜色,貌離神合,此之謂也。

當土方僅剩下一個禮拜的生命,大野先生不分晝夜的隨侍在側,兩人無言以對。眼見親如子侄輩的土方先己而逝,白髮人送黑髮人,大野先生那肝膽相照的友情,溢於言表。回想起大野先生與土方那寶貴的共處時刻,我的心快要碎了。一九八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夜間,土方在病床上跳完了最後一隻舞,五十七歲的一生劃下了休止符。大野先生與先夫土方巽間有男人相對的狂狷之氣、狂放縱情的情誼,男人彼此之間有這樣難能可貴的友情,足矣足矣!

註:本文譯自今年初《週刊朝日圖報》(Weekly Asahi Graph)所刊之「大野一雄的舞踏世界」專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