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柯碧莉亞》排練。(余能盛 提供)
新秀登場 新秀登場

從台灣到德國的全方位舞者:余能盛

從高雄工專到文大的舞蹈系,再以公費赴荷蘭進修,余能盛已逐漸在德國芭蕾舞界獲得肯定。

從高雄工專到文大的舞蹈系,再以公費赴荷蘭進修,余能盛已逐漸在德國芭蕾舞界獲得肯定。

舞上陽明山.舞到德意志

台灣有不少遠赴海外發展的舞者,像余能盛這樣在海外成就事業的卻不多。高雄工專化工科出身的余能盛,在進入文化大學舞蹈系之前,對舞蹈的認識僅止於土風舞,卻在大二時就嶄露頭角,陸續於芭蕾舞劇《茶花女》、《后羿與嫦娥》、《長平公主》、《吉賽兒》、《唐吉訶德》、《帕基達》、《灰姑娘》及現代舞《漁夫》、《獵人與鹿》中擔任主角。

一九八三年余能盛獲得公費遠赴荷蘭皇家藝術學校進修。一九八六年在那兒巧遇德國知名編舞家辛道斯基(Bernd Schindowski),並獲靑睞加入德國舞蹈重鎭北萊因州的葛森克遜(Gelsen-kirchen)市立劇院芭蕾舞團,獲得一紙獨舞者的合約。

在葛森克遜一跳就是七年,這期間也正是辛道斯基飛黃騰達之際。辛道斯基爲他編了許多舞,其中《陽光之歌》Lied der Sonne、《愛情島之旅》Die Reise nach Kythera、《喬漢納的激情》Johan-nespassion等舞成了德國舞蹈劇坊的經典之作,余能盛也以傑出舞者之姿留名德國舞蹈劇場史。

余能盛以紮實的芭蕾技巧、拿揑得宜的表現力和迷人的東方氣質獲得辛道斯基的重用和觀衆的喜愛。他在葛森克遜舞團的重要性在包括了Ballett Inter-national等雜誌的封面、專訪報導和媒體的評論中可見一斑。Ballett Interna-tional更稱余能盛爲葛森克遜芭蕾舞團努力及能力之代表。

去年十二月走訪余能盛時,他甫爲奧斯納布魯赫(Osnabrück)市立劇院芭蕾舞團聘任爲副藝術總監、芭蕾敎師兼首席舞者。那晚他們上演的是一齣荒謬芭蕾《柯碧莉亞》Coppelia。開演前,他細心地照料過度疲勞而作痛一年之久的膝蓋後,反複播放那首熟得不能再熟的音樂,細思舞劇的每一細節。「東方舞者在西方國家生存得特別辛苦,因此需要加倍的努力和毅力博取編舞者的信賴。」余能盛如是道。

從速學而成到擅長分析指導而受聘至奧斯納布魯赫,這和化工出身的理智思維不無關係。余能盛說:「東方舞者在天生條件上不如西方人,但突破技巧的障礙時,往往也突破了先天的障礙,之後才能夠突顯自己(東方)的優點。」余能盛不斷地觀察外國名師的課程設計,拿自己來實驗。他笑說要拿德國政府的薪水是很不容易的。

廿世紀末的全面性舞者

在進入辛道斯基的舞團之前,余能盛一直以表演傳統芭蕾爲主,在葛森克遜期間他學到了現代舞技巧,如願地成爲一名全面性的舞者──芭蕾、現代、舞蹈劇場。「即使是芭蕾舞團的芭蕾伶娜,」余能盛說:「也不見得是全團線條最美、最具公主像、跳最高、轉圈最多的舞者;最重要的是能處理各種角色,而技巧則求穩定。同理也適用於所有舞團,廿世紀末的舞團需要的正是全面性的舞者。」《火鳥》中的王子、《陽光之歌》理性中的狂亂、《愛情島之旅》純潔的男孩、《唐璜》的恐怖靈魂、《柯碧莉亞》迷糊的法蘭茲、《音容》(Faces)中謀殺約翰.藍儂的精神錯亂者……余能盛的詮釋令人激賞!

身爲一名全方位的舞者,在創作上他的舞蹈語彙似乎無所限制,加上在德國多年來接受表現主義舞蹈劇場的洗禮,他的作品呈現無法亦無須分類的風貌,而本身理性的思維使得他的作品更顯冷靜、內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思凡》描述二名尼姑在愛慾和貞潔中的掙扎,余能盛以象徵的手法來處理,成功地以平靜悠緩的動作震撼觀衆。

余能盛爲人謹愼,作品不多卻都精簡、淸楚。他在八月來台與台北室內芭蕾合作發表的《失落的影像》,透過色彩傳達對人和世界的關懷,此舞是他一貫風格中最成熟的作品。

 

 

文字|邱馨慧  台北室內芭蕾行政總監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