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藝術與文化的發現之旅

以亞維農的戲劇節來說,一年主辦單位邀請的團體約有四十五個,而其他近四百個團體完全是自費。團體和當地將自己住家改爲表演場地的業主訂下契約,經過多年這些業主便開始組成了委員會。而街頭的表演更是在共同的社會互諒下舉行的即興表演藝術。在八月約一個月的戲劇節及其前後各半個月期間就讓當地居民賺足了一年所需的所有費用。

以亞維農的戲劇節來說,一年主辦單位邀請的團體約有四十五個,而其他近四百個團體完全是自費。團體和當地將自己住家改爲表演場地的業主訂下契約,經過多年這些業主便開始組成了委員會。而街頭的表演更是在共同的社會互諒下舉行的即興表演藝術。在八月約一個月的戲劇節及其前後各半個月期間就讓當地居民賺足了一年所需的所有費用。

做夢都想去的地方,總因爲撥不出時間而沒有實現。就因爲不想以蜻蜓點水觀光客的身分去,而一直盤算著能挪出較長的假期以深入其境、浸淫其中。這樣盤算的結果,等到眞要能成行,恐怕生理上已不允許了。有了這層頓悟,去年就眞的成行了,和「當代傳奇」、「太古踏」應邀到夏德瓦隆和巴黎演出太古踏的〈生之曼陀羅〉,當代的〈慾望城國〉及當代在巴黎演出〈拾玉鐲〉和〈霸王別姬〉。因緣際會地,隨著兩位法國通──劉俐、趙克明,一位戲劇學者鍾明德,及四位精力充沛、觀察敏銳的記者跑到亞維農及亞耳等地。

驚豔法國人的生命藝術厚度

只有親身體驗巴黎和法國南部的文化、生活、藝術活動,才能了解法國的文化部爲什麼是最大的一個部會,法國的政治人物爲什麼喜歡藝術,法國的外交官爲什麼具有藝術素養且懂得運用文化藝術爲外交的橋樑,爲什麼文化藝術可以落實在法國人的生活中,屠宰場變成展演場地、火車站成爲藝廊,而在羅浮宮古典建築前,由密特朗總統「欽定」邀請了華裔美人貝聿銘設計了一座現代的玻璃金字塔,爲什麼法國南部每個一、二萬人口的小鎭都可以舉辦國際藝術節;而爲什麼台灣電視、電台很少播放的南管,反而在法國可以整夜的播送;原住民的音樂到了法國受歡迎之後,便被英格瑪樂團編入專輯中。

文化藝術活動是自然的發展與創造,主要還是要給人觀賞或參與的,而當觀衆在觀賞或參與的過程中,他們的態度可以反映文化藝術是否眞的落實於生活中。在〈霸王別姬〉的演出中,雖然觀衆只有幾百字的內容大綱,可是這些法國觀衆卻聚精會神,且沒有壓力地從頭到尾的欣賞平劇的演出。整個演出中幾乎沒看到法國觀衆交頭接耳、問東問西,反而是中國觀衆就像小孩子看戲一樣,看一個問一個。通常只有完全投入、觀賞整個演出才能眞正體會作品特色及完整性,而這樣的觀賞品質不是一蹴可幾,也可能不是一代便能養成的,它必須日積月累、必須透過正式和非正式管道在生活中生根、耳濡目染,甚至代代相傳。

這幾年文建會積極扶植藝術表演團隊、扶植各地文化中心主辦小型國際會議,推動產業文化化,文化產業化,及社區總體營造,不免想起了自己從法國觀察到的經驗,而這些目標相互對應,去年回來後也就在宜蘭的仰山文敎基金會的董監事會議中提議,如果宜蘭要落實這些文化理念,恐怕得親自到法國體驗一下。沒想到仰山和宜蘭縣政府眞的組團於今年八月到法國參觀考察,而且縣長親自參與。

藝術與生活的發現之旅

一般的旅行都以景點爲中心,且每到一個景點都有詳細的導遊。當我們疲倦地到達尼斯火車站後,突然想起了這次的知性之旅、感性之行必須打破傳統景點聯接式的旅遊。所以每到了一個景點,決定了聚集時間和地點之後,我個人就隨興跟著自己預定的目標做所謂有限度的自助旅遊。到了亞維農的時候,由於旅舍安排在極郊外的地方,而一般國內的旅行團都安排晚上吃飯或做自己的事,此次也不例外,雖然亞維農的表演從早上十一點就開始,但眞正的高潮是在八點以後,直到凌晨二點,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旅館接近城內,看戲累了可以回旅館休息,休息後再出來看表演則又會是另一種感受了。而這次的旅行中,到了第二天早餐時,先回旅館沒去參觀的人在聽完別人興奮的分享他們前一夜的文化之旅,都有恨不得再留一晚的念頭。由於個人行動或三、五成群的旅遊,每個人充滿不斷的驚喜,也共同經歷一些景點,但卻也有完全不同的各別感受,大家眞正感受到了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產業文化化、文化產業化的眞意。

一路北上我相信每個人這樣的感受越來越淸楚,也越了解毫無壓力的發現之旅的重要性。唯有親自探索、親自發現、親自感受、親自生活,才能了解台灣提昇生活品質的路還蠻坎坷的,但我相信每個人都充滿了希望。

雖然我們去了以國際電影節出名的坎城、戲劇節的亞維農、音樂節的歐杭絲、攝影節的亞耳,以及舞蹈節的夏德瓦隆,其實法國南部還有許多這樣的小城鎭。每個地方都以其特點爲基礎,例如看到歐杭絲的露天劇場,或梵谷在亞耳割耳的故事,亞維農的城牆及其牆外的河流、坎城的海灘,就想到每個開始其實都是當地優點的發揮。其次,當地一定有一批藝術家,或藝術製作人、助長者開始發起有品味、有生命的藝術節。而一開始,在生活藝術化中生活多年的居民也都有這樣的共識,了解到的確他們可以把文化產業化、產業文化化,並且引以爲傲地全力支持,一起參與。

以亞維農的戲劇節來說,一年主辦單位邀請的團體約有四十五個,而其他近四百個團體完全是自費。團體和當地將自己住家改爲表演場地的業主訂下契約,經過多年這些業主便開始組成了委員會。而街頭的表演更是在共同的社會互諒下舉行的即興表演藝術。在八月約一個月的戲劇節及其前後各半個月期間就讓當地居民賺足了一年所需的所有費用。

如此一個小地方的藝術節可以在國際舞台上佔有舉足輕重角色,而法國一年就可吸引二千萬觀光客,政府當然一方面要享受人民努力的成果,一方面就要積極在政策上給予方便和鼓勵。而這種鼓勵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責無旁貸。

宜蘭生活藝術化的推動

九月仰山基金會與宜蘭縣政府參加這次旅遊的人在礁溪聚會。除了每人不僅陶醉在探索之旅的發現快樂外,也爲自己的未來做了一些計畫。而在座的吳正年鄕長不斷提出他的計畫,如何實現眞正溫泉鄕的美夢,游錫堃縣長亦交代了農業局如何將長在宜蘭的花樹植物能夠更具體的美化大街小巷,九月二十七日晚上,在運動公園更嘗試露天咖啡的休閒生活方式,文化中心也將這些經驗溶入一九九六年的國際童玩藝術節中,仰山更積極的將宜蘭厝的架構規劃到下一步民間參與的社區總體營造的計畫中。

每一年我們有很多外賓到台灣來,穿梭在大旅館及幾個景點,我們本地的主人和陪客常在景點之間和飯店間的路上爲我們擁塞的交通、汚染的空氣、不雅的建築、骯髒的棄物感到抱歉。可是只要我參與了行程安排,我一定讓外賓到台灣的鄕間,讓汽車走在鄕間的小路,好像到目前沒有一次例外,他們都讚美台灣原來是這麼美,且是多樣、秀氣的美,雖然我們沒有法國南部的氣候、藍天,但這些人類無法控制的風雨外,我們還是可以運用自己的優點。至少看到這裡,或許大家可以到法國旅行一趟,體驗我們所走過的路。

 

文字|吳靜吉  心理學家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