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份子」從演出行政、場地、贊助到編舞者、舞者等成員都與都跟左營高中有關。
「左派份子」從演出行政、場地、贊助到編舞者、舞者等成員都與都跟左營高中有關。(稻草人舞蹈團 提供)
現象視察 現象視察

南台灣舞蹈生態逐漸轉型 從「左派份子」的演出談起

「左派份子」成員的背景與地緣等各方面,都與南部舞蹈發展有密切的關係。以此次演出爲基點衍生,不難藉此一窺目前南部舞蹈現況的端倪。其創作、演出的呈現,可以說是南部舞蹈人在敎學生涯之外的另一種選擇。

文字|陳品秀、稻草人舞蹈團
第77期 / 1999年05月號

「左派份子」成員的背景與地緣等各方面,都與南部舞蹈發展有密切的關係。以此次演出爲基點衍生,不難藉此一窺目前南部舞蹈現況的端倪。其創作、演出的呈現,可以說是南部舞蹈人在敎學生涯之外的另一種選擇。

二月底,「左派份子」在高雄左營高中游藝館演出,該場演出之所以名爲「左派份子」,是因爲這場演出的所有成員背景,從演出行政、場地、贊助到編舞者、舞者等成員都與都跟左營高中有關。

編舞者蔣卡麗爲左中舞蹈班的資深敎師,亦任敎於中華藝校、嘉議女中舞蹈班等;趙爾梅亦畢業於左中舞蹈班,取得美國猶他大學舞蹈碩士之後回台,任敎於國立台灣體育學院舞蹈系;徐瑋瑩亦爲左中舞蹈班畢業,取得英國拉邦中心碩士後,目前亦任敎於左中;羅文瑾去年自美國伊利諾大學學成回國,目前在左營高中舞蹈班敎授現代舞。舞者林淑文、許瓊華、等人亦皆爲左中畢業生,於大學舞蹈系畢業之後,返回母校擔任敎職。從「左派份子」這群目前成員的背景爲基點衍生,不難藉此一窺目前南部舞蹈現況的端倪。

由地方舞蹈社轉型爲專業舞團的過渡

「左派份子」的演出單位爲「稻草人舞蹈團」,藝術總監爲羅文瑾,稻草人舞蹈團的前身即爲台南的舞蹈社,羅文瑾是舞蹈社經營者的女兒。稻草人舞蹈團的成立正是南部地方舞蹈社轉型爲專業舞團的典型現象之一。

高雄市幾年前由左營高中舞蹈敎師梁瑞蓉(現爲中華藝術學校舞蹈科主任)所成立的「舞之雅集」,它的前身亦是舞蹈社。目前除了高雄城市芭蕾舞團、羅德芭蕾舞團、高雄爵士芭蕾舞團之外,高雄市並沒有現代舞團成立,而上述這三個芭蕾舞團的前身都是舞蹈社起家。台南目前的狀況也是如此,廖末喜舞蹈團、迪迪舞蹈團、蘭陵舞蹈團,包括上述「左派份子」的稻草人舞蹈團,也都是由舞蹈社轉型而來。

促成此項轉型的最重要因素來自於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補助條例及該基金會開課輔導藝術團體執行行政能力的培訓等兩項因素,促使舞蹈社紛分成立舞團以期獲得政府對演出的補助款。而另外,舞蹈社長年經營之後,回籠的第二、三代學生爲舞蹈社的經營者帶回新的舞蹈編作風格及舞團概念,促使舞蹈社的舞蹈創作形態改變,亦是另一項重要因素。尤其高雄城市芭蕾舞團(該團的前身爲:張秀如舞蹈社)近兩年的演出採用林向秀、李靜君(兩人皆爲該團團長張秀如的學生)等人的作品,亦是此類轉型的另一個例子。

以地養人引薦新觀念積極開拓觀衆來源

台南及高雄最大的演出場地皆爲當地的文化中心,但也只有大型演出才會用到這兩個場地,而若說到現代舞蹈的引薦與機動性的運作,則分別以華燈藝術中心及左營高中的游藝館爲主。一直以來,南部的舞蹈觀衆來源多以舞蹈社的學員、家長爲大宗,也由於舞蹈社所敎授的舞蹈多以民族舞、芭蕾爲主,同樣的舞蹈節目的觀賞人口以這兩項舞蹈類別佔多數。如何改變南部的舞蹈欣賞人口的結構和推廣現代舞蹈藝術,便成爲這兩個場地積極運作的目標。

去年華燈藝術中心辦了一場「躍舞洋威」就是以南部的舞蹈人爲主的現代舞演出。華燈後來也相繼舉辦了「德國舞蹈劇場硏習營」、「接觸即興硏習營」、「舞蹈影片欣賞」等活動,並主動邀約或被動接受舞蹈團體的申請,有各種現代舞蹈的演出。這些活動的舉辦、演出,使得華燈成爲台南現代舞蹈的窗口。

此次參與「左派份子」編舞、演出的羅文瑾,亦是目前華燈藝術中心舞蹈節目的規劃人。她談到,未來除了專業舞蹈硏習營之外,華燈也會多舉辦像兒童舞蹈硏習、接觸即興、舞蹈賞析等活動,將來並擴及舉辦人文題材與舞蹈觀念交集的講座,以吸引更多不同觀衆來源使舞蹈更深入民衆生活。另外,台南社敎館已屆完工,是一個八百人座位的中型劇場,等行政體系上軌道之後,台南社敎館的加入,將會是台南中型演出場地的疏解。

左營高中的游藝館是一個黑盒子式的劇場,有可動式觀衆席約一百席。由左營高中舞蹈班組長周素玲負責整個劇場活動的安排。雖然該場地隷屬於高中,卻並不只限敎育性的敎學演出。該劇場還開放接受想到高雄演出的舞蹈團體(特別是中小型的現代舞蹈團體)申請場地,並且不收場租及硬體、人事開銷,甚至還補助演出團體交通費及食宿。而對於來到高雄演出的外國團體,也可與主動與主辦單位聯繫,到該場地舉辦講座及硏習(這部分活動以左營高中師生爲主)。

許多舞蹈系學生在畢業之後面臨就業的困境,而目前在南部的畢業生大多選擇進入學校敎課,或在舞蹈社、團敎舞。「左派份子」的演出所呈現的創作、演出,可以說是南部舞蹈人在敎學生涯之外的另一種選擇。周素玲表示,「左派份子」的演出對於目前仍在就學的舞蹈班、系學生有不同的啓示。學生在畢業之後並不一定只能從事舞蹈敎學的工作,而也能組團、創作、演出,這場演出讓學生舞蹈生涯有了另一個遠景。

(本刊編輯 陳品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