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歌仔戲名旦廖瓊枝合作多次,培養了惺惺相惜的情誼。
和歌仔戲名旦廖瓊枝合作多次,培養了惺惺相惜的情誼。(王銀麗 提供)
戲台女影 戲台女影

台後粉墨的劇妝名角──王銀麗

憑著手上的絕技與追求突破的精神,數不盡的知名人士都指定要王銀麗畫臉,在她厚敦敦的手掌拍擊下,一張張臉嫩得讓人想咬一口,再經她持筆一番揮灑,一對對眉目傳出了情意,大家似乎已淡忘王銀麗原是個傑出的演員。

文字|劉秀庭、王銀麗
第85期 / 2000年01月號

憑著手上的絕技與追求突破的精神,數不盡的知名人士都指定要王銀麗畫臉,在她厚敦敦的手掌拍擊下,一張張臉嫩得讓人想咬一口,再經她持筆一番揮灑,一對對眉目傳出了情意,大家似乎已淡忘王銀麗原是個傑出的演員。

一罐罐紅、白、黑的油彩經她調和勾畫,能讓人從六十歲變成二十歲;一套套珠花頭面經她擺設,能把現代辣妹瞬間變爲古典美女;二、三十人的子弟團體,在她巧手慧心的一貫作業下,只需花上三、四小時便從臉到頭通通搞定。麻利、爽快,以魔鬼般的身材與天使般的手藝走遍台灣傳統劇界,這個神奇的幕後女從前竟是台前旦,她,就是王銀麗。

軍中劇團的童伶生涯

王銀麗的戲劇生涯始於一個「賭」字。父親是陝西人,隸屬空軍高砲單位,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撤退時,原籍湖南的母親已成家中九朶花唯一的倖存者,在外婆的哀求之下,兩人匆匆結婚並來到台灣,住在台南二空新村,一九五一年王銀麗出生,隨後隔三年又生了弟弟王冠強,三年後又添了一個妹妹。「我爸爸是眷村裡第一名的大賭鬼」王銀麗說,他把退役後的津貼一次領淸,並且馬上輸光,父母因此離婚,王銀麗與王冠強跟了賭性堅貞的父親,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十一歲時王銀麗剛剛要升上小學五年級,當時一個唱京劇的金馬劇團到二空新村演出,此劇團還有一個由王淑芬主持、唱河北落子的民間劇團─孔雀劇團一起支援合作,當時孔雀劇團已招收了二個女童伶筱淑芬與馮美玲,王銀麗的父親到金馬後台詢問之後,便將長女送進了軍中劇團,王銀麗成爲金馬唯一招收的童伶,從此開始唱戲的生涯,常常在各地巡迴勞軍演出。

一九六四年金馬劇團裁撤,當時張國棟在中壢第一軍團隸屬陸軍的大宛劇團,便將這些童伶接過去,再加上劉淑瓊、李小英(大宛副隊長李小樓之女,後嫁給名丑夏元增),四個小旦由名紅生李桐春隊長領軍,當家旦周慧如指導旦角藝術,許松林、尙國寶、王少洲等名生負責練功,由於學生班人數仍然不足,七歲的王冠強也入了團,白寶山到後台玩耍時與王冠強一見如故,自願留團學戲,這六個小孩便成爲大宛童伶班的主力,王銀麗因體型較高壯而被分配到小生的行當,劉淑瓊擔任老旦、李小英擔任武旦,靑衣花旦則爲馮美玲。

敎靑衣、花旦的周慧如可以說是王銀麗的啓蒙師,她是四大楣旦之一王蕙芳的大弟子,包括《荀灌娘》、《金玉奴》、《春秋配》等旦角戲均出自她的細心調敎,後因胡少安、周韻華、徐露、周金福、戴綺霞等人入團,周慧如因徐露登上大宛女主角的地位而離團,不久之後王銀麗因爲自己較喜歡唱旦角又有嗓子之故,還是被徐露挑演二旦回歸旦角本行;然而周慧如對於王銀麗的影響並未因此中斷,反而因爲周的四川本籍而成爲後來王銀麗參與川劇的引介人。

這些童伶除了學唱腔時到老師家學,其餘課程則一律在劇隊進行,不屬於軍中劇團的大專兵是這些童伶的學科敎師,這使得王銀麗因加入金馬劇團而失學的困境得到改善,後來擔任中視編審的王爲洵也指導國文及老旦行當,每天早上五點就起床對著池塘喊嗓、念口白,咿咿呀呀的喊嗓聲與士兵練槍的托托聲相互應和,接著練習毯子功翻筋斗、壓腿、拿頂,用過早飯後吊嗓子,午休後練習把子功及學科,不必演出的夜晚也淸一色上學科課程,軍中生活規律,吃的也不像家裡總是有一餐沒一餐的,王銀麗對於軍中劇團的生活適應得非常好,更由於家中不安定,連年節都留在團中過,以團爲家的姊弟兩人往往受到長輩的特別照顧,得到較豐厚的零用金或紅包。

戲海闖蕩,自求良緣

約一九七一年大宛也如先前的金馬面臨被裁撤的命運,當時王銀麗已經坐科滿八年了,原大宛主角加上尙未畢業的學生侯春富、張素琴、王冠強等人被整編入隸屬於聯勤的明駝劇團,王銀麗則因父親隸屬於黃復興黨部而被引薦入榮民之光劇團(簡稱榮光)。榮光是專爲娛樂榮民而設的劇團,女主角爲茅瑛,王銀麗擔任二旦,一年多下來,王銀麗跑遍全台各地榮民之家演出,但是好景不常,榮光也遭裁撤,王銀麗領了三個月的遣散費另覓新窩。

「我到哪個劇團,那個劇團就收掉。」王銀麗半笑著說。離開榮光後,她加入台北西門町今日公司五樓的麒麟劇團,這個劇團之成立與整個商場的經營理念是相配合的,原是想仿照上海大商場的模式集吃、喝、玩、樂於一棟大廈內,當時知名的演藝團體如楊麗花歌仔戲團、藝霞歌舞團等都常在該商場演出,王銀麗對於當時藝霞的台柱小咪相當著迷,常常偷溜去欣賞她們的演出。麒麟長期經營採售票演出,一天演出日、夜兩場,王銀麗搭配女主角姜竹華唱二旦,唱了一年多麒麟也經營不下去了,此時「貴人」出現,童伶即將畢業的小陸光還有一個缺,王銀麗先前在大宛的老長官便幫忙安排她進了小陸光當打字小姐。

「轉行」的王銀麗以京劇的基礎觸類旁通,陸續接觸了不少地方劇種。嚴格來說演員改唱不同聲腔的戲曲會導致腔口有土音,對擔任要角的演員而言是不適當的,但是王銀麗一直唱二旦,限制比較不嚴格,在周慧如的鼓勵與指導下開始學唱川劇,從此廣涉中國各地戲曲。在小陸光打了一年的字也唱了一年川劇,由於四川同鄕熱情支持,這一年內拿了不少紅包。後來因父親本籍之故,又在陝西同鄕會學了秦腔,也因在台北找到了母親,在湖南同鄕會學了湖南花鼓戲,東牽西扯地又學了湖北戲,此時的王銀麗在京劇團裡沒機會唱戲,卻在各種地方劇種裡擔任女主角,除了裨益收入不少,認識了張大千、張群等名人之外,心理上也相當有成就感,更重要的是她在唱川劇時認識了丈夫楊誠忠,成就了一段佳話。

王銀麗的夫婿雖非戲班人,他們的婚姻卻與戲分不開關係。四川同鄕會排演亟需場地,善於烹調的老鄕們想了一個辦法,他們集資包下台北市稅捐稽徵處的福利餐廳,平時大夥兒會燒菜的便掌廚,不會燒菜的當跑堂,假日時便將餐廳變成排練室自娛娛人一番。此時楊誠忠剛剛退伍,在稅捐處工讀念輔大,王銀麗一見他瘦瘦的身材加上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的斯文模樣,心裡便有譜了,「一見到他我就打定主意要嫁給她」,爲了愛情使力排除雙方親友的耳語阻撓,果眞在二十六歲時締結良緣,婚宴席開五十桌,其中有三十五桌是王銀麗在戲曲界的朋友。

從幕前轉入幕後

兼唱地方戲時陸光有了演員缺,王銀麗轉回京劇舞台,同時也開始從事後台容妝的工作,常常支援學生社團演出(如知名藝人方芳念壢商時便曾受王銀麗妝點),沒多久徐露邀她加入明駝,卻因外頭case接太多了,王銀麗遭逢人生最大的挫敗──被明駝解聘。從十幾歲便開始領固定薪水過日子的王銀麗一時間無法面對自己,整天躱在家裡不敢出門見人,直到台大陳舜正敎授找她指導學生《遊湖借傘》,王銀麗很開心地發現自己「還有人要」,牽著幼小的兒子走在椰林大道上,努力調適自己的情緒,終於還是走過來了。

被解聘的經驗一改王銀麗的傲氣,而另一個重大的變化則使她從此走入後台。二十八歲及三十一歲時先後生下子、女,體重驟增到八、九十公斤,戲服幾乎穿不下,拼命勒緊仍然顯胖,唱戲時一蹲繡花裙還會撑破,想到自己小孩時也是學武旦出身的窈窕美眉,樂觀的王銀麗並不因此灰心喪志,反而下了一個決心,全面改走後台容妝工作。

這一次轉行,王銀麗其實早有準備。這些童伶上戲都得自己化妝,在大宛時王銀麗很著迷於戴綺霞的妝,快、自然又美,她常常仔細硏究戴老師的畫法,徐露大膽畫上的雙眼皮也讓王銀麗眼前一亮,自己硏究加上常常幫票房畫,便漸漸有了心得,三十二歲決定轉入後台時王銀麗已經是著名的劇妝師了,她打的紅漸層得特別粉嫩,勾的眼睛眉毛又特別靈動,因此很多人都指名要她畫。

雖然不唱戲,王銀麗過的卻是比先前更忙碌的生活,一方面丈夫是長子,家中老小都得靠他們夫婦接濟、照料,還得帶自己及小叔的小孩,王銀麗常常在進後台前把孩子們帶到百貨公司放著自己玩,她自己到國軍文藝中心或中山堂工作,丈夫下班後直接接小孩回家,要不就是帶著孩子同赴舞台,由衆箱管人員一同照料,就這樣全家人同舟共濟,一路走來也過了十七、八年。

京劇後台箱管各有專司,演員自己唱旦角也都自己勒頭、插前半部頭面,雖然年輕時自己很喜歡古裝電影及電視歌仔戲小生梳的飄逸、寫實的都馬頭,王銀麗轉行後台容妝工作之初都是爲京劇、中國地方戲化妝,並不管頭上的裝飾,然而當她接觸歌仔戲容妝之後,歌仔戲演員從頭到脚通通自己裝扮的文化,使得王銀麗的工作內容從一張張的臉延伸到一顆顆的頭,從此展開另一方面的學習──梳頭的藝術。

王銀麗與歌仔戲的合作,最多見於她與廖瓊枝及其學生團體的合作,而牽繫這樁因緣的是歌仔戲學者劉南芳,她大學時代唱崑曲的扮相曾豔驚一時,幕後大功臣就是王銀麗;而廖、王之間的情誼更是到了惺惺相惜的程度,王銀麗欣賞廖瓊枝身段上的嚴謹與傳藝的精神,而廖瓊枝也感謝王銀麗阿沙力的合作態度,使得她每一次演出都很放心,因爲有王銀麗一切就搞定了,兩人合作至今也有十年之久。

由歌仔戲開始,王銀麗近十年來再拓展出台灣在地戲曲的版圖,包括南管、北管等,爲了適應不同的戲曲風格,王銀麗不斷鞭策自己「下私功」,她往往會先請合作者說說或畫畫該戲曲妝扮的形貌,加以揣摩之後變化出自己的畫法,例如化歌仔戲妝時的用色便加上眼影以增加效果,對於有能力或有「膽識」自己畫的後輩晚生,她也不吝惜地加以指導、修改,甚至邊畫邊說戲;此外,如何將老老皺皺的皮膚繃得緊緻、畫得光潔,吊起的眉尾如何不掉下來,甚至臉繃了脖子卻垮垮的該在哪裡加上強力布膠帶等,也是她一直悉心鑽硏的絕活。

憑著手上的絕技與追求突破的精神,紅虹、朱惠良、辜振甫等數不盡的知名人士都指定要王銀麗畫臉,在她厚敦敦的手掌拍擊下,一張張臉嫩得讓人想咬一口,再經她持筆一番揮灑,一對對眉目傳出了情意,如今除了公共電視播出她製作、演出的地方戲之外,大家似乎已淡忘王銀麗原是個傑出的演員,更熟知的是她幕後最佳女主角的角色──誰能否認台上耀眼明星皆須背後巧手之神助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