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瑪曼的特立獨行主要源自對藝術理念的執著,而非對聽眾的挑釁。
齊瑪曼的特立獨行主要源自對藝術理念的執著,而非對聽眾的挑釁。(林鑠齊 攝)
音樂

令人迷炫的齊瑪曼之夜

蕭邦的B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Op.58),齊瑪曼不但對速度、分句、踏板各方面艱難技巧的馴服極為精妙,還以非凡高貴的表情提昇作曲家的抒情英雄氣概,第四樂章走火入魔的力道尤其令人顫慄不已。

文字|陳國修、林鑠齊
第165期 / 2006年09月號

蕭邦的B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Op.58),齊瑪曼不但對速度、分句、踏板各方面艱難技巧的馴服極為精妙,還以非凡高貴的表情提昇作曲家的抒情英雄氣概,第四樂章走火入魔的力道尤其令人顫慄不已。

夏日名家-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7/8   台北國家音樂廳

齊瑪曼在蕭邦鋼琴大賽金牌得主行列裡相當特立獨行,不過其特立獨行主要係源自對藝術理念的執著,而非對聽眾的挑釁。舉例來說,他曾利用一整年時間招兵買馬,仔細觀看應徵的四百多捲錄影帶,挑出五十位表現優異且願意跟他一個句子、一個句子慢慢推敲的波蘭樂手,組成波蘭節慶管絃樂團,然後以九十一天行程到世界九個國家演出三十九場音樂會,曲目全部鎖定蕭邦的兩首鋼琴協奏曲,還錄下史上演奏時間最長的唱片版本(兩支協奏曲的時間分別為46分鐘和36分鐘,相對的阿格麗希版則為38分鐘和31分鐘)。關於這個版本,某位世界級鋼琴大師曾經跟我說,完全不能接受。晚近齊瑪曼接受國際媒體訪談時,居然宣稱自己只是「音樂怪物」,以學習音樂、跟樂譜一起生活為業,而且需要十年光陰才能將一首樂曲充分準備好。

一九九七年六月廿八日齊瑪曼於台北國家音樂廳首度登台,排出海頓的降E大調鋼琴奏鳴曲、貝多芬第三十號鋼琴奏鳴曲和舒伯特A大調鋼琴奏鳴曲(D959)。舒伯特那首的結尾,他彈得忘我,竟然整個人跳起來下壓完成最後和弦,當時所給予筆者的感官震撼,迄今仍難以磨滅。

彈出極為濃郁的浪漫色調

這場由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辦的季末壓軸強檔節目,採用莫札特C大調鋼琴奏鳴曲(K.330)開場。無論瀰漫著懷舊霧靄的快板樂章,或者簡樸窩心的慢板樂章,齊瑪曼都彈出極為濃郁的浪漫色調,似乎有意強化莫札特寫曲時略帶滄桑的心境。第三樂章結束之前,他忽然雙手懸空,面對聽眾做出遲疑困惑的表情,接著才奏出堅決的尾聲,戲劇效果十足。拉威爾《高貴而感傷的圓舞曲》,他指法的繽紛多彩有如繁花盛開,還彈出巨幅動態對比,用鋼琴塑造不遜於管絃樂版的氣勢。蓋希文的《三首前奏曲》,則瞬間讓聆者懷想起紐奧良的爵士樂氛圍。三個曲子的氣氛對比相當奇特,跟上次來台曲目一以貫之的德奧傳承大相逕庭。由於聽眾掌聲熱烈無比,齊瑪曼數度重回舞台,並以手勢要求聽眾也向鋼琴鼓掌致敬。

將愛與憂鬱充分美麗交會

下半場的四首蕭邦《馬厝卡舞曲》(Op.24),齊瑪曼間歇喚起波蘭華麗舞廳和鄉村小館的粗獷風情,同時也從移動的詩意提鍊出舞者內心的詩篇,將愛與憂鬱充分美麗交會。蕭邦的B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Op.58),齊瑪曼不但對速度、分句、踏板各方面艱難技巧的馴服極為精妙,還以非凡高貴的表情提昇作曲家的抒情英雄氣概,第四樂章走火入魔的力道尤其令人顫慄不已。安可曲蕭邦的F小調第四號敘事曲(Op.52),齊瑪曼將故事說得餘音裊裊、淒美至極。沒想到聽眾還是繼續起立鼓掌致敬,不肯離去,他接著彈奏一曲相當狂暴的現代音樂作品,用排山倒海的氣派將音樂會斷然結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