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青年國樂團 提供)
音樂

絲竹裡的「風」聲

新竹青年國樂團「竹青之聲」

2022/8/23  台北 國家音樂廳

這是一場有「風」的展演,從曲目的安排就可「聞風而知」,幾乎所有的曲目都與「風」相關,從開場的《風城序曲》,讓竹塹的風吹向台北的天空,新竹青年國樂團(以下簡稱「竹青」) ,在指揮劉江濱帶領下,演奏時所流露的意氣風發,使這股風呈現多面向的璀璨,於音樂之外鑲嵌出各種多元脈絡,帶有世代傳承、文化交流、東西交會的意味,聽起來格外飽滿、快意、舒暢。

拉近國際化與在地化的距離

劉江濱長年投入國樂的演奏與指揮,深耕新竹、放眼國際,很多中國作曲家的新作,皆在他的指揮下進行台灣首演,也經常委託創作。身為音樂教育者,一手創立「竹青」、與「竹塹國樂節」,不只對新竹地區的國樂貢獻卓然有成,也將「竹青」推向國際舞台,「竹塹國樂節」也成為每年華人地區指標性的國樂盛事。

首先,就選曲端看,音樂會的兩首委託創作,分別是隋利軍《風城序曲》與劉暢《鳳求凰》,皆為中國作曲家的作品,成功拉近國際化與在地化的距離,既保有作曲家的個人藝術語彙,也與「風城」的特質一拍即合。這些作品顯然是為「竹青」量身訂做,而劉江濱深諳如何表現團員的實力,難易適中,音樂的每個部分都能讓團員遊刃有餘地揮灑,因此每首曲子的演奏都有極高完整度,也能引起高度共鳴。

再者,就樂曲本身思考,所謂現代化國樂團,絕非中西元素的直球對決,更不是直接削弱含英咀華的絲竹韻味,以讓渡出「他者」的空間。而我們在音樂裡所聽見的「他者」,就像是源遠流長的絲綢之路,東方與西方在其間融會貫通,傳統與創新彼此激盪,國樂的寫意與西樂的形式交互輝映,進而勾勒出我們對國樂的新思維。

譬如隋利軍的《風城序曲》,光就曲名「序曲」,就可看出是以西方的體裁所寫成的民族器樂合奏曲,搓揉了中國北方的吹打樂器與西方的創作手法,用有組織的方式營造出濃烈的東北風格,序奏後由胡琴拉奏出綿長的第一主題,之後再將音程逐漸拓寬,織度層層疊加,無疑是西方動機發展,之後笙進場,猶如第二主題,在屬調上引領著吹管樂,同時使用切分節奏,增添律動感。

(新竹青年國樂團 提供)

整首聽下來,就算是民族風格被西洋形式與配器兩面包夾,卻也夾出了氣韻生動、石破天驚,音樂早已超越了民族疆界。竹青的確營造出這種非凡的氣勢,表現了豐富多彩的豪邁之情。

王丹紅《四季留園》與劉長遠《絲竹交響》都是以蘇州為靈感所創作,兩件作品演出效果都極佳,其中「蘇州評彈」在作曲家的筆下與演奏家的演繹,雖在交響化的形式下,不免稀釋原有的說唱韻味,但也藉由合奏的能量,匯集出更立體的聲響格局。

王丹紅深諳每一件樂器的特色,充分發揮各種樂器的獨特音色,也因此非常需要好的演奏技術方能將她的作品酣暢淋漓地發揮。譬如在第一樂章使用笛與琵琶自由的節奏作為樂章結尾,多了些許閒雲野鶴般的悠然。第二樂章一開始使用揚琴點狀音符表現綠蔭點翠,在評彈的架構下,頗有蜻蜓點水之輕巧俐落,逐步構成聲響的點線面,最後再以笛收尾。第三樂章如同笛子協奏曲,在中段入了崑曲《牡丹亭》戲曲唸白,獨具韻味。

劉長遠《絲竹交響》是以《姑蘇好風光》為素材,笛子與笙的表現非常出色,中段運用各種不同的配器先後拼湊出《姑蘇好風光》主題,最後團員們在演奏時同時哼唱《姑蘇好風光》,頓時更感受到一股音樂無與倫比的內聚力。

《鳳求凰》是劉暢在2021年的委託創作,獨奏雖有很多炫技橋段,但樂團的聲響也從未失衡,更聽見柔情似水的嗩吶。兩位獨奏家溫育良、曾榆尹的表現處處到位,尤其在每一個情緒轉折時既能發揮出音樂的趣味性,也表現出吹奏的技巧,不論是創作或是演奏,在在令人耳目一新。

(新竹青年國樂團 提供)

從風城而來的美好傳承

這場音樂以「風」為符號,傳達了新竹的獨特氣息。「竹青」這個成立自2011年的國樂社團,十年有成,可見得劉江濱多年深耕新竹國樂教育有成,培養出多位優秀的新生代演奏與指揮人才,因此在音樂之外,令人感受到一股濃烈的團隊精神,是用青春、熱血所譜成的生命篇章。

這是他們首次在國家音樂廳舉行專場音樂會,從台下的高朋滿座,便可知悉這是一個相當具有向心力的廣大族群,這對於國樂演奏、世代傳承、觀眾培養,無疑是強大的鼓舞。

安可曲《望春風》,更是呼應了「風」的主軸。當劉江濱撥奏出古箏的第一個滑音之後便悠然退場,將舞台留給團員們,讓他們盡情揮灑「風城」的意象與情感,也如同一種儀式,為友誼長存與藝術傳承寫下最圓滿的註腳。

(編按:本文配圖截自新竹青年國樂團提供之演出現場錄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9/14 ~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