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結束後,指揮張宇安與北市國團員一起謝幕。
演出結束後,指揮張宇安與北市國團員一起謝幕。(臺北市立國樂團 提供)
音樂

國樂的中西兩難及其超克

評「TCO新紀元─2022/23樂季開季音樂會」

TCO新紀元─2022/23樂季開季音樂會

2022/09/18 台北 國家音樂廳

臺北市立國樂團2022╱2023樂季,新任首席指揮張宇安風光上任,開季音樂會「TCO新紀元」中的「新紀元」一詞絕非誇飾:一方面,在張宇安麾下,我們聽見北市國不同以往的全新魅力;另一方面,透過張宇安的雙重學養,北市國也超克了長久以來的中西兩難困境。

綜觀而言,「TCO新紀元」幾無冷場,不僅合奏品質優異,擔綱獨奏的王銘裕、謝從馨及許妙伊也有亮眼表現。然而,作為一場新首席指揮上任的首場演出,其核心價值仍在於為北市國帶來的種種變革;因此,本文聚焦於張宇安的音樂風格、北市國的指揮沿革、及其中的國樂主體性論爭,更深一層地聆聽這場開季音樂會。

中西兼容的年輕詮釋

張宇安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除了36歲旋即上任的年輕年紀,還有他「東西兼容」的雙重學養。他以國樂合奏為音樂啟蒙,隨後攻讀笛子及管絃樂指揮,在國內外樂壇都有傲人成績。在這場音樂會裡,這兩項特質都有不可忽視的重要性。

無窮的衝勁、滿溢的情感一向是青年指揮們的共同特色,張宇安也不例外。在選曲上,《天地歌》、《西秦王爺》等曲都有狂亂、原始或野性的高張力段落,而《秦王破陣樂》、《祈雨》則有行進樂般歡愉的快板主題,這些顯然是為指揮量身而選。聽者也能注意到,在這些段落中,張宇安有時設定了相當快的速度,削薄樂團的聲響厚度,使其更加靈動活潑;有時則使用緊繃的大動作與狂放的情緒,讓北市國奏出強力且極端的聲音。這些特點,在過往的中壯年指揮手下確實相對少見。

另一項值得注意的,則是他對浪漫主義風格的掌握。創作《緣》的余忠元擅寫19世紀德奧浪漫主義樂風,該曲也充滿綿長的旋律、玄想般的胡琴獨奏等,無一不是私密的心靈表達。在此我們能聽見指揮輕柔細膩的處理,待之如德奧交響曲的慢板樂章,使人領略他對於交響樂文獻的深刻認識;而如《西秦王爺》進入獨奏前的段落,則能聽/看到張宇安以張狂身姿催動革胡聲部,低音之厚實晦暗,使人想起馬勒、浦羅柯菲夫等西方重要作曲家,這是他西樂學養帶來的成果。

除了上述這些,最重要也最直觀的,應當是樂團聲音的大幅轉變。在張宇安的指揮棒下,整個北市國的聲音變得相當純淨且溫厚,各樂器音色良好地相互融合,顯然歷經了大量排練的細心打磨。更重要的是,這種「純淨」並非是抹去傳統樂器的種種稜角、強硬地模仿交響樂團音色,而是基於對國樂器特性的尊重,建立更加立體、更人性化——或者說,更「真實」(authentic)的國樂團音色。

為何說更「真實」?也許,回顧北市國的歷史沿革,能找到一些線索。

TCO開季由擊樂第一響揭開序幕。(臺北市立國樂團 提供)

超克二元困境,重建本真美學

回望前一世代的北市國指揮,西樂背景如鍾耀光及鄭立彬,中樂背景如王正平及瞿春泉,他們的早年學經歷大多單一,也有各自的局限性。例如,曾有研究者指出,前團長鍾耀光其實大量借鑑西方音樂的美學標準,忽視了國樂器本身的聲響特質(註);而如瞿春泉雖能維繫傳統樂器的鮮活音色,對於樂團合奏的整體掌握卻稍嫌遜色。

提到以上這些,我無意忽視或批判上一世代的成就。相反地,他們其實各自代表了國樂長久論爭下的不同主張。溯其本源,國樂團本就是模仿西方樂團、改良樂器形制而生,此一樂種在探尋自身主體性的路上,究竟是該走向「交響化」、「西樂中奏」或「回歸民間傳統聲音」等等,各派始終爭論不休。同樣地,在不同的團長或首席指揮帶領下,北市國長期也徘徊於中樂vs.西樂的兩極之間。

就此來看,張宇安的最大成就,在於他超克了這個長期的二元對立,既彌補二者缺陷,也保留彼此優點。一方面,他大方貫徹西方交響的指揮技術及風格演繹,淬礪北市國的合奏能力;另一方面,他保留國樂器的聲響特性、尊重國樂團有別於交響樂團的獨特之處,從而重建一套更加本真的國樂美學。正如他在先前訪談中所述:「我希望國樂能超越國族、傳統等標籤,從多元文化和品味淬煉出發,成為代表亞洲的獨特聲音。」唯有國樂不再囿於僵化的單一立場,不盲目模仿亦不懼斥他者,肯認自身的價值,才是超越當今困境的唯一途徑。而這一點,張宇安做到了。

珍貴的互信與羈絆

回到「TCO新紀元」的演出當下,最令人感動的,仍是張宇安和北市國的相互信任及高度默契。在第一首《秦王破陣樂》接近尾聲時,霎時地震來襲,水晶燈狂晃不止,然而北市國的樂手仍然全神貫注,緊緊跟隨指揮的指示,燦爛地奏畢全曲;而在最後謝幕時,張宇安激動地與觀眾分享:「臺北市立國樂團是我深深引以為傲的樂團,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神情無比誠懇。在新紀元的伊始,樂團與新任首席指揮能有如此羈絆,是極珍貴的事。良好的合作加上全新的國樂思維,張宇安與北市國的往後表現與發展,想必是能讓人好好期待的。

註:參考王敏而:〈由台北市立國樂團的發展看交響化與西樂中奏裡猶疑的國樂主體性〉,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5年。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11/18 ~ 01/18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