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編舞家從自身體驗出發,將俯拾嗅聞的愛情圖案編織成舞。
三位編舞家從自身體驗出發,將俯拾嗅聞的愛情圖案編織成舞。(組合語言舞團 提供)
舞蹈

組合語言舞團《花言.巧語.身聲漫》 純愛激愛聲聲愛 三十世代舞風漫

將宋朝女詞人李清照〈聲聲慢〉的濃烈心緒,與六年級女作家黃玉慈小說《聲聲慢》中的惆悵喜悅,結合影像與舞台裝置,組合語言舞團將帶來關於愛情的拼貼饗宴。由三位編舞者賴翠霜、楊琇如、李國治從自身體驗出發,將俯拾嗅聞的愛情圖案編織成舞。

將宋朝女詞人李清照〈聲聲慢〉的濃烈心緒,與六年級女作家黃玉慈小說《聲聲慢》中的惆悵喜悅,結合影像與舞台裝置,組合語言舞團將帶來關於愛情的拼貼饗宴。由三位編舞者賴翠霜、楊琇如、李國治從自身體驗出發,將俯拾嗅聞的愛情圖案編織成舞。

《花言.巧語.身聲漫》

9/14~15    7:30pm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9/15~16    2:30pm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10/5    7:30pm  苗栗縣文化局中正堂

INFO   02-29600965

愛情像什麼?盛開的花朵還是瀰漫香氣的毒藥……戀情從擁有到逝去是什麼滋味?一紙紙讀過的信箋或者保存頃刻美麗的標本……三位編舞者賴翠霜、楊琇如、李國治從自身體驗出發,將俯拾嗅聞的愛情圖案編織成舞。而「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盃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宋朝女詞人李清照〈聲聲慢〉的濃烈心緒,與六年級女作家黃玉慈小說《聲聲慢》中的惆悵喜悅,結合影像與舞台裝置,組合語言舞團將帶來關於愛情的拼貼饗宴。

或直接或寫意,舞動多樣愛情面貌

編舞者各具不同風格:賴翠霜用地板與強烈動作直率表達關係中的衝突面向;楊琇如以暗喻寫意方式描繪浪漫初戀之悸動;李國治兼容兩者,用肢體和手勢帶出情感的多元側寫。楊琇如說:「愛情沒有永遠,難以保存,但又想要擁有。」投影以蝴蝶標本製作保存過程來喻寫愛的幻滅與回憶。至於兩人關係,楊琇如讓男女舞者與兩根鋼管發生親吻、擁抱、攀附、包覆等如與親密愛人的種種互動,鋼管作為引發內心情意纏綿的觸媒,與側重肉慾展現的鋼管舞又大有不同。

李國治關注現代都會的情慾樣貌,比如背景影像設於車站月台,男男女女舞者在相看、摸索、拋摔、擦身而過中發生各種激盪或錯過;又如兩名女生產生情愫,從壓抑到傷害、接納,長條汽球象徵飽漲而快要爆掉的慾望;再如歷經次次投入,全身塗滿污泥、好似覆蓋層層障礙的情場之輩,能否重新找回愛慾發軔的赤子純真?

交錯拼貼三人作品,段落間紛陳激揚

賴翠霜著重情愛間的摩擦、矛盾、激烈的撕裂的愛,例如空間裝置之一是大量情書信封堆砌的塚,舞者埋在其中,爬了出來又唸信品嚐著埋葬與遺忘的過程;又如精神出軌的三角關係,糾纏的三人舞後一女望著窗戶,似李清照的「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衝突關係則具現又愛又恨、甚至撕破關係的情感暴烈面。有趣的是,藝術統籌賴翠霜將拆解與重新拼貼這三位編舞家的多段作品,因此敘事與情境強度將交錯激揚。在美麗藍圖與人性現實間的種種錯置、巧合、拉鋸。愛情,果然令人玩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