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四手聯談

廉價按摩

生命充滿了永遠的驚奇!誰會曉得音樂家賣命練琴、工作的結果,竟然是無所不在的疼痛……還有……

生命充滿了永遠的驚奇!誰會曉得音樂家賣命練琴、工作的結果,竟然是無所不在的疼痛……還有……

春節期間,滿博士和夫人到柬埔寨去了!他們可不是為了看吳哥窟,也不是為了觀賞偉大的佛寺浮雕,或是讚賞美麗的舞蹈天女石像,更不是為了坐在搖盪大象的背上晃到大吳哥城(Angkor Tom)壯觀的城門去——都不是,他們放棄了熱門的曼谷,到柬埔寨只為了體驗便宜而廉價的柬式按摩!

與按摩同步的口角對話

滿博士?!您一定覺得好笑,這樣的姓?!如此一來,或許我已經暴露了他的身材,可是您千萬別被我誤導!滿博士其實是一位瘦骨如柴的小個兒,他皮包骨,說到按摩,還真找不到足夠被按的肌肉呢!而他的夫人就正好相反,稱她為「滿夫人」真是再恰當不過了!每當纖細的按摩師靠近她的滿身肥肉時,兩手就開始顫抖!可是您別擔心,對滿夫人來說,巨大的身體,對她可無任何意義,當瘦小的滿博士開始抱怨背痛的同時,滿夫人只要求作臉部的按摩服務,他們通常都預約一間雙人套房,如此一來,這對佳偶就可以在按摩時繼續他們精采的口角對話。滿夫人持續地擴展她冷潮熱諷的劇碼,而滿博士則時時有著別出心裁的尖銳思緒,他總能讓夫人在他口吐妙語之前就厭惡到想吐。

當玫瑰精油尚未塗到博士臀部下方時,滿博士已經開始提出了一些無聊至極的問題:「假使有人缺了一條腿或一隻手,」他開始說,「或是少掉某一部分的肢體,按摩費是否能夠打折?」

「哪一部分的肢體?」阮小姐謙卑地問道:「博士身上有缺少哪一部分嗎?」「啊!」滿夫人生氣地大叫:「這只是個『理論上』的問題!」

「理論上,博士身上如果缺了某部分,理論上,應該可以打折的,我會請示老闆娘。不過,我們絕對也能夠按摩理論上的肢體。」

「理論上我先生沒缺什麼肢體,可是,實際上他少了個頭!」

當她按摩著博士的下臀時,阮小姐問道:「那麼,博士先生今天需要頭部按摩嗎?」

「啊!他的頭早被按光了!」夫人喃喃說著,她得閉上嘴,因為,法蘭索瓦——在這裡,人們如此稱呼他,雖然,他原本來自昆明,名字聽起來像「金齊興」之類的——正賣勁地以非常節奏的律動按摩著夫人肥腫的雙唇。一陣刺鼻的檸檬酸味蓋過了玫瑰芳香。

「我還有句話要說,阮小姐!」

滿太太從她抖動的嘴唇擠出:「這裡沒什麼理論上或實際上的肢體,不管它們存在或不存在,你都在按摩我先生,他只在背部和臀部會覺得刺痛。」

「是的,當然,夫人……」阮小姐輕聲說。

她偷偷瞄了金齊興——也就是法蘭索瓦一眼,並迅速與他調換了位置。阮小姐摩擦著滿太太的臉,法蘭索瓦的手指則試著在她夫婿的臀部上摸索著肌肉。

當她睡醒過來——天啊!

一陣誘人的沉香味隨風飄來,可惜我的故事必須在此中斷,因為滿博士與夫人不再對話了,反過來,阮小姐與法蘭索瓦開始熱烈交談。真希望我能夠翻譯給你們聽。可惜,說真的,我一句也聽不懂。兩位按摩師互相抱怨著你我都不認識的小氣老闆娘——雖然兩人熱心地按捏著,可是卻一點也不去注意滿家伉儷的身體。雙人按摩持續了九十分鐘,演練內容不只抒情也頗戲劇!其實,應該算是場四重奏的演出,當按摩師輕柔地將兩人身軀撐直時,滿家伉儷早已經酣聲呼睡了!

當滿太太半醒來睡眼惺忪凝視著她夫婿的背部下方時,一聲雙重哀吼從滿太太口中冒出,她相信自己完全清晰地看見了自己的臉孔,對啊!左邊眼睛,還對她眨了一下下呢!滿太太的臉怎會跑到滿博士的背部下方呢?!理論上是不會的啊!可是,實際上,臉真的被分成了兩半……我看……我們還是先不要作聲吧!

 

文字|魏樂富
翻譯|葉綠娜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