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四手聯談

滾燙的鋼琴熱潮

台北成了鋼琴家的麥加聖地

台北的鋼琴家熱潮絕對是滾燙的,早在數年前,佛萊雪——這位當今世界上最具傳奇性的鋼琴老師,當他以最哲學式的教學法開始大師研習班時,他凝視著坐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裡的一片鋼琴家人海時,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全是鋼琴家嗎?」然後,他說:「可能,我該退休了……!!」

文字|魏樂富、葉綠娜
第181期 / 2008年01月號

台北的鋼琴家熱潮絕對是滾燙的,早在數年前,佛萊雪——這位當今世界上最具傳奇性的鋼琴老師,當他以最哲學式的教學法開始大師研習班時,他凝視著坐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裡的一片鋼琴家人海時,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全是鋼琴家嗎?」然後,他說:「可能,我該退休了……!!」

如果你把水加熱一段時間之後,它會開始燒滾,如此一來,你可能會燙傷手指,或者,也可能烹煮出一些美味可口的佳餚,對一位不停忙著聆賞大多數在台北舉行鋼琴演奏活動的聽眾來說,這城市早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鋼琴壓力鍋了!光看演出的數量,在極短時間內你能聽到數首貝多芬鋼琴協奏曲,至少五、六次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等,再加上城裡城外大小場合的鋼琴獨奏會音樂系內畢業演奏會,還有各鋼琴家的大師研習會、鋼琴比賽…等,你的頭一定開始暈頭轉向了!!可能,你得飛到紐約或倫敦等大城市才能找到如此大量的鋼琴活動!

驚人的台灣「陳」姓鋼琴家們

我開始懷疑,為什麼年輕學子們仍想離開這個城市到國外去學鋼琴?!台北早就成為一塊吸住定居國外鋼琴家和鋼琴老師們的大磁鐵了!而且最讓人驚訝的是,許多退隱多年的鋼琴家們,只要來到台北就能大顯身手,例如史蘭倩斯卡(Ruth Slenczynska)、波哥雷里奇(Ivo Pogorelich)和瓦薩里(Tamás Vásáry)都在此顯現了讓人驚嘆的全新生命潛力。

而最奇特的是,許多在台北演奏的鋼琴家們都已不再純為猶太裔或斯拉夫裔民族了,事實上他們幾乎都是亞裔鋼琴家如郎朗、李雲迪……而來自台灣的鋼琴家們卻大都姓「陳」!!您看看,台灣的國際鋼琴大賽得獎者不大多姓陳?陳瑞斌、陳毓襄、陳宏寬、陳必先、陳泰成……我不曉得這是否純屬巧合,還是和我們現任的陳總統有任何關聯,不過,我確定,有朝一日,我或許該把名字改為「陳」樂富!

然而,可別將這些讓人畏懼的「陳」姓鋼琴家們混為一談,他們都有著全然不同的鋼琴彈奏風格,就例如其中的兩位女鋼琴家陳毓襄和陳必先,真的很難再找到像她們如此極端差異的鋼琴家了;她們兩位的彈奏都溢滿著熱烈情感和個人魅力。受德國訓練的陳必先,彈奏方式充滿了節奏能量並擁有至高的紀律,聽她彈奏貝多芬G大調協奏曲,就會瞭解她為何能得到慕尼黑大賽的首獎,正是這首協奏曲讓她贏得此項殊榮的,在她的彈奏中,神經質的能量被鞏固於超級的紀律間而閃耀發亮,一股同等驚人的謙卑控制著非凡的意志力,那是一種隨時保持忠誠服侍於作曲家作品的謙卑。

而在陳毓襄的彈奏中最明顯的是驚人自信。我確信,許多本地鋼琴家在聽到她的演出後,都想自盡,可不是因為感動至極之故,而是這位年輕女鋼琴家能毫不費力地擊出最艱難、最讓人畏懼的樂曲,並征服她的聽眾。

台北的鋼琴家熱潮絕對是滾燙的

陳姓鋼琴家們的傑出表現是無止境的,目前擔任上海音樂院鋼琴部主任的陳宏寬,以最高毅力及精神掌控力,克服手傷再度復出,讓所有聽眾耳目一新,陳宏寬彈奏的晚期貝多芬奏鳴曲及舒伯特奏鳴曲,深層的心靈體歷及藝術精神,展現在歷練刻畫的微妙聲影中,音量、速度的細膩異換,無人能比擬的音樂個性及藝術性。他無疑是華裔音樂家中最富精密哲思、最熟思巧慮的一位。

再繼續談讓人畏懼的陳姓鋼琴家們:「精緻培育」「細膩刻畫」是台灣鋼琴家陳泰成給我的印象。還有另一位讓人敬佩的陳姓鋼琴家,是曾為我們國家文建會主委的陳郁秀教授!她的陳姓女弟子陳孜怡也為台灣各項比賽之常勝軍。鋼琴的重要性,可以從一個國家對鋼琴家的重視得知。德國曾把女鋼琴家克拉拉.舒曼印在百元馬克鈔票上。波蘭,這個標準的音樂王國,讓帕德列夫斯基(Paderewski)榮登總理之職,台灣可能也算是接近承繼此風之國家,直到現在,我們的鋼琴家陳主委仍然活躍參與演出和教學活動。

說實在的,不只姓陳,許多不勝枚舉的台灣青年鋼琴家們都已經達到傑出之職業水準了。台北的鋼琴家熱潮絕對是滾燙的,早在數年前,佛萊雪(Leon Fleisher)——這位當今世界上最具傳奇性的鋼琴老師,當他以最哲學式的教學法開始大師研習班時,他凝視著坐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裡的一片鋼琴家人海時,小心翼翼地問道:「你們全是鋼琴家嗎?」然後,他說:「可能,我該退休了……!!」

 

文字|魏樂富
翻譯|葉綠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