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溫格歌手成員一共才八位,但這個團體就像是人聲樂器一樣,能夠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
史溫格歌手成員一共才八位,但這個團體就像是人聲樂器一樣,能夠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新象文教基金會 提供 )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Preview/音樂

八個人抵一整個樂團!! 史溫格歌手 超越界限的音樂傳奇

「史溫格歌手」的曲目相當廣泛,從古典、跨界爵士、流行與民謠都有精湛的表現。他們拿手的樂曲不僅有巴赫、莫札特、貝多芬的器樂曲,連耳熟能詳的《大黃蜂進行曲》、《匈牙利舞曲》、《星際大戰》電影主題曲乃至柴科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都能夠詮釋得淋漓盡致。成員一共才八位,但這個團體就像是人聲樂器一樣,能夠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

 

「史溫格歌手」的曲目相當廣泛,從古典、跨界爵士、流行與民謠都有精湛的表現。他們拿手的樂曲不僅有巴赫、莫札特、貝多芬的器樂曲,連耳熟能詳的《大黃蜂進行曲》、《匈牙利舞曲》、《星際大戰》電影主題曲乃至柴科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都能夠詮釋得淋漓盡致。成員一共才八位,但這個團體就像是人聲樂器一樣,能夠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

 

無伴奏人聲始祖天團 史溫格歌手

10/16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25772568

 

除卻了樂器伴奏所產生的樂律問題,無伴奏的人聲,是音樂中最純淨的聲響。如果您喜歡「國王歌手」、喜歡「不封口人聲樂團」,就不能夠不知道成立已有四十多年歷史,舉辦超過三千五百場音樂會,贏得五次葛萊美獎,被譽為無伴奏人聲始祖天團的「史溫格歌手」!

巴赫配上爵士節奏,初試啼聲一砲而紅

這知名的人聲樂團,名稱來自於它的創團者沃德.史溫格,這位住在法國的美國人在一九六二年首先在巴黎創立了一支小合唱組,名為Double Six當初的六位歌手主要為電台節目伴唱最熱門的流行歌曲和早期的搖滾樂。由於時常擔任歌星的背景伴唱,因此歌曲多為無詞的配唱。一天,史溫格在鋼琴上練習巴赫《平均律鋼琴曲集》,在場的歌手們突然發現巴赫的器樂曲相當適合改編成小組合唱,且不用另配歌詞,擅長無詞伴唱的他們靈機一動,乾脆用無意義的母音來吟唱。也因為如此,史溫格開始大膽嘗試,用巴赫原作配上爵士搖擺的節奏,沒想到兩者的搭配出奇地融合,更充滿了新鮮感。剛發行的專輯雖然在法國銷售不甚理想,但在美國卻一路攀升,加上電台的DJ特別喜愛在廣播節目中播放這張專輯,使得這張Bach’s Greatest Hits獲得空前的成功。據史溫格自己的回憶:「當時這張唱片錄製的目的,頂多想拿來送給親友聽著玩。」沒想到初試啼聲的專輯,便高居唱片銷售榜的前十位,並且蟬聯了足足一年半的時間。往後的他們更踏上表演領域,在十年間錄製了十二張CD,並且展開世界巡迴。

一九七三年,史溫格突然宣布解散團體,卻在移居英國後另起爐灶,除繼續發掘巴洛克、文藝復興早期音樂及更多古典與現代曲目外,英國傳統牧歌更成了最大的資源。優秀的成員及曲目看似順利,然而,第二代的史溫格歌手卻面臨了一個難題,原因是在第一代團體解散時,史溫格曾應允團員:即使重組合唱團,也不會再使用原來的名字。可惜的是「史溫格二代」、「新史溫格合唱組」的團名反而引起不少誤解。所幸得到法國原班人馬慷慨首肯,才讓「史溫格歌手」重新樹立,延續這個閃亮的品牌。

成員才八位,能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

「史溫格歌手」的曲目相當廣泛,從古典、跨界爵士、流行與民謠都有精湛的表現。曲風多變,但不變的是精準的技巧及優美的合聲效果。他們拿手的樂曲不僅有巴赫、莫札特、貝多芬的器樂曲,連耳熟能詳的《大黃蜂進行曲》、《匈牙利舞曲》、《星際大戰》電影主題曲乃至柴科夫斯基的《一八一二序曲》都能夠詮釋得淋漓盡致。成員一共才八位,但這個團體就像是人聲樂器一樣,能夠唱出樂團般豐富的聲響。不僅如此,他們還受到了現代作曲家的矚目,二十世紀義大利最有影響力的作曲家魯恰諾.貝里歐就為他們寫過一首名為《序曲》Sinfonia的混聲合唱,這首作品由紐約愛樂伴奏首演,之後便由史溫格歌手在全球演出,也成為貝里歐當年演出最頻繁的作品。而知名的服裝設計大師聖羅蘭更曾為他們設計團服,讓他們的舞台動作及畫面更為亮眼。

聽「史溫格歌手」歌唱,總有種舒適清新的感受,那是因為他們很少直接用飽滿的音量,而是經常採用輕音量的假聲加上麥克風擴音來詮釋,也因為這樣,他們可以盡情使用大量的噴氣、舌音、口技及爵士的擬聲唱法,達成不可思議的美感。灌錄的專輯中,就曾首度完整地將嘻哈音樂常用的beatbox那種人嘴模仿,製造打擊與旋律效果融進莊嚴的巴洛克音樂中。雖然他們也跟世界頂尖樂團同台,然而無伴奏的合唱卻也能夠維妙維肖地使用人聲模擬各種樂器,讓歌聲也伴有節奏、絃樂的線性、甚至金屬樂器的音色。

史溫格的改編手法,造就了新的歌唱方式

「史溫格歌手」成功的原因,除了超凡的演唱技巧之外,更難得的是他們抓住了巴洛克音樂和爵士樂共通的精髓,那就是基本的律動和即興色彩。人們萬萬想不到兩者其實都有基本的流動感,也都允許表演者在旋律線條上即興裝飾。事實上,史溫格在自傳Swingle singing也回憶道:把巴赫的作品改成爵士版,原則上是不需要太大的變動,一切都很自然而然地化為另一種音樂。也就是說,他對古典原作的更動不大,但卻是一個全新的聽覺經驗。再者,沒有歌詞的演唱更跨越了語言的界線,也因此,無論聽慣古典音樂或者流行爵士。都能夠被這種音樂型態所吸引。史溫格的改編手法造就了新的歌唱方式,也帶起音樂家們以更寬容的心態接受各類音樂,在推廣上更是功不可沒。如今,史溫格還成立了樂譜公司出版自己改編的合唱樂譜。四十年來屹立不搖的音樂傳奇將在台灣響起,史溫格的歷史也將有您的見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