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的掌紋》中的雙人舞呈現不同的溝通關係。
《阿基米德的掌紋》中的雙人舞呈現不同的溝通關係。(三十舞蹈劇場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Preview/舞蹈

三十舞蹈劇場《阿基米德的掌紋》 發現線條的世界 探究溝通的身體

三十舞蹈劇場新作《阿基米德的掌紋》由掌紋開始發想,編舞家張秀萍透過線條、手部動作、話語討論溝通、多變舞蹈肢體,織就一個鋪陳「探索」「發現」的舞蹈異想世界。

三十舞蹈劇場新作《阿基米德的掌紋》由掌紋開始發想,編舞家張秀萍透過線條、手部動作、話語討論溝通、多變舞蹈肢體,織就一個鋪陳「探索」「發現」的舞蹈異想世界。

三十舞蹈劇場《阿基米德的掌紋》

11/14  19:30  宜蘭演藝廳

11/21  19:30  高雄左營高中舞蹈劇場

11/22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11/28~29  19: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11/29~30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29245475

 

阿基米德跳出浴缸、光著身體、跑過大街,大喊「我找到了!」這一幕關於「發現」的生動情景,將在編舞家張秀萍的奇想中,編創出由古哲先知到現代生活的縱橫織線。從「掌紋」的觀看起始,悠遊了丈量、閱讀、論辯等希臘哲人常用的探索世界形式。而當其變成了舞蹈,我們可以如何探索及發現什麼?

從掌紋發想,探索「溝通」主題

三十舞蹈劇場新作《阿基米德的掌紋》由掌紋開始發想,張秀萍看到了縱向橫向的線條,手部動作與捲尺丈量著地面與空間,測度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掌紋也讓人聯想到占卜未來,比如女巫角色,古代的女巫也是少數能夠閱讀的人,閱讀與研究的舞蹈姿態由此產生,手拉開與眼睛和臉的距離,觀看思忖。接下來進入討論,肢體上延續閱讀、研究等抽象與具象的手勢符號,舞者加入說話提問,源起自現代人看百科全書浮現的概括印象,例如舞者說:「我喜歡亞里斯多德。為什麼?因為他的名字很好聽。」「你知道宙斯是誰嗎?他是誰?就是古希臘神話裡的玉皇大帝嘛!」熱烈討論的舞蹈隊形由此展開,「溝通」主題漸漸浮現。而溝通牽涉到人的另一種狀態:頭腦與身體分離,眼睛與手分離。這些分隔都是框架,局限了人與自己、人與人間的瞭解和連結,雙人舞有著身體局部的框限動作。這種局面逐漸擴大,三組雙人舞呈現辯論對話、混亂衝突、協調共識等不同的溝通關係。整支舞擅用手掌、拳頭之各種手部動作組合,舞出不同的身體姿態和表達意象。

從線條開始,構築舞蹈的異想世界

張秀萍好奇探究:「阿基米德看著自己的掌紋,他發現什麼?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也不知道……這些線條自行構築,彼此連結,高低起伏,這是一個由線條籌劃的世界。」肢體的直線或橫線,空間移動的斜線、水平、垂直,從掌紋竟可發想至線條的世界、舞蹈的變化、科學與知識的研究精神、及與線條織連的人際溝通關係。「創作和科學研究的感受是很相似的,如同阿基米德說『我找到了!』那是一種『發現』的喜悅。」張秀萍說。一開場舞台放著浴缸,光頭舞者跳出來,經過身體式的不斷探尋詰問,最後會織就出什麼啟示靈光?歡迎進入踏察未知的異想世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