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淑英的《風中的巫師》將展現阿美族巫舞。
劉淑英的《風中的巫師》將展現阿美族巫舞。(歐陽珊 攝 台北民族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阿美族巫舞重現 融入街舞飆狂想

傳統+顛覆 民族舞也「台灣.瘋」

顛狂、迷戀、流行、不羈……哈日哈韓之外,我們也有自己的「台灣瘋」!植基於土地民俗,滋長於庶民社會,探索歷史生命與青春活力如何相互激盪,台北民族舞團最新製作「台灣.瘋」邀集胡民山、郭瑞林、劉淑英編創,加上蔡麗華與林文中母子聯手,邀大家一齊在紅塵與超脫、祈神與謝神、巫師與風、三天三夜豐年祭式的狂飆中,風靡台灣。

文字|周倩漪
攝影|歐陽珊
第190期 / 2008年10月號

顛狂、迷戀、流行、不羈……哈日哈韓之外,我們也有自己的「台灣瘋」!植基於土地民俗,滋長於庶民社會,探索歷史生命與青春活力如何相互激盪,台北民族舞團最新製作「台灣.瘋」邀集胡民山、郭瑞林、劉淑英編創,加上蔡麗華與林文中母子聯手,邀大家一齊在紅塵與超脫、祈神與謝神、巫師與風、三天三夜豐年祭式的狂飆中,風靡台灣。

台灣.瘋—台北民族舞團2008年度公演

11/7~8  19:30 

11/9  14:3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INFO  02-85096695

胡民山編作的《鏡花》以古典身韻為底,心靈修持為鋪陳,將紅塵的「情」與人間的「意」融入舞蹈,再探入生命引發「覺」,體悟菩提澄澈超然之「境」。《鏡花》將民族舞常見的手眼身段步法細膩分解,例如將「蘭花指」等動作萃取菁華及細微轉折,看花開花謝,紅塵起落。而枯枝暗喻夢想、墳墓、歸於塵土,優美而意境深遠。舞者透過細緻的身韻眼神,訴說清新無礙的生活悟境。

《神啊!》展現民俗人情味

信奉多神的台灣,無論事業、學業、健康、婚姻都能求神問神拜神,願望實現後的還願謝神方式,可祭拜,可「扮戲」或請「熱鬧陣」,可以奉茶感恩,茶韻表達細綿的人情味。郭瑞林的《神啊!》以〈求神〉之寺廟唸誦心願、〈謝神〉的公背婆舞蹈、〈奉茶〉的生活化擺放茶碗,將對神的敬念化為對人的感恩。其中「公背婆」屬民俗藝陣,數對舞者男背女模仿公背婆,公婆之間有著打情罵俏恩愛埋怨等各種樣態,乩童起乩亦加入舞蹈。平凡的奉茶動作,普及於晚輩對長輩、傳統婚俗、甚或媽祖遶境和鄉野路邊,洋溢濃郁情感。

花蓮阿美族港口部落來自海洋文化,原始「巫舞」跳在海岸、甚至海浪之中。族中長者陳精志(Puton)與張金蘭(Arik)夫妻兩人的媽媽都是巫師,他們致力探尋失傳的樂舞,時常夢中出現舞步,便起床提筆記錄。陳精志先生於今年過世,劉淑英以《風中的巫師》勾勒這位文化鬥士的生命形象。〈祖靈的呼喚〉在迷霧與浪濤中召喚祖靈;〈失落的舞步〉由六位年過六十的阿美族媽媽(東海岸文化藝術團)演出原汁原味的百年巫舞段落,巫舞旋轉恍惚,向天神呼喚;〈永遠的歌聲〉以白色巫師與年輕男子的雙人舞,象徵老邁身軀和年輕靈魂的合一,傳統樂舞與意象舞蹈交織對話,巫舞精神持續傳承……。

《戀歌》妙走Fusion

由藝術總監蔡麗華與編舞者林文中母子檔首度聯合創作的《戀歌》,大膽嘗試流行街舞與現代編創。舞段一的音樂取材自網路暢銷曲〈我身騎白馬〉歌仔戲唱腔及沙發電子樂,講的是薛平貴與苦守寒窯老婆間的故事,舞蹈卻以歌仔戲水袖舞出現代雙人舞。舞段二源自採茶男女的客家情歌,花布圍裙也可跳成嘻哈(Hip Hop)街舞,然而,重心往下,道地味仍在。舞段三將原住民各族豐年祭變成狂歡歌舞祭,舞步震撼,手牽手轉圈之重複動作卻減低、放掉、中斷、高低變化,神秘戰慄激情賁張。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