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藝聞觀點 News Review 台灣版「人間國寶」出爐 將編列預算助其薪傳技藝

榮銜應給老藝師,傳承交給中生代

98年度傳統藝術及民俗「保存者/保存團體」名單出爐!文建會於三月三日正式指定歌仔戲第一苦旦廖瓊枝、盲人彈唱藝師楊秀卿、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之子陳錫煌為國家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地位如同日本的「人間國寶」,未來將編列預算協助其薪傳技藝。而漢陽北管劇團被指定為北管戲曲類保存團體,梨春園北管樂團被指定為音樂類保存團體,台南縣西港刈香則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

過去教育部舉辦過「民族藝術薪傳獎」及遴選「重要民族藝術藝師」,但皆為榮銜,第一屆民族藝師曾進行過薪傳並領過每月五萬元薪水,一年後不了了之。這是文建會在新版文資法通過後,首度指定的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及保存團體,其辦法參考了日、韓等國的「人間國寶」制度。台灣版「人間國寶」,是先由縣市政府登錄重要無形文化財的保存者,再提報文建會審議。獲選者,將由藝師及傳統藝術團體自行招募從業人員的優秀藝生,提供習藝學費,培養未來藝師文建會傾向比照大學教師給鐘點費,每月大約可領四萬元台幣。

文字|林谷芳、周倩漪
第196期 / 2009年04月號

98年度傳統藝術及民俗「保存者/保存團體」名單出爐!文建會於三月三日正式指定歌仔戲第一苦旦廖瓊枝、盲人彈唱藝師楊秀卿、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之子陳錫煌為國家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地位如同日本的「人間國寶」,未來將編列預算協助其薪傳技藝。而漢陽北管劇團被指定為北管戲曲類保存團體,梨春園北管樂團被指定為音樂類保存團體,台南縣西港刈香則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

過去教育部舉辦過「民族藝術薪傳獎」及遴選「重要民族藝術藝師」,但皆為榮銜,第一屆民族藝師曾進行過薪傳並領過每月五萬元薪水,一年後不了了之。這是文建會在新版文資法通過後,首度指定的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及保存團體,其辦法參考了日、韓等國的「人間國寶」制度。台灣版「人間國寶」,是先由縣市政府登錄重要無形文化財的保存者,再提報文建會審議。獲選者,將由藝師及傳統藝術團體自行招募從業人員的優秀藝生,提供習藝學費,培養未來藝師文建會傾向比照大學教師給鐘點費,每月大約可領四萬元台幣。

過去教育部薪傳獎是由上而下的,由學者專家推薦而出,常有不了解藝人或此藝術真正美學位階的局限。相較於此,這次文建會選拔的特色是由下而上的篩選,亦即縣市政府先行普查民間有何傳統技藝,請專家推薦或自薦,再登錄於地方或全國,最後選出值得作活體保存與傳承者,對縣市而言,正可以好好梳理自身的文化資產,明瞭其資源,並呈現清楚的美學位階。過去,薪傳獎是教育部的邊陲業務,而文化保存則是文建會的核心業務之一,可惜計畫啟動得太晚,許多人才已經凋零。

此類文化獎項有榮銜性與功能性兩種,當年獲選教育部民族藝師者可月領五萬,卻引起反彈,讓藝師接受或不接受都不對,就因在兩者間沒有清楚定位所致。在日本,人間國寶是一種文化標竿與精神指標,日本的藝術種類並不龐雜,位階清楚凜然,社會對文化也給予全然的尊敬。台灣則不然,既對藝術文化不大尊重,更不瞭解其生態位階,文化獎項又被賦予更大的功能性和實用性。所以就將實質傳承工作加諸年紀大的老藝師身上,對他們形成相當大的負擔。其實給予美學位階高且過了年紀的藝師以俸祿,這是尊崇,不一定要有實用功能。至於實質的藝術傳承,重心應放在中生代上,藝術中「江湖一點訣」的訣再請藝師提點就行。選拔藝師是一種必要的文化作為,文化生態和美學上的考量應該更為寬闊,能否有直接功能性及實用性的作為,並不是最重要的。(採訪整理  周倩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