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尋找.在南王部落─《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嘹亮的山林之音 指揮的回憶之旅

電影+音樂+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從觀眾席中響起嘹亮的原住民女孩歌聲,喚醒了台上指揮家遙遠的童年回憶——這就是《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的開場,結合傳統歌謠與交響樂,當代創作及電影影像,並動員三百多名演員及工作團隊,堪稱為台灣跨界合作的一項重大創舉。

從觀眾席中響起嘹亮的原住民女孩歌聲,喚醒了台上指揮家遙遠的童年回憶——這就是《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的開場,結合傳統歌謠與交響樂,當代創作及電影影像,並動員三百多名演員及工作團隊,堪稱為台灣跨界合作的一項重大創舉。

在國家音樂廳裡,站在交響樂團前的指揮正準備要揮下第一拍,卻突然被一個嘹亮的歌聲打斷。聲音來自觀眾席,原住民女孩優美的歌喉驚豔四座,也同時喚出台上指揮一段曾經斷了線的記憶。

從兩個夢出發的「電影.音樂.劇」

故事是從這個地方開始的,但這段故事卻可以說是結合了兩個人的夢!一九九七那年,角頭音樂創辦人張四十三與製作人鄭捷任聽了紀曉君的嗓音之後,便有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如此天籟般的美聲,該屬於什麼樣的地方?於是他們天馬行空地想像──也許買張票,不管是什麼節目,就在開演前從觀眾席站起來唱歌,讓她和台上、和從不知道原住民歌聲的觀眾對抗!「總有一天,要將這美好的歌聲帶到國家音樂廳。」而另一個夢,則是簡文彬的原住民保母在幼年留下的痕跡,這段自己以為已經遺忘的聲音,原來一直深植在他心底。

從這兩個夢出發,兩廳院旗艦計畫《很久沒有敬我了你》找來國內幾位頂尖好手組成製作團隊,除了張四十三統籌策劃以及鄭捷任的音樂製作之外,總共更邀請了三位導演跨刀,一位是黎煥雄,另一位是吳米森,分別在劇場及電影中揮灑創意外,另外加上台北點影評審團特別獎的導演陳龍男側拍紀錄片。音樂的編曲委託金曲金馬雙料才女李欣芸來編寫觀眾最喜愛的音樂;影像設計則是榮獲多次葛萊美獎入圍的蕭青陽。結合電影、劇場、原住民音樂的跨領域合作,勢必將呈現台灣使上前所未有的原創「電影.音樂.劇」。

此次舞台上演出的,除了國家交響樂團,還有多位重量級的金曲歌手共同擔任影片角色及現場演唱。有被譽為「民謠之父」的胡德夫、金曲歌王陳建年、歌后紀曉君、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昊恩與家家,以及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與最佳演唱組合南王姊妹花、Am家族等卡司,還有來自台東的小朋友們聯合演出。結合傳統歌謠與交響樂,當代創作及電影影像,並動員三百多名演員及工作團隊,堪稱為台灣跨界合作的一項重大創舉。

電影當媒介,在音樂廳中上映部落真實場景

為什麼要在音樂廳的節目中加上電影?張四十三表示:「我不是要演戲給大家看,我是要在舞台上演奏音樂,電影只是讓大家融入這個音樂的影像而已。我要表達的就是音樂,很絕對!」舞台上有歌手唱歌、有演奏者演奏,電影中的角色與真實的人物可以在虛實之間並置或轉換,將這麼多不同的表演藝術同台演出,需要的就是一個媒介,而這場演出的媒介就是影像、就是電影。它是一個情緒,可能是在反映當下的氛圍,或者是下一首歌曲的預告。拋出這個想法,大家都非常地贊同,也吸引了大家一起來「玩」,但製作啟動之後,才發現這個理想其實困難重重!耗時兩年的製作,讓張四十三直呼自己當初接這個案子,完全是一份「憨膽」!要將每個單位的創意取捨得宜、要讓演出點對點的結合搭配完美,還必須尊重部落同意拍攝、祭典歌曲取得長老認同……他搖著頭說:「如果現在重新問我會不會去做這個企劃,我會說NO。因為實在很『盧』,真的是做唱片以來最『盧』的一次。」

回到音樂廳,觀眾席演唱的女孩觸動了指揮幼兒時對原住民保母的印象,在為節目企畫想破頭的他離開了台北,獨自來到台東進到部落。遇到計程車司機、遇到好玩的事物、遇到挫折,遇到一段若有似無的感情,以一個「人」的本位單純地參加他們的祭典,並慢慢受到族人認同。但事實上,原住民音樂也可以說是另類的古典音樂,而這兩者的交織其實在現實的生活中也正在進行著。教會的禮拜、美國的民謠、古調的傳唱、朗朗上口的台語歌謠、流行歌曲的新創……當西洋古典音樂遇上原住民古典音樂,台上上演的不正是部落裡的真實場景?而最後指揮帶領著歌手坐上火車準備北上前,突然跑到稻田裡,張開雙手深吸了一口氣,這個享受的滋味,究竟是稻草、洗衣粉,還是山豬肉?保母身上的氣味,屆時能不能讓大家在現場親身聞到?至今還是一個謎。

原住民音樂與西洋管絃樂的美麗交集

原住民的傳統歌謠清唱就很好聽,要保持歌曲原本的魅力、不能太西洋化。但明明搬到音樂廳當中,用的又是西洋管絃樂團,簡文彬開出的條件等於給編曲的李欣芸出了一個莫大的難題。幸好原本就喜歡原住民音樂、也很喜歡旅行的她,一直以來就陸續在台東地區做過採集與音樂改編,其中的拿捏對她來說不成問題。細心、耐心、小心,讓她贏得了團員與歌手們的信賴。

針對每個歌手的音域、特色所編成的旋律,在管絃樂團的演奏下,第一個聲音就讓排練現場的工作人員感動地落下淚來。在國家音樂廳的殿堂,歌唱出來自山林海洋的之美,《很久沒有敬我了你》以傳統柔和嶄新的表演「敬」原住民的歌謠寶藏,也「敬」台灣這塊土地的生命力!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