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金口」舞台陳列像極話劇場景,絲絨沙發和玫瑰花佐以美酒,燈光伴舞音響樣樣齊全。
「玫瑰金口」舞台陳列像極話劇場景,絲絨沙發和玫瑰花佐以美酒,燈光伴舞音響樣樣齊全。(李翠芝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上海

力拼女版周立波

胡情雲演出「玫瑰金口」脫口秀

「海派清口」的脫口秀教父關懷,在與周立波分道揚鑣之後,找來上海滑稽劇團的當家花旦胡情雲,打造女版周立波,推出「玫瑰金口」演出。「玫瑰金口」在梅蘭芳、坂東玉三郎等名家演出過的蘭心劇院上演,也有與曾在此開講的周立波挑戰的意味。內容說的是「男人那點事」,但性別話題的分際,還有待精準拿捏。

文字|李翠芝
攝影|李翠芝
第213期 / 2010年09月號

「海派清口」的脫口秀教父關懷,在與周立波分道揚鑣之後,找來上海滑稽劇團的當家花旦胡情雲,打造女版周立波,推出「玫瑰金口」演出。「玫瑰金口」在梅蘭芳、坂東玉三郎等名家演出過的蘭心劇院上演,也有與曾在此開講的周立波挑戰的意味。內容說的是「男人那點事」,但性別話題的分際,還有待精準拿捏。

歷經三年市場磨合,一手成功打造「海派清口」的脫口秀教父關懷,因為演出理念與周立波不合,彼此拆夥並鬧出分手門等一連串的嫌隙。

周立波以脫口秀為跳板,一路衝進電視的帶狀節目,接著又拍電影,當年大哥要他少做點的事,他現在統統做得挺開心。

大哥也不甘勢弱,另起爐灶找來上海滑稽劇團的當家花旦胡情雲,她曾經和周立波共同開創男女獨角戲《對歌》而成名,「玫瑰金口」的文本策劃沈雙華,則說滑稽泰斗周柏春十分贊賞胡晴雲,形容她像把挺括的陽傘,放得開收得攏,絕對不會喇叭腔。

玫瑰金口  開講男人

號稱力拼女版周力波的胡情雲,首演仍然選擇在蘭心劇場,應該說是有其寓意。許多藝術家對此場地均懷有古典與精巧的印記,早年著名的京劇大師梅蘭芳,抗日勝戰後復出首演即在蘭心劇院,近期日本歌舞伎的領軍人物坂東玉三郎,出演崑曲也是指名選在此地。當然主辦方意有所指地打造女版波波,挑戰的氣氛就拉得很高,聲稱節目中特別會點評所謂的「海派清口」,尤其周立波也曾在蘭心開講,這次的秀又是關乎男人那點事,怎麼說都繞不過這塊活招牌。

當晚演出一如主辦單位宣佈的票券售罄,滿場觀眾以非白領的中青年為主,舞台陳列像極話劇場景,絲絨沙發和玫瑰花佐以美酒,燈光伴舞音響樣樣齊全,再掛上多媒體銀幕作的置入性行銷,說是產品展示會也不為過。劇名前可以賣給商家作冠名權收費,等待開場的時間也能夠安插廣告,中場主演換裝,觀眾不休息,另外再上抽獎遊戲,送的就是台上的活廣告贈品,觀眾看戲又拿獎、商家出錢有宣傳、演出得金主贊助,這可是三贏之舉!

為了拉抬胡情雲的號召力,在她上場前特別加映短片,集中目前熱播的影視名劇選段,一概修改為正要去看「玫瑰金口」的途中…,確實帶來一陣火熱的情緒,讓胡情雲本是滑稽劇團演員的身分,多了點時尚元素,以現場笑果來看,比起獨腳戲的演出模式已有很大的進展,尤其是台上投影圖片配合上她的話題,算是看圖說事的應用,不論是主創人員滬劇小生孫徐春或是京戲名家關懷,都難逃她夾議夾敘地嘲諷,當觀眾起哄要她評說周立波時,她以老搭擋的角度,調侃海派清口紅火鬧猛的段子,並沒有出人意料的透析力,反倒有舊事重提的冷悶,對於每段脫口秀之間的情緒銜接,往往也出現類似停滯的狀態。

演劇觀賞的分眾消費

至於性別議題上,幾乎是瀕臨男人想笑不敢笑,女人裝傻不能笑的窘困,男女之間的尺度界限,恐怕是得謹慎分際,跟著在地社會的接受力,中外葷素有別也不能忽略,一不小心要弄成性騷擾事故。

面臨「玫瑰金口」的點名消費和市場爭逐,周立波認為「成功不是簡單的複製」,他和胡情雲走的是不同路線,脫口秀不是背台詞,要隨機應變的!時政新聞、民生議題,網路社群觀點,每次演出的內容都會作調整,背詞的是演小品唱滑稽,站在兩人曾經的合作交誼,他送上大花籃祝願「玫瑰金口」一說成功。

其實兩者確實受眾大不同,說男人這個題目與性別是切割不開的關連,至少要區分作輔導級或是「慾望城市」的成人級,帶著小女兒來的聽笑話的中年爹媽們,畢竟是很難說清楚笑聲的源起,和旁側不時投來的異樣目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