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名樺這次要在舞台上,豪氣落下二十萬片花瓣,以《脫落》表達「逝去的過程,也是新生的希望」。
葉名樺這次要在舞台上,豪氣落下二十萬片花瓣,以《脫落》表達「逝去的過程,也是新生的希望」。(圖片提供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即將上場 Preview 二○一○新人新視野舞蹈篇啟動!

四位舞蹈新秀 挑戰不一樣的自己

「新人新視野」十一月展開舞蹈風景!曾在前兩屆中嶄露頭角的林佑如、李國治、田孝慈與葉名樺,這回也要挑戰不一樣的自己,從生活觀察著手,反思生命經驗,再從舞作中煥發精采的舞思。

文字|朱安如
攝影|陳長志
第215期 / 2010年11月號

「新人新視野」十一月展開舞蹈風景!曾在前兩屆中嶄露頭角的林佑如、李國治、田孝慈與葉名樺,這回也要挑戰不一樣的自己,從生活觀察著手,反思生命經驗,再從舞作中煥發精采的舞思。

新人新視野 舞蹈-蛻變的肢體

11/12~13  19:30 

11/1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由兩廳院和國藝會合作推出的專案企畫「新人新視野」邁入第三屆,十一月登場的舞蹈類演出,入選的四名新秀創作者,都曾分別在前兩屆中嶄露頭角。今年,他們消化前作得到的回響與建議,從生活觀察著手,反思生命經驗,要挑戰「做不一樣的自己」。

《Amarcord》、《顯微鏡下的一滴海水》:從記憶與生活出發

林佑如舞作取名《Amarcord》,語出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自創詞彙,意為「我記得」;她試圖轉化個人情感記憶,要用身體抒發,最感動自己的事情。林祐如說:「之前跳《斷章》,柱子(編按:已故編舞家伍國柱)一直講:『不要漂漂亮亮地站在那裡!』其中一段〈Dance For Me〉,他要我們想:『你真的為了一個人跳舞,那狀態是什麼?』當時聽不懂,直到這次創作,對於當下情緒更深層的表達,才漸漸有所體認。」舞台、燈光、服裝,也都會以簡約的方式,呈現出情感軌跡裡淡淡的感傷。

李國治編創《顯微鏡下的一滴海水》,則發想自同名網路轉寄文;透過五名女舞者多變的排列組合,呈現一滴海水被放大了二十五倍檢視,其中蘊涵的多種生命樣態與其豐富變化。舞台上方懸掛反射鏡,由燈光切出斜角;在一滴水落下的聲響後,白色地板上,舞者從單細胞體漸次增生、分裂、切換……從舞者本身肢體動作開啟的發展方式,要透過純粹、乾淨的身體呈現,帶領觀眾進入顯微的海洋世界。

戴上玩偶頭找《路》,《脫落》挑戰二十萬片落花

向以作品率真演繹自我省思的田孝慈,用《路》呈現「在路上」觀察他人、彼此相遇的互動,也表達站在人生路口,望向未知方向的徬徨,及決定路線的反覆與困難。她表示,研究所畢業後,發現人生方向看似清楚卻又顯得模糊,這心境體現在作品裡舞者不停地繞圈、轉換方向。選用顯眼的大型玩偶頭貫穿作品,她說:「戴上『偶頭』,就像我們走在路上,總會以這個『外在』的樣子,臆測身旁路人的個性、接下來的動向,但永遠只是自己的猜測。然而,脫下偶頭,當舞者再做一次類似的動作,也並不代表就是『誠實的』——面具底下,最裡面的我們,會是什麼呢?」

不斷挑戰自己不同可能的葉名樺,這次要在舞台上,豪氣落下二十萬片花瓣,以《脫落》表達「逝去的過程,也是新生的希望」。二十分鐘的演出中,「脫落」持續存在,在三名女舞者此起彼落的形體動作,在空中裝置不停地落英繽紛間,也在服裝巧妙的機關設計裡。比如其中一名舞者,將身穿形同女王蜂的大圓裙,舞動同時拖曳出花瓣片片,鋪滿舞台;隨著花的流瀉,舞者身形逐漸萎縮、消瘦。葉名樺說:「這個作品不會有很清楚的分段,可能比較像油畫——觀眾可以在同一幅畫裡,選擇自己要看到什麼樣的風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