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女高音克莉絲緹安.伊凡
次女高音克莉絲緹安.伊凡(圖片提供 國家交響樂團)
即將上場 Preview 聲樂天籟引領

《少年的魔號》 輕巧引你走入馬勒世界

「NSO馬勒系列」在十一月份推出的「少年的魔號」音樂會,將演出馬勒的《少年的魔號》歌曲集,邀來德國的次女高音克莉絲緹安.伊凡與低男中音康士坦丁.沃爾夫演唱,資深歌劇指揮家陳秋盛領導NSO,引領你從每首五分鐘之內的曲子及歌詞,開始理解馬勒的樂思……。

「NSO馬勒系列」在十一月份推出的「少年的魔號」音樂會,將演出馬勒的《少年的魔號》歌曲集,邀來德國的次女高音克莉絲緹安.伊凡與低男中音康士坦丁.沃爾夫演唱,資深歌劇指揮家陳秋盛領導NSO,引領你從每首五分鐘之內的曲子及歌詞,開始理解馬勒的樂思……。

NSO馬勒系列-少年的魔號

11/28  14: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人聲,在馬勒的作品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嚴格來說,他所有的作品總和並不比其他作曲家多,然而每首作品卻都是他以生命雕琢的傑作。這些優秀的作品中或多或少地出現著歌曲的元素,而如果要追溯這些旋律的主題,《少年的魔號》這部作品恐怕是就是馬勒日後幾首交響曲中,最有跡可尋的共通點。

馬勒作曲靈感的泉源

馬勒從少年時期開始便對這套詩作有特殊的情感共鳴,在《少年的魔號》歌曲集完成後,馬勒本人對這套曲目的鍾愛程度,由之後的五首交響曲中的引用就可以看得出端倪。《第二交響曲》第四樂章的〈原光〉、《第三交響曲》第五樂章的〈三位天使在歌唱〉,以及《第四交響曲》第四樂章〈天堂的生活〉,在在都顯示著借用的痕跡。這表示著長達二十一年的時間,這套歌曲集就像是他的創作泉源一般,完全盤據在他的腦海深處。

自小面對不幸的悲劇與暴力的陰影,馬勒對生命的思考、恐懼、矛盾與猜疑比別人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就因為這樣,十九世紀由布倫塔諾(Clemens Brentano)及阿爾尼姆(Achchin von Arnim)兩人共同匯集日耳曼民族佚名的詩詞歌謠而成的《少年的魔號》,讓他有特別的感觸。散見的無名詩作裡充滿著各式各樣的主題,大多敘述著一般人民生活間的形形色色,有神秘、有愛情、征戰、幻想、諷刺、期盼等等內容。而為什麼以這樣的詩作譜曲?該是馬勒對人生的種種體悟所反映出的感受吧!就像他曾說過的:「每當構想龐大的作品時,我藉歌詞來擔當樂念的任務。」他試圖將見聞到的一切現實化作一部作品,而他的作品,就是他的世界、他的生命軌跡。

《少年的魔號》歌詞中,有小兵放哨時在午夜孤單的自我掙扎與對話,有飢餓的孩子在母親收割、打麥、烤完麵包時已躺在棺材裡的悲慟,有隱喻軍鼓及槍響無意義歌詞交錯的樂聲,描述著衝鋒陷陣的悲劇、也有塔樓中囚徒與女孩的對話。十餘首歌曲表面上由歌曲組成,卻也有人反而認為這部具有戲劇性管絃樂法的創作,就像是加入聲樂的交響曲。然而無論是何者,無可抹滅的,都肯定著作品所富含的豐富色彩。

探索馬勒世界的入門磚

此次演出的卡司相當堅強,由在不萊梅歌劇院和曼海姆國家歌劇院兩地登台,曾經榮獲下薩克森州藝術成就獎的德國次女高音克莉絲緹安.伊凡(Christiane Iven),及曾獲柏林孟德爾頌大賽首獎的低男中音康士坦丁.沃爾夫(Konstantin Wolff)擔任演唱。此外,還特邀國內傑出的歌劇指揮陳秋盛肩挑本場大樑。想瞭解馬勒,卻又為他交響曲的長度而怯步的朋友,不妨就聽從NSO音樂總監呂紹嘉的建議,從每首五分鐘之內的曲子及歌詞理解馬勒的樂思開始,抓住這難得又精采的大好機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