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百年跨年慶典中的第三幕〈天人合一〉中,優人神鼓與沖天焰火展現懾人氣勢。
建國百年跨年慶典中的第三幕〈天人合一〉中,優人神鼓與沖天焰火展現懾人氣勢。(文化建設委員會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0表演藝術回顧 現象觀察之二:嘉年華般的大型慶典製作湧現

藝術與意志的展現 煙火之後效應無邊

有人說開閉幕式就像放煙火,大家熱鬧一下就燒完了,是在浪費資源;也有人說,台灣藝文團體整體能量大,只是欠缺一展身手的機會,大型活動提供了舞台,激發創意之餘也開拓新的可能,累積寶貴的經驗;或者再把觀察的視角再拉高一點,這些開閉幕式並不純粹只是島內自high的派對,攸關國際社會透過文化看到怎樣一個台灣。

 

有人說開閉幕式就像放煙火,大家熱鬧一下就燒完了,是在浪費資源;也有人說,台灣藝文團體整體能量大,只是欠缺一展身手的機會,大型活動提供了舞台,激發創意之餘也開拓新的可能,累積寶貴的經驗;或者再把觀察的視角再拉高一點,這些開閉幕式並不純粹只是島內自high的派對,攸關國際社會透過文化看到怎樣一個台灣。

 

過去兩年在國際型重要賽事、活動的加持下,台灣表演藝術團隊,終於有機會大膽秀出製作大型開閉幕式的能力,高雄世運、台北聽障奧運、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跨年慶典接連上場,預算以聽奧四億五千萬台幣最多,其次是跨年慶典粗估不到三億,世運約一億五千萬殿後。平時一場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出,製作費用突破三千萬已被視為天價,以上開閉幕式動輒上億台幣,而且只演出一次,難免引發討論。

有人說開閉幕式就像放煙火,大家熱鬧一下就燒完了,是在浪費資源;也有人說,台灣藝文團體整體能量大,只是欠缺一展身手的機會,大型活動提供了舞台,激發創意之餘也開拓新的可能,累積寶貴的經驗;或者再把觀察的視角再拉高一點,這些開閉幕式並不純粹只是島內自high的派對,攸關國際社會透過文化看到怎樣一個台灣。

多元性的主題  展現文化軟實力

開閉幕式和一般劇院中的表演節目不太一樣,通常不是單一團體、單一主題的演出,重在全方位藝術、各類型團體之間的合作,試圖打破民俗、音樂、戲劇、舞蹈等之間的藩籬。訴諸人民參與的公眾性,在專業演出人員之外,更有學生、社會團體的加入,因為是慶典式的行為,可供使用的元素多,演出的空間和彈性更大。

在高雄世運大出風頭的電音三太子,它原本屬於廟會活動,不過當它從傳統民俗技藝的領域被搬到一個藝術的場域時,自然產生質變,它跳的音樂不再是隨意的流行口水歌,而是作曲家的原創音樂,它的舞蹈經由編舞家設計,而非直接移植時尚舞步,這些細節,皆讓現代和傳統,精緻和民間藝術相會。聽奧閉幕式,直接在體育場上辦桌,辦桌在台灣人的生活扮演重要角色,從結婚、尾牙都喜歡辦桌,辦桌細節複雜自成文化,不過文化說來抽象,讓外國朋友現場吃一頓就瞭了!

台灣被譽為科技之島,不過,過去科技與表演藝術離得很遠,因為成本太高,該從何處下手也是問題,從高雄世運電音三太子身上的LED燈飾到建國一百年跨年慶典的水幕使用,從小至大看到兩者結合的可能性。

拼不過錢與人  就是拼創意與精神

在聽奧的舞台上,可以聽到「優人神鼓」和聽障打擊樂家伊芙琳.葛蘭妮的東西結合,世運舞台上,跳著現代舞的舞者,遇上達悟族人的拋船舞,「霹靂布袋戲」演出時現場有交響樂團配樂。開閉幕式除了熱鬧,進一步也扮演實驗場的角色,跨界合作若要成功,在模索的過程中,需要時間也需財力,開閉幕式剛好提供這樣一個嘗試的平台。

無論是世運、聽奧還是百年慶典,其所使用的經費,與對岸的北京奧運、廣州亞運開閉幕式相較,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據悉,高雄世運開閉幕式的經費只有北京奧運的四十分之一,京奧動員的演出人數,數量也是台灣的好幾倍,台灣要跟大陸比拼,錢拼不過,人也拼不過,能夠拼的在精神。

在建國百年跨年慶典上,參與的八十位舞者中有七十位是素人舞者,他們平時是學生、上班族、家庭主婦等,以三個月的時間參與集訓。這些素人非關學校、企業動員,完全是對外公開徵求而來,前來參加慶典源自他們的自由意志。演出當天台灣適逢寒流來襲,河水冰到一跳下去,就會凍僵,如果部分舞者有所疑慮不想受寒即刻拒絕,在民主社會當中,只有尊重個人,只見舞者們躍身一跳入水,盡情揮灑自己的身體,八十位舞者在寬廣的水中是小數目,無法開創千人的視覺景觀,但是他們釋放出來的能量足以震撼。

煙火燦爛之後  後續效應無邊

跨年慶典標榜以人民為主角,這樣的概念,在演出中不是一種口號,而是用更內斂細緻的手法表現,表演中傳來的陣陣《美麗島》歌聲,歌曲的演唱者,不是專業歌手,而是一群來到台灣生活的新住民,藉此突顯台灣是一個廣納多元民族的地方。整場慶典節目中,大型水幕上不時投影出一連串的人名形成壯觀的視覺藝術,這些人名不是大官也不是明星,而是數十萬一般台灣人的真正姓名。

如果台灣從來沒有機會舉辦大型的國際活動,國內團隊從藝術到技術層面,可能永遠不知道,在容納數萬人的體育場及在水上舞台製作節目是什麼樣的經驗、必須解決什麼樣的難題,或許在鏡頭前大家看到的是一次煙火,但是所帶來的後續效應,或許無法用實體數據測量,但並不表示不存在,畢竟藝術是個需要長期投資的「行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