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orne Section是個在正式戲院試演、實驗性結合爵士樂的喜劇表演。
The Horne Section是個在正式戲院試演、實驗性結合爵士樂的喜劇表演。(Alex horne 提供)
倫敦

Comic Relief 喜劇照亮倫敦城

Comic Relief是個自一九八五年由知名喜劇演員編劇家Richard Curtis和Alexander Mendis發起的慈善活動,目的是希望所有倫敦人做一些有趣的小事或小小的改變,然後能夠有所貢獻、幫助他人的生活,尤其是幫助英國以外或非洲國家為主的慈善活動。自那時起,每年三月英國頂尖的喜劇演員便齊聚一堂表演,由英國國家廣播電視BBC轉播。而今年除了喜劇表演,還有其他許多活動不斷電地接力,就連時尚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也加入設計T恤義賣的行列,使其成為全倫敦入夏前最活躍的活動。

 

 

Comic Relief是個自一九八五年由知名喜劇演員編劇家Richard Curtis和Alexander Mendis發起的慈善活動,目的是希望所有倫敦人做一些有趣的小事或小小的改變,然後能夠有所貢獻、幫助他人的生活,尤其是幫助英國以外或非洲國家為主的慈善活動。自那時起,每年三月英國頂尖的喜劇演員便齊聚一堂表演,由英國國家廣播電視BBC轉播。而今年除了喜劇表演,還有其他許多活動不斷電地接力,就連時尚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也加入設計T恤義賣的行列,使其成為全倫敦入夏前最活躍的活動。

 

 

每年此時此刻,喜劇表演總是掀起活動的最高潮,當中“Red Nose Day”也最引人注目,演員帶著如小丑般的紅鼻子,象徵引人發笑或是逗趣的使命,出現在大街小巷的平面廣告上或是雜誌封面,這顆紅鼻子每年都有不同的樣子,也象徵每年不同的主題。除了這象徵性的紅鼻子,全倫敦城,大街小巷,學校裡辦公室裡甚至就在大街上,都能欣賞到各式不同的喜劇,觀眾也能透過一邊欣賞表演一邊共襄盛舉參與公益。

The Horne Section 爵士樂與喜劇結合

雖然不見得所有喜劇都是挾帶著公益之名,但許多頗具實驗性或是喜劇界裡的老將新秀,都會挑選此時機牛刀小試一番,因而在這前後,我們有機會欣賞到與正規表演截然不同的演出。The Horne Section便是個在正式戲院試演、實驗性結合爵士樂的喜劇表演。首先,The Horne Section以爵士樂隊開場,串場的主持人Alex Horne走到場前來高歌,揭開今晚的序幕,歌詞中不僅提點了今晚表演的重點,還開了戲院外掛的麥可.傑克遜照片的玩笑(一般戲院外會掛出表演演員的照片),重申「他們不是麥可」。

雅俗共賞的表演夾雜些餐廳秀的味道,團員不僅開自己玩笑,同時也在現場找觀眾樂子。由於該團來自愛爾蘭,所以表演內容不斷以愛爾蘭作為嘲諷的對象。整齣喜劇秀,分別由爵士樂團串場主唱及其他四個表演團體輪流上場表演。首先上場的,是一名佯裝酒醉的喜劇演員,為了環保拯救地球,只好將酒瓶中的酒都喝完,才能將酒瓶丟入資源回收筒,藉此嘲諷英國酗酒和環保的議題。

第二組上場的雙人組,則是名為New Art Club的雙人組,他們以笨拙的方式愚弄觀眾,將一個「現代藝術」的花瓶,用最為奇怪的方式展現在觀眾面前。並且開始自述,團員失戀後,兩人為了轉移注意力,興起練習現代舞的想法,希冀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演員之一說道:「你看,這麼多觀眾,我們真的找到自己的一片天了。」緊接著兩人開始毫無章法的滑稽現代舞演出,短短的十幾分鐘,與HBO自製影集「痞客二人組」有異曲同工之妙。

接著,三男一女名為Stomp的組合上場,沒有任何一句對白,四人以身體、水管、手掌演奏出打擊樂,並安排彼此較量的競技方式,演出一場靜默喜劇。而掀起高潮的則是Paul Foot帶來的獨白演出,搭配上現場爵士樂團演出,看似帶有詩意的朗讀,卻以韻腳帶來語言上的諧音和諧意之趣。而負責開場及串場的爵士樂團和主持,在當中也有一段如急智歌王般的即興演出,他隨興地提問台下觀眾的國籍,而鋼琴手則負責solo該地區的歌曲。另外,他們也以爵士樂與語言之間的奧妙,將所有爵士表演中聽起來艱澀的曲名,一一以演奏方式呈現在觀眾面前,並向觀眾謝幕。

Honest 四十分鐘演員與觀眾交心起自己的人生

不同於大堆頭人馬演出,Honest是喜劇演員Trystan Gravelle的個人秀,但其中最為不同的是,沒有舞台,而是演員本人與觀眾並肩而坐,與觀眾掏心掏肺地表述自己的人生。像是個說書人一般地道出自己最近悲慘的生活經驗,全場觀眾屏住呼吸,聽著他娓娓道來人生故事。表演者運用如詩般的語言,不斷地形容他看到的景象和心理的想法,重複以“Honestly”(老實說)的表述,在他遇到不同遭遇時,自己心裡想法的脫序,與外在世界期待的反應之間的不同。肩並肩的演出不僅拉近與觀眾間的距離,甚至有種像是偶然在酒吧中巧遇正好生活過得不順心的落魄人,藉著酒意抒發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情。這種悲中藏喜的說故事技巧,讓人豁然開朗,原來喜劇真正的最高境界,並非讓觀眾不間斷地發笑,反倒是如何在悲慘不如意的生活中,說故事的人還能夠樂天、嘲諷式地觀看這世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