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堂》以忠義堂排座次開場,結束在眾英雄吃菊花宴,時空永遠聚焦在忠義堂,開頭也是結尾。
《忠義堂》以忠義堂排座次開場,結束在眾英雄吃菊花宴,時空永遠聚焦在忠義堂,開頭也是結尾。(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戲曲

吳興國、張大春、周華健 二度混搭上梁山

《水滸108II─忠義堂》 京劇尬搖滾

繼○七年結合搖滾、嘻哈、流行等時尚視聽元素、敷演《水滸傳》首卅回的《水滸108》,應今年香港藝術節之邀,吳興國、張大春、周華健再度攜手上梁山,打造續集《忠義堂》,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滸傳》,狂飆能量風靡了香港藝術節,也顛覆了京劇的刻板印象。這次回台,將展現比○七年「美學更精練,形式更大膽」的演出。

文字|廖俊逞、當代傳奇劇場
第222期 / 2011年06月號

繼○七年結合搖滾、嘻哈、流行等時尚視聽元素、敷演《水滸傳》首卅回的《水滸108》,應今年香港藝術節之邀,吳興國、張大春、周華健再度攜手上梁山,打造續集《忠義堂》,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滸傳》,狂飆能量風靡了香港藝術節,也顛覆了京劇的刻板印象。這次回台,將展現比○七年「美學更精練,形式更大膽」的演出。

當代傳奇劇場青春搖滾戲曲《水滸108Ⅱ─忠義堂》

6/16~18  19:30   6/1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23923868

 

叛逆反骨一如《水滸傳》中梁山聚義的血性漢子,走上京劇革命這條「不歸路」,當代傳奇劇場藝術總監吳興國從年輕時就不斷思考,如何在傳統京劇中殺出一條血路。於是,從移植自莎劇《馬克白》的《慾望城國》一役成名後,吳興國打著創新京劇的大旗,陸續將希臘悲劇、莎士比亞、貝克特、契訶夫等西方經典文本搬上戲曲舞台,創作成績備受各界肯定,今年八月更將以獨角戲《李爾在此》成為第一個獲邀參加愛丁堡藝術節的台灣團隊,「反攻」莎翁故鄉。

二度上梁山  聚焦忠義堂

然而,即使美學形式上早已超越傳統京劇的框架結構,五十五歲的吳興國依舊是傳統的,他念茲在茲的是,如何為年輕一輩的京劇演員尋找舞台。「如果只是唱老戲,年輕人是很吃虧的,大師當前,想要突破談何容易?如果可以創造一個戲讓他們自己去發揮,很有自信地表演每個角色,觀眾自然會被打動。」因此,早在二○○七年,吳興國便找來張大春編劇、周華健作曲,聯手為優秀年輕演員編排新戲《水滸108》,結合搖滾、嘻哈、流行等時尚視聽元素,敷演了《水滸傳》的首卅回。此次應香港藝術節之邀製作的續集《忠義堂》,三人再度合作,陣容則加入十四位來自上海戲曲學院十七到廿二歲的優秀演員,以蒙太奇手法拼接第卅一到第七十一回的《水滸傳》。

有別於首部曲的舊段子新編,《忠義堂》大幅度改寫原著,剪裁小說中最精采的片段,敘事如電影情節交疊並置,意識流般在人物內心與情節進展間跳進跳出。以忠義堂排座次開場,結束在眾英雄吃菊花宴,時空永遠聚焦在忠義堂,開頭也是結尾。全劇以吳興國飾演的宋江的視角出發,由〈忠義堂〉、〈羅天大醮〉、〈菊花會〉三幕戲構成,話說當年宋江被逼上梁山,認識了眾多英雄好漢,更帶領他們打勝了好幾場大戰,當上了梁山的寨主,但他心裡始終掙扎,想要回去效忠朝廷。在忠義堂上,他向各兄弟吐露了心聲,好漢們遂分裂成兩派,矛盾一觸即發,忠、義是否能兩全?

吳興國說:「我想要借《水滸傳》忠義堂的共襄盛舉、替天行道,來看梁山聚義的最大意義、衝突和想法。也藉此表現男人的慾望、衝動,以及他們對社會、對朋友、對傳統道義的看法。」張大春指出,「忠義」兩字是複雜的、衝突的,有人想要忠,有人卻想要義;義雖是真摯的情緒,卻也有虛假的意思,戲劇展現兼顧忠與義的衝突與義的兩層意義。戲中有招安派與造反派,裂出兩道分歧,天道與人道能否以朋友忠義度衡之?生命的榮辱與成敗,如菊花綻放與凋零,僅能乘著酒興,踏在黃花塚上各自揮灑英雄的夢。

搖滾混搭文武場  極簡舞台配豔麗服裝

周華健的音樂,把京劇唱腔加入流行元素,用搖滾的熱血激情、強力重拍,放大梁山好漢的離經叛道,十足顛覆聽覺經驗。吳興國形容,二○○七年的演出深獲年輕觀眾共鳴,花稍、愉悅、惡搞,現場就像看演唱會一樣瘋狂尖叫。今年的演出,仍然有熱情,有精力,有狂野,但美學更精練,形式更大膽。「除了傳統的文武場,連搖滾樂手都站上舞台,混搭的衝突變得理直氣壯,傳統和當代似乎沒有界線,完全密合起來。不僅戲劇的節奏、故事是蒙太奇,就連聲音、語言、肢體動作都是蒙太奇。」

舞台設計王孟超採極簡風格,十張桌子和八張椅子搭建出不同場景,多媒體暗示場景和角色心境,把空間留給表演;一條花道從舞台上延伸到觀眾席,開場時,眾英雄就在這裡如走「時裝秀」般在觀眾面前亮相、報家門。服裝設計賴宣吾從日本浮世繪中擷取靈感,大量精美的刺繡,每個角色的衣服上都有象徵的圖案,也把頭銜繡在上面,造型豔麗誇張,時尚感十足,鮮明地表現人物的身分性格。

《忠義堂》的狂飆能量風靡香港藝術節,顛覆了京劇的刻板印象,更讓這個傳統劇種完全脫胎換骨。但談起兩岸京劇演員的首度大規模合作,吳興國坦言,仍有一段路要走:「中國還是比較保守,和上海戲曲學院的年輕人合作,從引導他們把觀念打開,激發創意,讓他們從老戲的模仿中跳脫出來,到演出後觀眾的高度肯定,看到辛苦排練的成果。相信他們對於自己的專業,會更尊重,對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能更有自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京劇中的水滸英雄

《水滸傳》是北宋時期的古典小說,歌頌了梁山好漢劫富濟貧、除暴安良,追求社會正義的精神。京劇對《水滸傳》的改編是最完整的,約有七十多齣,塑造了不同性格的水滸英雄形象,比如〈野豬林〉中隱忍堅毅的林沖和豪俠仗義的魯智深,〈血濺鴛鴦樓〉中敢做敢當的武松,〈清風寨〉中耿直魯莽的李逵,〈扈家莊〉中驕傲自負的扈三娘,〈坐樓殺惜〉中怒殺閻惜姣的宋江、〈時遷偷雞〉中靈巧機警的時遷等。其他至今歷演不衰的水滸戲還包括〈打漁殺家〉、〈林沖夜奔〉、〈潯陽樓〉、〈翠屏山〉、〈大名府〉、〈醉打山門〉、〈丁甲山〉、〈清風寨〉、〈桃花村〉、〈三打祝家莊〉、〈石秀探莊〉、〈活捉三郎〉、〈蜈蚣嶺〉、〈獅子樓〉等。(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