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風》中,莎夏.瓦茲讓舞者用肢體表現風、雨、海浪等大自然元素。
《松風》中,莎夏.瓦茲讓舞者用肢體表現風、雨、海浪等大自然元素。(Bernd Uhlig 攝 柏林國家歌劇院 提供)
柏林

「感染!」藝術節 開墾歌劇新道路

暫時在席勒劇院落腳的柏林國家歌劇院(Staatsoper im Schiller Theater)舉辦「感染!」(INFEKTION!)藝術節,從七月一日到十七日,推出十二齣新歌劇、三場音樂會、以及持續兩天的研討會,為本樂季畫下精采的句點。這次的「感染!」藝術節有許多「跨界」,當代劇場名導、編舞家、藝術家齊來加入歌劇陣營,成功地吸引到許多年輕觀眾。

文字|陳思宏、Bernd Uhlig
第224期 / 2011年08月號

暫時在席勒劇院落腳的柏林國家歌劇院(Staatsoper im Schiller Theater)舉辦「感染!」(INFEKTION!)藝術節,從七月一日到十七日,推出十二齣新歌劇、三場音樂會、以及持續兩天的研討會,為本樂季畫下精采的句點。這次的「感染!」藝術節有許多「跨界」,當代劇場名導、編舞家、藝術家齊來加入歌劇陣營,成功地吸引到許多年輕觀眾。

「感染!」藝術節裡頭的所有製作,都是具有實驗性質的新音樂劇場,讓創意為歌劇挹注新生命。傳統歌劇繼續唱,新路線也需要開墾,新一代的作曲家需要觀眾聽到他們譜寫的新世紀音符。柏林德國歌劇院推廣歌劇不遺餘力,時常針對小朋友推出歌劇聆賞活動,培養下一代的欣賞群眾。這次的「感染!」藝術節則是有許多「跨界」,當代劇場名導、編舞家、藝術家齊來加入歌劇陣營,成功地吸引到許多年輕觀眾。閉幕作《松風》集合了日本作曲家細川俊夫與德國編舞家莎夏.瓦茲(Sasha Waltz),場場爆滿,證明新式歌劇也能跨越文化,用絕美的舞台感動觀眾。

窺視與噪音

導演穆勒恩(Michael von zur Mühlen)利用席勒劇院旁邊的小劇場空間「工廠」(Werkstatt),把英國作曲家戴維斯(Peter Maxwell Davies)的《多妮索恩小姐的狂想》Miss Donnithorne’s Maggot與義大利作曲家夏理諾(Salvatore Sciarrino)的《無盡的黑》Infinito Nero結合成兩幕現代歌劇,用小劇場、裝置藝術的場域,試煉新歌劇的可能。

一八五六年,澳洲的多妮索恩小姐與海軍軍官婚禮這天,新郎卻缺席了,而且從此人間蒸發。從這天到一八八六年過世,她從未踏出房門一步。這個軼事給了狄更斯《錦繡前程》人物靈感,也是《多妮索恩小姐的狂想》的故事原型。導演在「工廠」中央用瓦楞紙搭建了一個大盒子,觀眾根本看不到主角身在何處。原來,隱居的多妮索恩小姐就住在盒子裡,對著兩台攝影機歌唱,她的一舉一動即時轉播到劇場裡大大小小的電視螢幕上。這個瓦楞紙箱上有許多窺視孔,讓觀眾窺看獨居女子的愛恨情仇。透過轉播,她在床上把男性肖像捲成長條狀開始自慰,在浴缸裡用刀片割下體,呼應《鋼琴教師》裡伊莎貝.雨蓓的經典駭人演出。最後,牆拆掉,她的私密世界終於攤開在觀眾前。《無盡的黑》的女主角,則是被層層膠帶黏貼在木板上,懸空吊著,嘴裡不成文的歌詞,是發自女性內裡的噪音,是求救,也是自我對話。兩齣以女性為主的作品都具有很現代的劇場表演性,年輕觀眾鼓譟叫好,我身旁的一個柏林老紳士則是在謝幕時說:「感謝老天終於結束了!」歌劇不僅只有優美的古典製作,還具有撞擊視覺、引起兩極反應的激進功能。

能劇與舞蹈

日本作曲家細川俊夫根據十五世紀能劇所譜寫的現代歌劇《松風》Matsukaze,是這次「感染!」藝術節的壓軸,無論在音樂、舞台、服裝都是成熟之作,是個非常成功的跨文化合作。德國編舞家莎夏‧瓦茲帶領舞團加入這個製作,藝術家塩田千春負責舞台設計,柏林女設計師畢爾克勒(Christine Birkle)設計服裝,讓這齣舞蹈歌劇陣容夢幻,從五月在布魯塞爾首演之後就好評不斷。《松風》描述僧侶來到海岸,遇見漁夫,聽聞當地兩姊妹「松風」與「秋雨」的癡心愛情故事——兩姊妹愛上同一個男人,男人亡故後,兩姊妹在悵惘中迷失,成鬼之後依然在索求不得的癡情裡無盡迴旋。

莎夏.瓦茲已經多次進入歌劇領域,用編舞豐富舞台,這次她讓舞者用肢體表現風、雨、海浪等大自然元素,有機律動,絕美動人,運用空間的能力令人驚嘆。舞者跳上歌劇舞台,以身體呼應劇情,與歌者互動,現代舞與歌劇彼此加分。塩田千春把她知名的編織作品搬上舞台,創造了一個隱喻人鬼臨界、夢與現實交界的網,舞者與歌者在網上垂直攀爬,視覺效果驚人。《松風》沉靜動人,緩慢之中藏有深遠力道,幾個大師在舞台上交會,成果燦爛。

歌劇由於製作費昂貴,欣賞門檻高,似乎只能讓藝術菁英獨享。但「感染!」藝術節或許指引了一個新方向:跨界、創新、嘗試。歌劇不死,路還在開墾。

 

相關網站:網站柏林國家歌劇院www.staatsoper-berlin.org/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