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廣場劇院外,觀眾忙著趕場,劇院門口旁就是當天演出的《柏林他方》劇照。
列寧廣場劇院外,觀眾忙著趕場,劇院門口旁就是當天演出的《柏林他方》劇照。(Achim Plum 攝)
柏林

「歌劇與戲劇長夜」 不打烊的表演盛宴

第三屆的「歌劇與戲劇長夜」在四月十六日舉行,這個活動中,幾乎所有柏林的劇院都推出當季菁華劇目,以卅分鐘的長度為基準,表演藝術迷買一張票,就可以從晚上六點半到午夜,一直在各個劇院之間趕場。今年有兩萬劇迷出籠,六十個劇場加入長夜的行列。

 

第三屆的「歌劇與戲劇長夜」在四月十六日舉行,這個活動中,幾乎所有柏林的劇院都推出當季菁華劇目,以卅分鐘的長度為基準,表演藝術迷買一張票,就可以從晚上六點半到午夜,一直在各個劇院之間趕場。今年有兩萬劇迷出籠,六十個劇場加入長夜的行列。

 

主辦單位賣出兩萬張票,粉絲尖叫鼓譟,相關紀念品熱銷,半夜散場後的after party擠滿舞客。不,這不是流行搖滾演唱會,而是柏林第三屆的「歌劇與戲劇長夜」(Lange Nacht der Opern und Theater)。

柏林是個愈夜愈喧嘩的都市,「博物館長夜」冬夏各舉辦一次,民眾一整晚在各個博物館之間趕場,人氣鼎盛。之後「科學長夜」以同樣的概念出現,劇場界也跟隨這個長夜風潮,「歌劇與戲劇長夜」於焉誕生,一整晚,幾乎所有柏林的劇院都推出當季菁華劇目,以卅分鐘的長度為基準,表演藝術迷買一張票,就可以從晚上六點半到午夜,一直在各個劇院之間趕場。這一屆的「歌劇與戲劇長夜」在四月十六日舉辦,春夜和煦,兩萬劇迷出籠,六十個劇場加入長夜的行列,幾個熱門的場次甚至有許多向隅的觀眾。一整晚,民眾可盡情在各種表演類別當中規劃觀賞路線,歌劇、小劇場、現代舞、芭蕾舞、音樂會、脫口秀等都在節目單上,只怕觀眾腳程不夠快。主辦單位因此規劃了七條專車路線,方便劇迷趕路。

其實這個活動的主要目的,還是推廣表演藝術,讓觀眾走入劇場,品嚐一下卅分鐘的表演菁華,索取「劇場試用包」,或許激起興趣,日後再買票來欣賞完整的表演。一整夜,柏林劇場界有種集體派對的團結感,觀眾努力蒐集「劇場試用包」,真的給人一種劇場昇平的熱鬧感受。

菁華盡出,觀眾趕場

晚間七點整,「德意志劇院」(Deustches Theater)推出名導史戴曼(Nicolas Stemann)的作品《停止!現在結束!大聲一點!最後十二首歌》Aufhören! Schluss jetzt! Lauter! 12 letzte Lieder,史戴曼愛用的劇場元素全出現在舞台上:麥克風、旋轉舞台、即時轉播攝影機,演員們在卅分鐘裡努力唱歌,探討當代社會的抗議文化。

城裡的另外一邊,「列寧廣場劇院」(Schaubühne am Lehniner Platz)推出當紅編舞家鞏思袒莎‧馬蔻絲(Constanza Macras)的全新作品《柏林他方》Berlin Elsewhere,短短卅分鐘的表演切片,就可清楚看見馬蔻絲誇張、激烈、瘋狂的招牌編舞特色,果真是當代舞蹈劇場的肥皂劇。幾個舞者甚至穿著護膝,才能做出劇烈的地板動作,編舞家眼中的柏林,碰撞不羈,張狂脈動。

水中歌劇,芭蕾學校

除了傳統的劇場,今年的「歌劇與戲劇長夜」有幾個特殊的表演場地,例如「鯨魚水中詠嘆調」(AquAria PALAOA)就在「諾伊肯市立游泳池」(Neukölln Stadtbad)演出特殊的水中歌劇。「柏林國立芭蕾舞學校」(Staatliche Balletschule Berlin)也開放剛落成的新大樓,讓民眾進入觀賞學生成果發表。

這間芭蕾舞學校是德國很重要的芭蕾人才搖籃,成立於一九六○年代,致力於十歲到十八歲之間的芭蕾中學教育。我在午夜之前趕到這間學校,新落成的教學大樓裡,擠滿了熱情的觀眾,每個整點的表演節目都座無虛席。我欣賞了學生們演出俄國芭蕾舞蹈家米哈伊爾.佛金(Michel Fokine)的經典舞作《林中仙子》Chopiniana,學生們的熱情與純真,讓午夜的芭蕾充滿青春活力。平日大眾難以進入的芭蕾學校,在這晚開放給舞迷,穿著蓬蓬舞裙的學生們四處穿梭拉筋打招呼,彷彿仙子落入凡間,絕對是今年「歌劇與劇場長夜」最為特殊的風景之一。

午夜,「人民劇院」(Volksbühne)的after party開始,劇迷喝著啤酒、跟著音樂起舞。舞池中,我看到「德意志劇院」的演員,開心地跳著舞。這個柏林的不眠夜,屬於劇場。

相關網站:歌劇與戲劇長夜網站http://www.berlin-buehnen.de/langenacht/index.php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