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盃樂》現僅存〈堂上〉、〈堂下〉與〈急〉三個樂章,這次演出也將以此區分。
《傾盃樂》現僅存〈堂上〉、〈堂下〉與〈急〉三個樂章,這次演出也將以此區分。(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劉鳳學唐樂舞封箱演出

《傾盃樂》 重現大唐華麗時代

應兩廳院「民國藝百」系列之邀,劉鳳學與新古典舞團將演出唐樂舞系列的封箱之作《傾盃樂》,並選粹經典舞碼《春鶯囀》、《拔頭》、《蘇合香》與《團亂旋》,溫故與新作齊展於觀眾眼前。

應兩廳院「民國藝百」系列之邀,劉鳳學與新古典舞團將演出唐樂舞系列的封箱之作《傾盃樂》,並選粹經典舞碼《春鶯囀》、《拔頭》、《蘇合香》與《團亂旋》,溫故與新作齊展於觀眾眼前。

新古典舞團.唐樂舞系列《傾盃樂》

10/21~22  19:30   10/2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28091753、0952577616

對於唐朝,我們首先的印象來自於詩歌:李白、杜甫、王維,恰好勾勒出唐朝由盛而衰的年代,然而在唐詩之外,那時經濟的繁榮與國力的強盛,絲路澄黃的道路與海洋東來的船運,帶來西域各國的舞蹈與音樂,進而造就了一個歌舞昇平、藝術蓬勃發展的黃金歲月。編舞家劉鳳學傾注畢生精力研究、創作並重建的唐樂舞,便是其中最鼎盛而華麗,融藝術、生活和禮節於一身的瑰寶。

禮失求諸異國  重建大唐風華

談起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唐樂舞,劉鳳學眼睛便閃閃發光,依然不減當年的熱情。民國五十五年遠赴日本進修,當地因盛唐時期日本派使節至中國交流學習,保留了許多安史之亂後便散佚的唐樂舞文字、樂譜、舞譜等重要資料,現今許多文獻仍僅能從日本的皇宮與家族中探尋。發願要重新建構中國的古代舞蹈的劉鳳學,花了大量的時間研究唐朝樂舞的文獻,並利用拉邦舞譜系統重建出其華美面貌,使原本死去、只留在紙張上的舞蹈,重現於世人眼前。劉鳳學豐沛的創作能量,自一九六八年以來,已完成目前僅存四首唐大曲的建構,分別為《皇帝破陣樂》、《春鶯囀》、《蘇合香》、《團亂旋》,以及唐中曲《崑崙八仙》、《蘭陵王》,唐小曲《拔頭》、《胡飲酒》等。

今年秋天,劉鳳學與新古典舞團將演出唐樂舞系列的封箱之作《傾盃樂》,並選粹經典舞碼《春鶯囀》、《拔頭》、《蘇合香》與《團亂旋》,溫故與新作齊展於觀眾眼前。

排練《傾盃樂》  舞者從藝術修養著手

根據唐書記載,《傾盃樂》大約是在西元六二七年唐太宗時期,由太尉長孫無忌統籌,魏徵與虞世南作詞、裴神裨作曲,後來在唐玄宗時期與《舞馬》結合,而成為大型歌舞的作品,現僅存〈堂上〉、〈堂下〉與〈急〉三個樂章,這次演出也將以此區分。

關於舞蹈的內涵,劉鳳學表示:「在開始跳這支舞前,舞者花了一兩年的時間去故宮、國立歷史博物館欣賞壁畫,並研究古代的詩詞,以自身的文學與舞蹈修養,經歷長時間的磨練,才造就《傾盃樂》的呈現。」所有還原面貌的工作,都需要經歷舞者本身藝術涵養的滋長,以及宛如史詩般的舞蹈空間安排,才能使唐樂舞穿越千年時空隧道,重展耀眼面貌於舞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