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界聯席會議2.0」的召開,呈現了香港文化界對設立文化局議題的關注。圖為參與成員合影。(文化界聯席會議2.0 提供)
「文化界聯席會議2.0」的召開,呈現了香港文化界對設立文化局議題的關注。圖為參與成員合影。(文化界聯席會議2.0 提供)
香港

香港需要怎樣的文化局? 文化界關心擔心各表態

香港即將上任的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成立文化局,是否會讓香港文化發展出現契機,是這幾個月文化界的熱門話題。「文化界聯席會議2.0」剛於五月十二日舉辦的「文化變局論壇」,短短一週的宣傳時間,卻凝聚了百多名文化界及學術界老中青朋友出席。當日發言踴躍而正面,但也有有與會者說「少了怨氣」。

香港即將上任的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成立文化局,是否會讓香港文化發展出現契機,是這幾個月文化界的熱門話題。「文化界聯席會議2.0」剛於五月十二日舉辦的「文化變局論壇」,短短一週的宣傳時間,卻凝聚了百多名文化界及學術界老中青朋友出席。當日發言踴躍而正面,但也有有與會者說「少了怨氣」。

香港文化發展缺乏政策、視野和遠見常為文化界人士和工作者所批評,以致常常面臨資源不足或傾斜的困局,教育政策亦未能配合文化的發展,而城市規劃、古蹟保育等問題都有很大程度與香港文化的承傳與開拓息息相關。

文化界聯席會議爭取發聲管道

一九九○年代一群關心香港藝文發展的朋友成立了「文化界聯席會議」,因應當時尚未回歸的香港環境,面對「九七」的身分焦慮,爭取屬於自己的發聲管道。當時香港的藝文生態雖也有專業化的發展,但資源、政策各方面的配合仍有很多空白;而「聯席會議」的倡議讓政府更具體地了解文化界的需要,「香港藝術發展局」也在當時擔任了更積極的策動藝文發展的角色。

藝發局的出現,固然讓資源的落實與分配出現更多可能性,但它只是一個半官方的執行單位,在政策的倡議上固然沒有太多聲音,角色也不帶「牽頭(領頭)」的色彩,更難說要和其他政府部門共同推動文化的發展。事實上,香港的殖民地歷史讓文化變得很混雜、浮動和多變,而自由、多元的持守一方面是價值的反映,另一方面也讓文化難以在一統的意識形態下發展。

雖然不少藝文工作者反映在海外交流時出現「名不正言不順」的孤兒感,想像如果有文化政策和文化局,就會讓香港的文化更有位置。不過,更多的擔憂是來自回歸後香港的核心價值會否被統一收編,而有局、有政策可能意味著失去落得輕鬆「沒人管」的自由。香港到底需要怎樣的文化局與政策,成為了藝文工作者的一個打不開的心結。

文化局新議帶動討論熱潮

即將上任的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成立文化局,是否會讓香港文化發展出現契機,是這幾個月文化界的熱門話題。「文化界聯席會議2.0」(成員包括主席周俊輝、梁寶山、何慶基、鮑藹倫、陳清僑等)的策動雖然與當年的組織沒有必然的承傳,但相信對香港文化的關注是如出一轍的,剛於五月十二日舉辦的「文化變局論壇」,短短一週的宣傳時間,卻凝聚了百多名文化界及學術界老中青朋友出席,包括榮念曾、學術界的黎肖嫻、陳育強等,藝術家則有蔡仞姿、楊春江等,擠滿了位於工廈內“Loftstage”的一個排練室。

當日發言踴躍而正面,有與會者說「少了怨氣」。討論重點包括:「肯定成立文化局的需要,以促進香港文化及整體社會發展」、「不單關心文化界自身利益,更希望對香港社會整體發展有所貢獻」、「文化局不單是藝術局,不止是現行藝術部門的簡單整合」、「文化局需要為各種政府政策提出文化觀點,各政策局應與文化局保持密緊溝通」……都是很有視野而且積極的思考。會議上,主席周俊輝呼籲藝文界朋友繼續積極發聲,一起監察政府建議成立的文化局;同時亦策劃召集下一次論壇,讓討論繼續發酵。五月底,戲劇界也會舉行另一場意見蒐集會,希望將劇場的聲音向即將成立的文化局反映。而首任文化局長是誰,也是文化界另一熱門話題,且看最後花落誰家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