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豫中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中國少年鋼琴家

牛牛 接收觀眾能量 上舞台好像回家

本名張勝量的牛牛,是中國古典樂壇上新升起的一顆新星,九歲就與EMI唱片簽約,成為全球最年輕的簽約國際古典品牌的專屬鋼琴演奏家。今年已經十五歲的他,在奔波的巡迴演出行程中,仍保持著陽光男孩的爽朗真摯,台上台下都展露抓住眾人焦點的魅力。他說:「我看到觀眾就很開心,其實我的想法是我接收觀眾的能量。上舞台好像回家的感覺,觀眾的掌聲跟我是互相呼應的。」

本名張勝量的牛牛,是中國古典樂壇上新升起的一顆新星,九歲就與EMI唱片簽約,成為全球最年輕的簽約國際古典品牌的專屬鋼琴演奏家。今年已經十五歲的他,在奔波的巡迴演出行程中,仍保持著陽光男孩的爽朗真摯,台上台下都展露抓住眾人焦點的魅力。他說:「我看到觀眾就很開心,其實我的想法是我接收觀眾的能量。上舞台好像回家的感覺,觀眾的掌聲跟我是互相呼應的。」

人物小檔案

  • 1997年生於中國福建廈門。
  • 6歲舉辦第一場獨奏會,8歲被上海音樂學院附小破格免試錄取。
  • 9歲與EMI唱片公司簽約,目前已發行包括《牛牛-莫札特作品》、《蕭邦鋼琴曲全套》及《李斯特鋼琴改編曲集》共3張專輯。
  • 目前就讀美國新英格蘭音樂學院12年級。

 

牛牛?印象中,唱片封套上看到一個小男孩的模樣,稚嫩的臉龐透露著滿滿的自信,鋼琴旁邊印的就是這兩個字。

本名叫做張勝量,但為什麼以這個名號打天下?

媽媽回答道:「因為他是屬牛的!還沒出生時想著女孩就叫妞妞,男孩就叫牛牛,後來到國外演出多了,他的名字對外國人來說不好記,聽到我們這樣叫他,也就都跟著這麼叫了。」

那麼,自己喜歡這個小名嗎?只見一旁的他笑著說:「還好!還能夠接受幾年!」

古靈精怪的陽光男孩

這個答案的確像是個典型的十五歲孩子給的。不再擁有娃娃臉的他,身高即使已經超過一百八,卻滿腦子的古靈精怪。不像一般「童星」似地裝架子,他的老成在見面三分鐘後便徹底瓦解,聊錄音計畫、談日後想進哈佛念建築的夢想、還變魔術引起一片驚呼,最後甚至還反過來「訪問」台灣哪裡好玩?調皮的外表下透露出的是陽光男孩的真摯,儼然是個開心果,逗得全場哈哈大笑,讓人難以想像他早已是一位身經百戰的鋼琴家。但不可否認的,他就是有那種抓住眾人焦點的能力,無論台上台下都一樣。

牛牛成為鋼琴家的過程像水到渠成,一切似乎都是孩子領著父母走,但牛牛早熟的天賦,卻可說是來自於父母雙方。父親就是位音樂教育工作者,不但教授鋼琴、古箏、聲樂,在廈門還開了一個音樂學校專作才藝培訓。從一懷牛牛開始,媽媽就在肚子上綁了一個帶子播放胎教音樂,出生後,古典音樂更時時充斥家中,下意識地將音樂融入生活裡。媽媽記得:「他從小對音樂就很敏感,一歲多時,聽到《噴泉》雙手居然就開始在空中亂指揮,那時候他就很認真地投入在其中。」爸爸教鋼琴時他就在旁邊玩,到三歲時,雖沒有人教過他,他居然可以把初學的一本《湯姆遜》彈完,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跳。

快樂學習中打開音樂之路

就這樣,爸爸開始每天花廿分鐘慢慢教他,但一年半之後,他就發現應該找更專業的老師來教了。果然,牛牛在六歲時就舉辦了第一場鋼琴演奏會,在當地引起了轟動。但究竟有什麼訣竅讓孩子進步如此神速?爸爸認為:「我的教法跟別人不太一樣,我認為很多老師都是過多地強調指法,但是三、四歲孩子的手還在發育,太過於強調細節反而把孩子的天才給抹煞了。」直到後來,他也只是在不同年齡階段選擇最適合的老師,然後剩下的讓牛牛自己解決。那種打巴掌、一天練八到十個鐘頭以上的狀況從未曾發生過。但是,萬一彈不好怎麼處罰?沒想到陪練琴的媽媽只要感到兒子卡住了,就會說:「彈不好我們不要彈了,走吧!帶你去吃牛排。」他們認為鼓勵、給予信心、讓孩子快樂地學習比逼迫他還重要,對「虎媽」式的教法可是一點都不認同,牛牛更認為不必參考其他教學,因為她直接就是「牛媽」了!

音樂家除了面對觀眾外,經常飛往不同城市、調節時差已經不容易,麻煩的是還要與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尤其牛牛今年要趁著暑假三個月舉辦廿五場巡迴演出,無論耐力與體力都是一大考驗。參加音樂會對平常人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時刻,但卻是音樂家真實的生活。不料享受其中的牛牛說:「不辛苦是假的,你選擇那麼熱愛的職業、你想要做到頂尖,你就只能付出辛苦。但是我看到觀眾就很開心,有一種講法就是人來瘋啦,其實我的想法是我接收觀眾的能量。上舞台好像回家的感覺,觀眾的掌聲跟我是互相呼應的。」而且,到了其他國家還可以去玩,也稍稍平衡一下心情。不過,忙起來有時連音樂廳長甚麼樣子都還沒看到,就要直接進後台、上舞台。除了所有行李要到很多城市外,服裝要洗、禮物要送、飲食要均衡、休息時間要充裕……向來有爸媽打點一切,如今也漸漸要從他們身上接手承擔,而在演奏外,爸媽如何放手、牛牛如何學習獨立,都成為他們未來的功課之一。

探索想像轉化為詮釋樂曲的能力

生活自理好辦,擁抱群眾也興奮,但談到被粉絲追的感覺,牛牛還是感到有些招架不住,尤其到了日本:「粉絲其實是歐巴桑比較多,但你知道歐巴桑可怕的地方在哪裡?她們不是尖叫,而是想要伸手摸!不敢摸我臉,所以就轉成一直摸我的手。簽完名不是也要握手嗎?可是我是不太想握手的,我每次都要好心理準備——要有被捏斷的準備,因為她們都非常激動,然後就兩手一起……」做完用力的姿勢,牛牛笑了!可是真正令他感到困難的是巡迴演出時,要在同一套曲目中彈出新鮮感。於是他便會去找刺激的遊樂場「充電」,愈刺激、愈可怕的愈喜歡,雖然坐完之後頭也痛、胃也痛、腳也痠,但是他還是喜歡那種感覺。

藉著禪修、冥想、讀書、看電影,牛牛探索著這個世界,想像生、想像死、想像悲歡離合、想像愛情,並將這些轉化為他詮釋樂曲的感染力。畢竟,自從小小身軀開始,彈的是大人用的鋼琴、儲藏的也全是大人的世界。在褪去稚氣之後,就要進入屬於自我的旅程,相信長大了的牛牛,不會再是「最年輕」的牛牛,也不會是只能再接受幾年小名的牛牛,他依舊會以這個名字為傲,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