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宏章
朱宏章(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朱宏章 演戲,是一種享受

身兼演員、導演與表演老師多角的朱宏章,是台灣少數受過紮實寫實表演訓練的劇場人,專業素養的厚實,也讓他能在多重角色間迅速切換毫無窒礙。而作為「表演老師」的他,十分享受與學生的互動關係,更看重和學生的對話過程。撇開時間分配、體力負荷等問題,他更肯定地說:「保持創作,一定幫助我教創作。兩者對我來說並不衝突,為學生解惑的成就感還更高。」

文字|朱安如
攝影|林韶安
第226期 / 2011年10月號

身兼演員、導演與表演老師多角的朱宏章,是台灣少數受過紮實寫實表演訓練的劇場人,專業素養的厚實,也讓他能在多重角色間迅速切換毫無窒礙。而作為「表演老師」的他,十分享受與學生的互動關係,更看重和學生的對話過程。撇開時間分配、體力負荷等問題,他更肯定地說:「保持創作,一定幫助我教創作。兩者對我來說並不衝突,為學生解惑的成就感還更高。」

綠光劇團—世界劇場《開心鬼》

10/28~30  19:30   10/29~30  14:30

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演藝廳

11/5  19:30  臺中市立港區藝術中心演藝廳

INFO  02-23956838

人物小檔案

  • 國立藝術學院(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碩士、北京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博士。
  • 身兼演員、導演與表演老師,現專任於文化大學戲劇系。曾擔任李安電影《色‧戒》演員訓練指導。
  • 近年劇場演出:非常林奕華《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水滸傳》、《西遊記》,表演工作坊的《威尼斯雙胞案》、《如夢之夢》等。
  • 近年導演作品:大開戲團《陪你唱首歌》、愛樂劇工廠《老鼠娶親》等。

 

剛演完多重意象氤氳交錯的《迷離劫》,接著投入綠光劇團《開心鬼》的排練,要在劇中大玩黑色幽默人鬼戀——當然,迅速切換難不倒身經百戰的朱宏章。比如,整個七月他每週五天在高雄拍攝《父後七日》導演王育麟的新作《龍飛鳳舞》,飾演歌仔戲班裡可愛的歐吉桑;另外兩天馬不停蹄,回到台北排練場裡,工作導演徐堰鈴想傳達的莒哈絲感受。謙和的他說:「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暫時離開自己、進入角色,演員能演戲是幸福的。」所以,不論大小劇場、演出風格,上台前,他總是不忘提醒自己:「要享受!」

工科文青 偶然踏上表演路

珍惜享受的表演路,開始得並不順理成章:當文藝青年在念台中高工時,還不知戲劇為何物,他因為老是參加作文、演講比賽,因為想上大學、念「和人有關的東西」,便一時興起,報名參加藝術學院的入學考試。後來沒考上,他也面臨家裡反對的聲音,但術科考試過程「很有趣」的印象,卻驅使他退伍後再報考藝專。藝專一年級,他跑去參加人子劇團的甄選,通宵面試沒通過,卻在主動詢問、積極爭取後,得到團訓老師陳偉誠的首肯,獲准加入。

畢業後,他去百貨公司做企劃,看著物產行銷、藝文展覽、節慶活動來來去去,他回顧先前專注投入的身體訓練,此時更想提升自己講故事、建立角色的能力,於是報考藝術學院研究所。回到學校,他直稱自己幸運,因為第一年遇上來自北京中央戲劇學院的張仁里老師,為他帶來對寫實表演更深的體會;第二年則由汪其楣老師帶領主要課程,更拓寬了看待表演藝術的視野。

研究所畢業後,他忙著軋戲,甚至同時排練三齣戲,每天忙著趕場。朱宏章說:「那階段還蠻長的,有好幾年。累積到某個程度,只想離開、放空。我一直都有跟張仁里老師聯絡,本來想去待一陣子就好,後來想說,就好好做完吧。」依循緣分的步調,他在北京待了兩年多,除了完成博士班的各種戲劇理論課程,也對當地的戲劇教學系統,有了深入的觀察與反思。

教表演 也學著照看學生成長

朱宏章表示,中國大陸的表演教學系統,有別於台灣寫實表演的教學方式,受到美國的影響較深,主要承自莫斯科藝術劇院等前蘇聯老師的教授,再加以內化、詮釋,因此於他而言,出現了不同的體會。此外,他也對「教學」產生進一步的思考:「張仁里老師教我,可以成為一個怎麼樣的老師。創作過程中,老師不是專注於自己的作品,而是照看著學生成長,像充電一樣,誘發他們的潛質。」

「學表演,與其說在學一個專業技能,倒不如說在學一種生活態度。」作為「表演老師」的他,十分享受與學生的互動關係,更看重和學生的對話過程。撇開時間分配、體力負荷等問題,他更肯定地說:「保持創作,一定幫助我教創作。兩者對我來說並不衝突,為學生解惑的成就感還更高。」

關注台灣戲劇環境發展的他,也對學院內就「影視表演」的相關建置有所思考:「台灣的戲劇科系,好像多半要培育藝術家,並不鼓勵(或清楚地培養)學生去從事影視工作,而大陸在這部分有明確的銜接。比如他們的『匯報』演出(類似台灣的期末呈現),會有來自各地的經紀人、製作人去看,所以章子怡大三就去拍《我的父親母親》了。這樣的規劃,也可能列入戲劇、電影系所的考量範圍嗎?我鼓勵戲劇系的學生,有機會就去做,要知道自己的觸角,可以延伸到影視領域——重點是,不要因此荒廢基本功,也別以為那就是全部。」

享受 當個說故事的人

朱宏章笑言自己有點阿Q,遇到創作困難就說:「還好我在教書。」碰上難搞的學生就高喊:「還好我在創作。」不過,在這種被他戲稱為「持續恐怖平衡」的生活狀態裡,似乎正有新的方向出現——「更追求靈性的成長」。今年,他重看以前念不完的《第四道》,感覺讀到更多,也重溫優劇場訓練中的靜坐、氣功,開始覺得「那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關於靈性成長的命題,他在○九年執導《陪你唱首歌》時,也做過相關的功課。劇中談論「死亡」,他用「陪伴」加以詮釋:「如果能說的話都說完了,那就唱首歌吧,陪伴你。」這些體悟也來自他的生命經驗,包括面對自己母親生病多年的心路歷程。

○五年,由他擔任導演的《母親的嫁衣》首演,內容改編自日本劇作家橋田壽賀子的劇作《結婚》,講述一名單親媽媽與四個女兒的故事,以喜鬧劇風格,呈現女性對家庭的奉獻,討論什麼是真正的關愛。明年春天,這齣戲將改名、擴大製作規模,再於台北登場。他預告:「經過這麼多年,這次談母親、談犧牲,一定又更不一樣。」看來,長期享受於當演員、「幫人家說故事」的他,也將透過深入內在、提煉生命點滴,再進一步享受當個說故事的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