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hina的舞台設計及舞蹈動作都有著極簡風格。圖中舞者為Edward Watson與Tamara Rojo
Machina的舞台設計及舞蹈動作都有著極簡風格。圖中舞者為Edward Watson與Tamara Rojo(Johan Persson 攝 Royal Opera House 提供 )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提香經典三畫作 當代大膽「變身」

「變身—提香2012」計畫的舞作與展出

「變身—提香2012」是由英國國家藝廊提出的計畫,針對三幅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大師提香三幅與希臘神話中狩獵女神戴安娜有關的畫作,邀請當代視覺藝術家與表演藝術團隊參與發想,給予新時代的詮釋。除了有視覺術家針對畫作主題再詮釋的靜態作品外,皇家芭蕾舞團也邀請知名編舞家創作了三支芭蕾作品,並由參與計畫的視覺藝術家擔綱舞台與服裝設計,體驗創作形式的精采「變身」。

「變身—提香2012」是由英國國家藝廊提出的計畫,針對三幅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大師提香三幅與希臘神話中狩獵女神戴安娜有關的畫作,邀請當代視覺藝術家與表演藝術團隊參與發想,給予新時代的詮釋。除了有視覺術家針對畫作主題再詮釋的靜態作品外,皇家芭蕾舞團也邀請知名編舞家創作了三支芭蕾作品,並由參與計畫的視覺藝術家擔綱舞台與服裝設計,體驗創作形式的精采「變身」。

掌管狩獵的女神戴安娜,震驚地發現她身邊的女神卡利斯托(Callisto),被偽裝成戴安娜的朱庇特(Jupiter)誘惑失身,且早已珠胎暗結。

森林中,戴安娜和身邊的女神們正在沐浴,亞特提恩(Actaeon)無意間闖進,戴安娜急忙想辦法遮掩自己,當亞特提恩看到戴安娜嚴厲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已無處可逃……

戴安娜在盛怒之下,將亞特提恩化身為一頭雄鹿,她所飼養的獵犬們一擁而上,這名獵人就這樣命喪犬口。

 

由十六世紀的義大利畫家提香(Titian, Tiziano Vecellio)描繪的三幅關於戴安娜的畫作《戴安娜與卡利斯托》Diana and Callisto、《戴安娜與亞特提恩》Diana and Actaeon及《亞特提恩之死》The Death of Actaeon,分別由倫敦的國家藝廊及蘇格蘭國家藝廊所珍藏。二○一二年七月,這三幅畫在倫敦重聚,合併展出。同時,國家藝廊大膽而創新地邀請三位當代藝術家:透納獎得主奧菲利(Chris Ofili)、沃林格(Mark Wallinger),以及頗受矚目的蕭克洛斯(Conrad Shawcross),從提香畫中擷取元素創作。同時,位在不遠處的皇家歌劇院、皇家芭蕾舞團也加入合作,給予畫作新時代的詮釋。於是,「變身—提香2012」(Metamorphosis: Titian 2012)這個計畫於焉誕生,從發想、創作到最後演出,前後時間長達兩年多。

視覺藝術家挑戰舞台  與提香對話

若要當代藝術家擷取提香畫中概念重新創作,或許並非難事,以《變身》計畫而言,最具挑戰的,可能是結合共十位藝術家,包括視覺藝術、編舞家、作曲家,共同創作芭蕾作品Diana & ActaeonMachinaTrespass。在創作過程中有無數的妥協、折衝,對三位視覺藝術家而言,舞台設計及服裝設計,更將他們拉出自己的舒適區,看看能夠衝擊出什麼樣的火花。

首先呈現在觀眾眼前的,是由蕭克洛斯與韋恩.麥奎格(Wayne McGregor)、Kim Brandstrup兩位編舞家共同合作的Machina。在這支舞作中,戴安娜化身為機器人,機器手臂前端的燈光,在黑暗的舞台上迅速地來回逡巡,彷彿在尋找下一個獵物。舞台設計及舞蹈動作都有著極簡風格,隨著音樂變化,緩慢移動的機器手臂則在台上投射出倒影,宛如深夜的月光,亦是戴安娜的另一面,月亮女神。

第二支舞作Trespass延續Machina較為冷冽的風格,以鏡面大圓弧讓觀眾可以從一百八十度觀看舞者的動作與倒影。視覺設計的靈感來自於阿波羅太空計畫,太陽神與月神相互呼應,同樣簡潔的舞台,黑暗中的鏡面倒影既冷調,又有金屬材質帶來的現代感。舞作中,以手遮眼的動作多次出現,像是觀看者被阻止,又像雙眼被蒙蔽而看不清真實,呼應了畫作中朱庇特偽裝成戴安娜來誘惑卡利斯托,還有戴安娜沐浴時被偷窺的主題。

壓軸的Diana & Actaeon,舞台設計則有著截然不同的繽紛色彩。現居千里達的藝術家奧菲利,作品常有飽和度高的強烈用色。奧菲利親自繪製大型景片,讓森林景色活躍與舞台上。搭配整體的色彩設計,這支舞作中,由Marianela Nunez扮演的的戴安娜,也以一身搶眼的橘紅服裝現身,和其他兩位女主角Tamara Rojo以及Sarah Lamb的造型大異其趣。舞作十分具象地描繪戴安娜懲罰亞特提恩的過程。而編舞者克里斯多夫.惠爾頓(Christopher Wheeldon)和Alastair Marriott則藉由操偶設計,伴隨著女高音愈見高亢的歌聲,活靈活現地呈現了亞特提恩葬身利齒之下的結局。

國家藝廊精心展出  詩人也作詩朗誦

在國家藝廊的《變身—提香2012》展覽裡,展場將三幅提香畫作放在入口處,其他展間則以原畫作為圓心,呈輻射狀呈現。如此一來,觀眾便可以隨時回到畫作本身,尋找可能錯過的細節。展覽包括三位當代藝術家從提香作品出發創作的新作品、與皇家芭蕾合作的編舞、排練影片,還有演出服裝、舞台設計模型及後台人員的裝台過程。以高倍速看著舞台吊桿上上下下,掛景片、測燈光,讓觀眾也可以感受舞台從無到有的過程。

展覽中,最讓人臉紅心跳的,或許是沃林格的創作Diana。在黑暗的展場中,沃林格搭起一間浴室,百葉窗關得緊密,窗上的倒影令人有無限的遐想。繞到另外一側,原來牆上早就挖了兩個偷窺孔,悄悄看去,見到一名女子正在沐浴,僅能見到她全裸的背影。湊上前時,忽然想到「偷看別人洗澡會長針眼」的古老說法,只敢匆匆一瞥。沃林格讓戴安娜在廿一世紀的今日呼吸、沐浴,或許觀眾也藉此體會亞特提恩誤闖戴安娜浴場的心情。有趣的是,展間裡的戴安娜還有輪值班表,模特兒身材各異,環肥燕瘦,也挑戰觀眾對於女神、女體的想像。

在展覽的最後,觀眾可至一側的小劇場中,欣賞三齣舞作的精采片段,還有十多位詩人朗誦他們受邀為這個計畫創作的作品。詩作主題多元,除了比擬畫作主角,還有詩人將自己化身提香,以詩句揣想他在筆畫間描繪戴安娜,為了追求完美,而遲遲未將《亞特提恩之死》完成便去世的歷程。

古典畫作當代變身  皇家芭蕾的階段終點

“Metamorphosis”一字原意為變形記,在提香的三幅作品中,描述朱庇特化身戴安娜,以及戴安娜將亞特提恩變成雄鹿的故事。以畫入舞,賦予畫中人物新時代的詮釋與想像,甚至讓觀眾親身經歷偷窺者的處境,亦是另一種形式的「變身」。在奧運熱熱鬧鬧登場的倫敦,國家藝廊將此特展免費開放給民眾參加,同時也由英國國家廣播公司製作紀錄片,讓民眾得以窺之這個大型計畫的創作歷程。對於皇家芭蕾的忠實觀眾而言,《變身—提香2012》不僅是孟妮卡.梅森女爵(Dame Monica Mason)在藝術總監任內的最後一個製作,同時也是首席舞者Tamara Rojo在前往英格蘭國家芭蕾(England National Ballet)擔任總監前的告別之作,也正標注了皇家芭蕾史上的另一個里程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