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二) Feature 疼痛,所以存在—舞者身體論 疼痛,所以存在

舞者身體論

文字|本刊編輯部
第237期 / 2012年09月號

人們看舞者,就好像我們是小珠寶,是紙版娃娃,而我們還得有血、有足以穿越地獄的膽量。                         ――前美國芭蕾舞團舞者Susan Jaffe

 

訓練有素的舞者不僅要高貴優雅,還要有奧林匹克跨欄運動員的彈跳,要有走索者的平衡,還要有豹子般的力量和靈敏。                 ――Camilla Jessel

 

有人說:當疼痛的淚水和快樂混入你的汗水之中,你知道:你正在跳舞。

關於舞者,笛卡兒式的定義可能是:我痛,故我在。

薩德式的定義則會是:因為疼痛,所以美好。

 

疼痛、舞蹈與身體這神秘的三角習題

且看舞者們現身說法,看他們如何定義自己,定義身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