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青年指揮

莊東杰 用音樂期待等號後面的驚喜

出生於音樂世家,從合唱教育工作者的外祖父開始,到作為台灣知名演奏家的父母親與舅舅,看著他們背影長大的莊東杰從小耳濡目染,浸淫在充滿音樂氣息的環境中,走上音樂這一條路似乎是比許多人更理所當然;然而對於他來說,這一路走過來,除了這份理所當然之外,更多的是他體驗人生的過程與態度。

文字|蔡育昇
攝影|許斌
第242期 / 2013年02月號

出生於音樂世家,從合唱教育工作者的外祖父開始,到作為台灣知名演奏家的父母親與舅舅,看著他們背影長大的莊東杰從小耳濡目染,浸淫在充滿音樂氣息的環境中,走上音樂這一條路似乎是比許多人更理所當然;然而對於他來說,這一路走過來,除了這份理所當然之外,更多的是他體驗人生的過程與態度。

台大交響樂團冬季公演

2/27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926351322

人物小檔案

  • 自幼以法國號及鋼琴演奏獲獎,指揮之路始於2006年。
  • 擔任2011年太魯閣音樂節總指揮。
  • 2012年以布拉姆斯《第二號交響曲》於布加勒斯特國際指揮大賽中獲頒銅牌。
  • 甫受邀擔任台灣大學交響樂團駐團首席指揮。

 

法國號+統計學=指揮?

戴著一副厚重的眼鏡,近視相當深的莊東杰自小就是一位「電視兒童」,兒時父母親因為忙於教學沒有時間管他,遊戲與電視就成為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然而,家裡無時無刻傳來的音樂聲響,在潛移默化中還是帶給他深遠的影響:「每當我站上台的時候,或者是我在國外時,我覺得這樣的成長背景,對音樂敏感度的影響,我相信是很大的。」

九歲時就由身為法國號演奏家的父親啟蒙開始學習,對他來說,選擇法國號沒有特別的原因,可能是從零歲開始就聽著法國號音樂成長,自然而然與之結緣,在獲得許多人的鼓勵與肯定下,也能從中獲得吹奏的樂趣。求學期間,曾多次以鋼琴、法國號比賽獲獎,應該可以理所當然走上鋼琴或法國號演奏的道路,但為何會從統計學轉了一個彎,走上指揮學習這一條路?莊東杰認為,關鍵在於他自己很晚熟,對於未來的人生沒有任何的主見。

也許是了解音樂之路的坎坷吧,從小父母親就一直希望他能走上非音樂的道路。即使當時就讀師大附中音樂班,高一時的莊東杰卻在父母親的期待下選擇出國。放棄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入學資格,轉而前往美國的普通高中就讀,其後在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攻讀與數學高度相關的統計學。大學的前三年,音樂對莊東杰來說似乎像是絕緣體。直到大四下學期,在面臨畢業後的人生抉擇時,重新體認到音樂對自己的價值與重要性,他清楚地指出:「每當我離舞台愈遠,就愈懷念以前在舞台上的片刻,那是一種與觀眾相互分享的幸福感。」

但現實總伴隨夢想而來,在與音樂隔絕這麼久之後,曾經熟悉的鋼琴與法國號卻早已荒廢多時。最後莊東杰透過一通越洋電話向父母傾訴他的意向時,他們卻天外飛來的一筆:「你有沒有想過指揮這條路?」這個建議改變了他的世界,讓他幾乎是瞬間就決定走上這條路。對他來說指揮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職業,也是最難的職業之一,而單純地覺得「這是地表上最帥的職業之一」的想法,卻為莊東杰開啟了另外一扇窗。

音樂+人性=熱情!

「我認為,無論選擇誰當成偶像,或者選擇哪一個國家出國進修,或者選擇哪一個老師,或者是在人生有作任何、就算是非關音樂的抉擇也好,任何的東西,每選擇其中一種可能性,就沒有實行另外千百種也許更好的可能性。」在音樂上的這些可能性,於去年十月接任台大交響樂團常任指揮後獲得了實踐的機會。莊東杰相當興奮地分享在接任這個一流學府學生樂團的指揮後,所規劃的第一個活動竟是在十二月廿一日「世界末日」那天,他帶領樂團成員至台北火車站廣場進行快閃,演奏〈聖誕鈴聲〉。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讓大家了解古典音樂所分享的情緒,與我們每天所遭遇的情境息息相關,除了讓樂團更加活躍,並能更貼近我們的社會,也是樂團對社會的重要責任。

「世界末日」當天他扮起扮演聖誕老人,與熙來攘往的民眾分享糖果。就在莊東杰把糖果傳遞給一位小女孩時,她開心地唱起了〈聖誕鈴聲〉,這個巧合讓他靈機一動,請她和媽媽留在現場,因為幾分鐘之後將會有奇蹟出現。隨後樂團傳來這首早已預備演出的樂曲時,莊東杰從她害羞的眼中看到了滿心的喜悅與驚喜。正是這種對「人」的感動,讓他充滿了熱情,也感受到身為音樂人對於社會潛在的改變能量。

關於「人」的感覺,或許對莊東杰來說是生命的組成元素;他喜歡人、樂於與人接觸,可能與他的成長經驗有關。他回憶起小時候的家裡,隨時都有前來向父母親學習法國號與大提琴的學生,客廳永遠都有等待的學生家長,在其間玩耍的他對此完全不會怕生或感到害羞,甚至還能單獨與這些家長一起出去玩。此外,普度大學的學習過程、參與貝桑頌指揮大賽與布加勒斯特指揮大賽的經驗,對於莊東杰而言,最大的收穫也在於「人」。這些人讓他看到音樂以外的世界、體驗不一樣的人生,也讓他學會從一個非音樂家的角度來看人生,並能將音樂帶給所有人聆賞,「身為一個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擁有感官,能夠從大自然與人感受到東西,這些東西經過自己內化後,才能夠從音樂藝術中散發出去。」他期待能透過音樂告訴許多人自己對於人生的態度、對於生活的觀感、對於樂曲的想法。

?+?=

目前正在寇蒂斯音樂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學習指揮的莊東杰,師事德國傳奇宗師繆勒(Otto-Werner Mueller),繆勒關注樂曲每個細節的琢磨切磋,強調音樂詮釋的創新,他告訴莊東杰:「你必須認為你所學過的東西全部都是錯的。」他希望莊東杰能夠去除偶像化,尋找更多的可能性、突破每個理所當然的制式想法,創造千百種可能更棒、也許才是對的,或者是可以感動更多人、自己更喜歡的方式。莊東杰正試圖從這些可能性尋求其他的算式,什麼是「被加數」?什麼是「加數」?等號的後面又將出現什麼驚奇,這些問題,正等著他,一一為自己求得解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