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邵澤輝的《1988—我要跟這個世界談談》改編自韓寒同名小說。
導演邵澤輝的《1988—我要跟這個世界談談》改編自韓寒同名小說。(圖片提供 廣藝基金會)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標舉「文學劇場」 六種風景繽紛

「文青 較春」廣藝兩岸小劇場藝術節

繼去年首度舉辦的「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邀來對岸三團演出、也送台灣三團過去後,廣藝基金會今年再接再厲,擴大規模邀來對岸六檔製作,以文學劇場為主軸,改編題材涵蓋韓寒《1988》、老舍《我這一輩子》、魯迅《狂人日記》、蒲松齡《聊齋誌異》、伍迪.艾倫《中央公園西路》等。

繼去年首度舉辦的「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邀來對岸三團演出、也送台灣三團過去後,廣藝基金會今年再接再厲,擴大規模邀來對岸六檔製作,以文學劇場為主軸,改編題材涵蓋韓寒《1988》、老舍《我這一輩子》、魯迅《狂人日記》、蒲松齡《聊齋誌異》、伍迪.艾倫《中央公園西路》等。

文青 較春─廣藝兩岸小劇場藝術節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5/3  19:30   5/4  14:30

《水生》

5/4  19:30   5/5  14:30

《我這一輩子》

5/10  19:30   5/11  14:30

《狂人日記》

5/11  19:30   5/12  14:30

《非常懸疑》

5/17  19:30   5/18  14:30

《中央公園西路》

5/18  19:30   5/19  14:30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館 烏梅酒廠

INFO  03-3272345轉11260

長期以來,兩岸劇場各自精采,但欠缺接軌機制。去年五月,由廣藝基金會主辦的「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首度在台登場,引介三齣北京青年導演的作品;九月,台灣表演團隊派出三團代表,參加「北京青戲節」演出。打破以往單向輸出模式,透過廣藝基金會的平台,兩岸劇場交流邁出大步。

今年的「兩岸小劇場藝術節」以文學劇場為主軸,集結了台京滬三地三十世代的精銳編導,改編題材涵蓋韓寒《1988》、老舍《我這一輩子》、魯迅《狂人日記》、蒲松齡《聊齋誌異》、伍迪.艾倫《中央公園西路》等,堪稱繼二○○○年皇冠小劇場主辦的「台灣文學劇場」後,最具企圖心的跨界對話。

《1988》如公路電影  《水生》結合中國儺戲與西方形體

《1988—我要跟這個世界談談》由北京最具政治分量的導演邵澤輝執導,改編自中國爭議文學偶像韓寒同名小說。全劇用一部旅行車為載體,描述了作者在公路上的見聞及其所引發的感觸,並穿插過往回憶和撲朔迷離的人物關係。

邵澤輝認為,這場旅途趨近精神層面,如果說逾越了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線,出發點也僅僅是希望在另一側找到信仰。為了忠於原著的書寫策略,邵澤輝在導演手法上,採用「平淡、簡潔、從容、安靜」的敘述風格,透過影像語言,立體展現小說中複雜的思緒。

北京劇場向來以話劇當道,趙淼另闢蹊徑,長年摸索法國賈克.樂寇的形體劇場,致力於追求「哀傷的幽默」和「精采的想像」。以蒲松齡聊齋故事為題的《水生》,用中國流傳千年的「儺戲」為表演形式,布衣、面具、扇子、燈籠、繩索等簡約物件,組成一台戲,展現象徵主義式的詩意美學。

趙淼說,他在中國古典文學的浩瀚海洋裡,找到《聊齋志異》的水鬼故事;又把眼光放回到傳統戲曲——以儺戲為身體的敘事框架,在中國古老文化與西方形體劇場的充分融合下,創作出了《水生》。

老舍短篇演獨角戲  魯迅小說挑戰演員

《我這一輩子》是半途出家,能編擅演的演員方旭的獨角戲,故事取材老舍純正京味短篇小說。內容講述一個舊時代刑警坎坷而艱難的一生遭遇,表現出陳腐動蕩的社會背景下,低層小人物無力把握改變自己命運的悲哀。劇中主角聰明能幹,通曉人情世故,卻屢遭生活重創,貧困落魄到「無家可歸,沒吃沒喝,餓著等死」,在悲憤中對命運發出質問。

這齣戲從一個人物身上折射出原著的歷史背景,老北京民俗風貌。方旭表示,通過人物在不同角色間的轉換,以及間離敘述等多種方式,將單人表演發揮得淋漓盡致。

作品最具前衛反叛氣息的導演李建軍,多次挑戰魯迅,此次藉《狂人日記》與魯迅對話。《狂人日記》是魯迅創作的第一篇白話小說,也是現代中國新文學的第一篇傑作。

李建軍說,魯迅筆下的世界切中了生活在今日的我們的生存體驗,簡單概括,《狂人日記》體現了魯迅所說的中國時代特徵「信不由己,心奪於人」,天崩地裂下的生存體驗。

在視覺意象上,布滿了磚頭和石塊的舞台,挑戰演員的表演能力,帶給觀眾強烈的衝擊感。舞台設計所營造的危險感受,具象化了魯迅作品的內涵。

伍迪.艾倫戲謔再現  《非常懸疑》嘲諷劇場現狀

《中央公園西路》是電影導演伍迪.艾倫少數的舞台劇作之一,由風格多變,作品兼具藝術內涵和商業潛力的導演王翀搬演。該作承襲伍迪.艾倫的戲謔風格,對中產階級提出尖刻的批評和嘲弄,對愛情、婚姻、生活有深刻思索。

王翀指出,伍迪.艾倫的作品多半帶有自傳色彩,曖昧、諷刺情節似乎都搭上了他的生活軌跡,這種自傳式的表述其實是一種對自我、對社會的反省。《中央公園西路》處理了三女兩男間荒謬離奇的角色關係,王翀用極端誇張的諷刺手法呈現笑料,反過來看,悲愴氣息更重。

橫跨京滬兩地、編導演全才的鬼才王子川的《非常懸疑》,以後設角度,重新思考文字與劇場的互文意義。一齣即將上演的推理劇,卻因太過俗套而遭演員集體罷演,走投無路的導演,只能臨時找個劇場售票員跟自己搭檔。二人在笑料百出的舞台事故中,將原本要演的推理劇,推向了似乎不可控制的局面,也將貌似荒誕搞笑的一齣戲,推向具有哲學思辨的意義高度。全劇結構高潮迭起,演出效果看似鬧劇,卻充滿王子川對當前中國戲劇現狀的觀察和嘲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遍地開花的北京小劇場

北京作為中國的政治與文化之都,除行之有年的大學生戲劇節、國際青年戲劇節等等外,愈來愈多劇場落成,也愈來愈多民間演出公司成立。迄今光是北京城內便有將近兩百個大大小小的劇場,在諸多戲劇節平台的搭建與民間資本的投入下,不僅鼓勵更多優秀的戲劇原創出現,也激發了青年導演及演員的創作積極性,為戲劇藝術的發展和未來努力積攢力量。其餘如上海與成都、杭州等二線城市,皆紛紛興起小劇場風。

相較於台灣小劇場強調的前衛和實驗,大陸小劇場的「小」主要意義在場地上——約五百人座位上下的小型劇場,小規模演出。每年,北京市規模在觀眾兩百至三百人左右的小劇場(人藝小劇場與實驗劇場、蜂巢劇場、東方先鋒小劇場、九個劇場之TNT劇場等),總計演出場次高達兩千多場,其中來自於民間劇團的創作便占了七至八成,充分顯示當今北京戲劇市場與文化的高度自主性發展,而出自如此發展蓬勃也競爭激烈市場的頂尖作品與創作者,作品形式多元、題材也具當代性。(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