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發生後舉辦的「藝術(不)自由:對刪禁機制說不」論壇,討論香港創作人在文化、政治、票房、交流壓力下所面對的重重制約。
事件發生後舉辦的「藝術(不)自由:對刪禁機制說不」論壇,討論香港創作人在文化、政治、票房、交流壓力下所面對的重重制約。(陳國慧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紅樓夢—夢紅樓》刪減文革情節 「港芭」疑涉自我審查

在上個月下旬「香港舞蹈節」開幕演出的香港芭蕾舞團《紅樓夢—夢紅樓》,因第二場演出的內容與首演不同,牽涉文革情節的片段經大幅度刪減,引發「港芭」是否有內部施壓的懷疑。雖然舞團否認,但原創編舞家王新鵬卻表達反彈,似乎另有弦外之音。

文字|陳國慧
攝影|陳國慧
第252期 / 2013年12月號

在上個月下旬「香港舞蹈節」開幕演出的香港芭蕾舞團《紅樓夢—夢紅樓》,因第二場演出的內容與首演不同,牽涉文革情節的片段經大幅度刪減,引發「港芭」是否有內部施壓的懷疑。雖然舞團否認,但原創編舞家王新鵬卻表達反彈,似乎另有弦外之音。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主辦的「香港舞蹈節」於十月廿五日揭幕,開幕節目是「香港芭蕾舞團」聯同德國「多蒙特芭蕾舞團」(Ballett Dortmund)製作的《紅樓夢—夢紅樓》,作品為「多芭」藝術總監王新鵬編舞作品,並曾在德國上演。

內容前半部主要擷取《紅》中賈寶玉、林黛玉和薛寶釵三人關係,後半部所謂〈夢紅樓〉是王新鵬有感時代變化巨大,經過中國當代歷史翻天覆地變化後,寶玉的情感仍然純粹堅定,頓入空門看透世情的他展示對愛情的昇華。舞劇中後半段有約十多分鐘的中國近代史片段,主要的歷史人物都有出現,同時亦安排了不少片段講述文革十年浩劫,配合台上穿上紅衛兵服裝的舞者呈現當時的氛圍。

刪節處理怪異啟人疑竇

然而在第二場演出後,有報章收到讀者提供訊息,表示該場演出內牽涉文革情節的片段經大幅度刪減,與首演的安排有所不同,而報章記者也發現,這次來港演出中有關文革情節的編排,與在德國演出的也有分別(演出選段有上傳到網路),因而惹起「港芭」創作人員是否有自我審查之嫌。

香港近年亦有不少戲劇作品講述文革,甚至是六四議題,也能順利上演,因此這次「刪減」的安排引來不少猜測,懷疑「港芭」是否受壓。事實上,首演當晚由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作主禮嘉賓,亦有不少中聯辦高官出席,報導指懷疑舞團的高層收到有人覺得劇情「政治不正確」的訊息,因而倉卒決定刪減情節。有舞評人在看過刪節版本後而疑似自我審查報導未出現前,曾表示該段舞蹈處理相當奇怪,安排欠前文後理,看來舞團的真的是在短時間內再編排作品,影響了作品的整體性。

事件發生後舞團召開記者會,董事會主席何超鳳否認上述事件,表示作品刪改是常見的事,而且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只是祝賀演出並無施壓。至於作品的刪減,是與字幕的技術失誤有關,因觀眾對片段內容不了解,因此要加入說明,但因未及安排所以把整個片段抽起,並已得到編舞王新鵬的同意。然而在記者會翌日,報章即報導王新鵬反彈的回應表示對安排並無所知,亦表示有很多事「不方便說」,明顯是有弦外之音。

作品創作自由期待更多關注

即使舞團在第二週的演出中「爭取讓文字、錄像及舞蹈全數展示,讓作品以完全版本示人」,但仍有不少回響,如「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發表了聲明表示關注,同時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亦舉辦了「藝術(不)自由:對刪禁機制說不」論壇,討論香港創作人在文化、政治、票房、交流壓力下所面對的重重制約。事件同時也反映香港大型團隊的董事局與藝術總監之間的平衡問題,亦見藝術總監在這些事件上應該擔任的角色。事件誠然有回響,但涉及政治因素,加上藝術圈子小,很少團隊表示意見,不了了之是常態。期望後續能有更多積極的討論和文章回應,令創作人認真審視問題的重要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