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隻狗的生活意見》千場紀念演出海報。(孟京輝戲劇工作室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孟京輝作品再破千場 從藝術到市場可以成功?!

中國知名導演孟京輝的作品《兩隻狗的生活意見》十一月初舉行千場紀念演出,頗受矚目,這已是孟京輝繼《戀愛的犀牛》後第二個演出破千場的作品,為何可以演破千場?議題切中觀眾體驗、手法一針見血,都是原因,而更重要的是觀眾基本盤,沒有觀眾,戲再好也不會有多大的持續力。

中國知名導演孟京輝的作品《兩隻狗的生活意見》十一月初舉行千場紀念演出,頗受矚目,這已是孟京輝繼《戀愛的犀牛》後第二個演出破千場的作品,為何可以演破千場?議題切中觀眾體驗、手法一針見血,都是原因,而更重要的是觀眾基本盤,沒有觀眾,戲再好也不會有多大的持續力。

十一月五至十日,導演孟京輝的爆笑喜劇《兩隻狗的生活意見》在北京、上海及廣州同時舉行千場紀念演出,同時,劇組還以在北京舉行專場音樂會、在上海做義賣、在廣州做行為藝術的方式來慶祝此劇突破一千場演出,在形象宣傳上做足了工作。

抒發底層「意見」大獲共鳴

《兩隻狗的生活意見》於○六年首演,七年之間平均一年演出超過一百四十場。此劇從三百人的小劇場到一千人的大劇場都可演出,因此保守估計,至少有五十萬人看過這部戲,影響廣大。就劇場形式而言,《兩隻狗》是極為簡單的,兩位演員以社會底層人(借狗之喻)的口吻抒發出他們對時事和都市人們當下生活狀態的「意見」,這些意見當然是不滿與嘲諷,甚至憤怒,但這些不滿、嘲諷與憤怒卻出之以辛辣的調侃和搞笑的姿態,盡其所能地逗觀眾笑,同時又在笑聲中讓人親切地體會到人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導演在這樣簡單的形式中融合了相聲和即興表演,再加上與現場觀眾的緊密互動,保證了走進劇場的觀眾非笑著出來不可。

對於《兩隻狗》演出突破千場,孟京輝說其意義並不在數字,而在於此戲被人們所需要,同時也經受得住時代的考驗。在中國近卅年的現代小劇場發展史裡,孟京輝算是第二代導演,但他不羈的個性及對小劇場狂癡的想像,卻帶起了北京乃至全中國對小劇場戲劇的狂熱,且得到官方及一般庶民的喜愛,官方喜歡他是因為他能夠為城市的文化形象加分,如○八年由他主導舉辦了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至目前已成亞洲規模最大的戲劇節;二○一一年夏天他組織了聲勢浩大的青年劇團高調地赴法國參加亞維儂戲劇節,成為中國當代戲劇在亞維儂亮相的開端,也從此敲開了北京當代劇場與國際接軌的暢通管道。

這些「政績」輔佐了孟京輝在中國戲劇界的地位,名氣也使得他的戲票房長紅,在大範圍內成了無人不知的名人。雖然最近幾年孟京輝的戲大都被歸類為商業製作,藝術性被戲劇專業人士所詬病,但他於二○一三年十月十日首演的最新小劇場作品獨角戲《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又讓人眼前一亮,孟京輝似乎又回來了。

突破千場的意義為何?

突破千場,《兩隻狗》只是第二名,第一名同樣是孟京輝的戲,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戀愛的犀牛》,《犀牛》於一九九九年首演,到二○一二年突破千場,花了十三年時間。但數字會說話,孟京輝在○九年自己經營了北京蜂巢劇場之後,《戀愛的犀牛》的一百零一場開始演出,到二○一二年不到四年的時間演了九百場!這個紀錄是更驚人的。相比於時間和數字,為何能夠演出千場才是最有意義的。《犀牛》與《兩隻狗》這兩部作品的主題恰恰抓住了現代人存活在當前的世界中最最切身相關的兩個議題:愛情與生活,同時,用的手法一針見血,直指胸中塊壘,對觀眾而言,不論是打到痛處或是搔到癢處,總之就是一個「爽!」

對很多專業人士來說,演出場次確實不是一部戲劇最重要的價值,但對觀察劇場生態的人而言,千場是一種誘惑,令人興奮,因為這表示嚴肅的表演藝術是有市場可能性的。當然,這種可能性需有各種客觀的條件配合,例如:觀眾的基本盤、戲與觀眾的自然共鳴、表達的方式及藝術的形式等等,其中,觀眾的基本盤是最重要的,沒有觀眾,戲再好也不會有多大的持續力。對表演藝術而言,中國確實是一個極有可能性的市場,但如何開發、經營與站穩,是一個極有魅力與挑戰性的課題。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