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
《暴風雨》(Hugo Glendinning 攝 Forced Entertainment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全球舞台超級戰區!倫敦劇場全攻略 /焦點導演

提姆.艾契爾 注重當下與觀眾一起「作戲」

由提姆.艾契爾與其他五位藝術家一同創立的「強迫娛樂」劇團,是英國最「老牌」的前衛劇團,演出形式多元、難以定義歸類。不從既有文本出發,以「共同分享和擁有」創作素材為原則,「強迫娛樂」有時從一個概念、一個問題、一條規則或一次與觀眾的互動經驗來展開排練。艾契爾認為在形式與內容外,表演者內在和外在的互動及與觀眾的當下「相遇」,才是他感興趣的劇場藝術。

由提姆.艾契爾與其他五位藝術家一同創立的「強迫娛樂」劇團,是英國最「老牌」的前衛劇團,演出形式多元、難以定義歸類。不從既有文本出發,以「共同分享和擁有」創作素材為原則,「強迫娛樂」有時從一個概念、一個問題、一條規則或一次與觀眾的互動經驗來展開排練。艾契爾認為在形式與內容外,表演者內在和外在的互動及與觀眾的當下「相遇」,才是他感興趣的劇場藝術。

英國現代劇場承襲著莎士比亞以來的劇作家傳統,文本向來是演出中最重要的元素,而前衛劇場作為相對這股主流傳統的反動,其創作風景更加迥異且百花齊放;跨領域、跨形式、反表演、美學的混種、科技媒體的運用及對於文本的捨棄等,都是難以歸類的英國實驗劇場個性。事實上,在英國劇場界以倫敦西區(West End)為首的主流氣質之外,還擁有一大票蓬勃旺盛的創作者們著迷於創新的實驗。

由提姆.艾契爾(Tim Etchells)領軍的「強迫娛樂」劇團(Forced Entertainment)被英國《衛報》譽為「英國最優秀的前衛劇場團體」;自一九八四年成立以來,艾契爾和「強迫娛樂」幾乎每年固定發表新作未曾停歇。他們的作品形式包羅萬象,橫跨劇場、即場藝術(Live Art)、長時演出(Durational Performance)、裝置藝術、錄像及數位媒體;演出內容則時常涉及身分、政治、性別、媒體文化與當代都市生活等等。不只是單純地實驗創作形式,「強迫娛樂」不斷地嘗試、挑戰、驚喜、找尋劇場與觀眾之間的對話可能性。

「由六個藝術家所組成」的團體

八○年代,英國在柴契爾的掌政下逐漸脫離二戰以來的經濟低迷,然而,「柴契爾主義」也嚴重衝擊英國傳統產業的生存。而艾契爾與「強迫娛樂」所駐紮的雪菲爾(Sheffield)地區便是當時因不滿當局所發生的「礦工大罷工」事件(Miner’s Strike)的主舞台。在這樣的氣氛下,藝術圈瀰漫了一股不安份的情緒;政治和社會的情勢影響了北英格蘭創作者明顯的左傾思維之外,也刺激了當時如「強迫娛樂」等前衛劇團的興起,並且對於傳統劇場界提出詰問。

以此為背景,艾契爾在就讀艾克賽特大學期間和其他五個同學一起組成「強迫娛樂」劇團,並且擔任其藝術總監和導演;如今經過快卅個年頭,六個人依然如往昔緊密地一起生活和創作。有趣的是,這個英國最重要的前衛劇團稱呼自己為「由六個藝術家所組成」的團體;如此迴避、拒絕傳統劇場裡的身分和職位標籤,清楚反映了在艾契爾的帶領下,「強迫娛樂」的創作方式與傳統劇場大相徑庭的特色。

不從既有的文本出發,以「共同分享和擁有」創作素材為原則,「強迫娛樂」有時從一個概念、一個問題、一條規則或一次與觀眾的互動經驗來展開排練。過程中,藉由即興和討論,艾契爾關注的是這六個人彼此與「時間」、「空間」的關係。他認為在形式與內容之外,表演者內在和外在的互動及與觀眾的當下「相遇」,才是他感興趣的劇場藝術。「強迫娛樂」這種「無階級」(non-hierarchy)、摒棄傳統文本、以表演者本身作為主要素材的創作方式,也被視為英國「集體創作劇場」(Devised Theatre)的重要特色之一。

注重當下真實與觀者交流的時刻

然而,就演出作品來看,他們絕對是個難以被歸類的「表演團體」。「強迫娛樂」的演出時常顛覆傳統劇場的框架;他們拋棄敘事線甚至「角色」的概念,表演者不帶任何虛構的身分進行「扮演」(Acting),而是更加注重當下真實與觀者交流的時刻。

在《第一夜》裡,百無聊賴的表演者們(他們拒絕「演員」這個稱呼)站在舞台上,指著台下第一排的其中一名觀眾說:「你將會死於腎臟癌」,接著,又對著另一名觀眾說:「你將會死於車禍」。隨著愈來愈多的死亡被表演者們「預言」,傳統劇場裡觀眾的舒適圈(Comfort Zone)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真實的情緒——好奇、興奮、大笑,或是憤怒離席。艾契爾和他的夥伴們從來都不滿足於「說故事」給觀眾聽,「強迫娛樂」更感興趣的是觀眾的「在場」(Presence)如何更直接地影響和改變正在進行中的演出。

Quizoola!中,艾契爾甚至邀請觀眾與他們共同完成為時廿四小時的演出;場上的表演者準備了兩千多個問題,隨機地詢問彼此與觀眾。艾契爾以無從預料的問與答構成演出裡唯一的「戲劇動作」,並且透過馬拉松式的重複和觀眾的真實參與,意在藉著這荒謬的「遊戲」探討人類對於知識和真相的追求。又或者是,啟發自中國文化大革命時的人民批鬥現象的《說苦》中,表演者藉著不停地「自白」來揭露人們不願面對的現實及錯誤。藉由抹除「角色」和「表演者」的界線,更直接地碰觸劇場藝術的虛實辯證,始終是艾契爾和「強迫娛樂」的創作標記。

「對劇場發起戰爭,破壞它,然後試著再次恢復它」

比起劇場,「強迫娛樂」的作品也許更接近「即場藝術」(Live Art)。從偶發藝術(Happenings) 及行為藝術演變而來,「即場藝術」在八○年代逐漸成形並且持續發展至今。「時間」的概念是「即場藝術」的核心之一;「強迫娛樂」的演出經常顛覆觀者對於時間的感受,藉此更要求觀者的當下專注與體驗。艾契爾曾接受《衛報》訪問表示:「我們不恨劇場,我們很享受劇場的活力、故事還有當下性;但同時我們也對此感到挫折與迷惑。所以我們對劇場發起戰爭,破壞它,然後試著再次恢復它。」

除了導演,艾契爾本人也是非常傑出的藝術家。不只表演,他還涉獵攝影、文字、裝置及錄像等創作領域;他今年也受邀成為「泰德美術館」(Tate Modern)的駐館藝術家之一。猶如艾契爾本人的創作觸角多元且不停改變,「強迫娛樂」作為英國前衛劇場的指標性劇團,從未停止對於劇場語彙的反思和探索。以艾契爾為首的實驗劇場創作者也揭示了英國前衛表演的特色:難以定義與歸類,並且,也不需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北英格蘭出身,就讀艾克賽特大學期間和五個同學一起組成「強迫娛樂」劇團,離開校園後回到雪菲爾地區經營劇團。
  • 「強迫娛樂」30年來創作不曾停歇,演出巡迴遍及全英以及歐陸地區,英國《衛報》譽為「英國最優秀的前衛劇場團體」。
  • 作品難以歸類,經常被視為「集體創作劇場」的代表之一,也與「即場藝術」關係密切。
  • 除了劇場導演以外,也是優秀的獨立藝術家。創作領域橫跨表演、攝影、文字、裝置、錄像及策展。
  • 重要作品:《明日派對》Tomorrow’s Parties、《暴風雨》The Coming StormQuizoola!、《說苦》Speak Bitterness、《第一夜》First Night、《空虛物語》Void Story、《大開眼界》Spectacular等。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