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得水》首演的宣傳單。
《驢得水》首演的宣傳單。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荒誕喜劇《驢得水》 靠口碑打出長紅票房

《驢得水》是北京近兩年頗受矚目、票房滿座的小劇場戲劇,除了荒誕喜劇的趣味與背後探討主題的深度,透過網路社群的傳播,口碑醞釀出的效應非常可觀,對宣傳資源少的小劇場戲劇來說,《驢得水》算是這兩年北京一個以口碑建立票房基礎的最佳範例。

《驢得水》是北京近兩年頗受矚目、票房滿座的小劇場戲劇,除了荒誕喜劇的趣味與背後探討主題的深度,透過網路社群的傳播,口碑醞釀出的效應非常可觀,對宣傳資源少的小劇場戲劇來說,《驢得水》算是這兩年北京一個以口碑建立票房基礎的最佳範例。

驢得水是一位英文老師,也是一位鐵匠,但事實上,他是一頭驢。

英文老師、鐵匠與驢的關係很簡單。

從前從前在很遠很遠的缺水山村裡有一個小學,因為那個地方太窮苦了,校長和老師們要想盡辦法給家長好處才能讓小孩到學校上課。一天,校長和老師們開會,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必須增加學校的收入才能把學校辦下去,於是決定多報一個老師的名額到教育局裡,多一份薪水,可以多讓一些小孩到學校上課。驢得水是每天為老師們到遠地挑水回來的驢,是大家的親密夥伴,於是校長就以牠的名字報了一位英文老師的員額。事情很順利,驢得水的薪水發下來了,大家欣喜若狂。但是,伴隨著一封教育局來的電報,隔天就要派督學來視察驢得水的教學情況!於是,為了保住辦學的理想,他們臨時抓了鐵匠充數,一齣瘋狂的荒誕劇就此展開……

戲有意思  走紅更有意思

荒誕劇可能更多的是在劇情上的沒有邏輯或反邏輯,以此來刺激觀眾的思考,但導演周申在《驢得水》中所謂的荒誕,倒是把一般人理解的現實中的邏輯與舞台戲劇作了巧妙的平衡,既不平淡也不把誇張做到極端,且出之以笑鬧戲謔的形式,達到舞台效果與娛樂效果,同時也保住了創作者所想表達的探討「知識分子的命運、探討人性、探討每個人的底線在哪裡」這樣沉重的主題,如此在舞台上凝煉成一齣讓觀眾心有戚戚焉且有趣的戲劇。

戲本身有意思,但它的走紅更有意思。在北京,小劇場的票房重要的不是演出前的行銷宣傳,而是演出後的口碑相傳。《驢得水》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二○一二年六月,《驢得水》首輪演出,觀眾稀稀落落,但看過的人都覺得這個題材有趣,在笑鬧之餘也極能發人深省,是部好戲。經過導演編劇的修整後,第二輪十場開演了,場場爆滿。之後,好評不斷,票房長紅,到了二○一三年的三月演出第六輪的時候,仍然一票難求,被稱為「史上最神驢」之「得水」效應。《驢得水》被公認為是北京這兩年來最好的一部戲。

同年三月十二日,北京市劇協還很難得地為此劇開了一場專題研討會,對此劇內容、形式及其市場效應作了多方面的討論。二○一三年四月,上海戲劇谷主辦的第四屆「壹戲劇大賞」把新增加的獎項「2013年度小劇場戲劇」頒給了《驢得水》。自首演至今不到廿個月,《驢得水》經過幾度修整,共演出十二輪近八十場,這個數字在小劇場的劇目裡雖不是最「牛」的,但其口碑效應卻是不可小看的。

網路口碑傳播  更有效益

據統計,二○一三年北京市售票演出的話劇共有四千三百零一場,平均一天大約有十二場話劇的演出,就算我們把大劇場話劇和紓壓劇的演出去掉,每天至少也有三或四個小劇場話劇的演出,在如此緊實的演出密度中,要做到出類拔萃確實很不容易。

礙於成本,小劇場話劇的演出不可能有太大的宣傳行銷預算,北京是兩千三百萬人口的超大都市,傳統的宣傳方式(如貼海報、發宣傳單,登報紙雜誌廣告或甚至做地鐵公車廣告等)不是太貴就是效果不佳,免費的網路資源就成了主要的宣傳管道,只要找到對的目標對象,微信和微博對於訊息的傳播和口碑的發散都特別快速有效。畢竟小劇場的基本觀眾以文青或類文青居多,戲的主題與戲的品質對他們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因此,看了戲心有所感,立即在微信、微博上抒發分享,戲的命運可能就此決定。北京小劇場話劇因此有了這麼一個類似自然生態一樣的宣傳行銷方式,靠著口碑,一傳十,十傳百。當然,口碑不好,戲自然也就因此演不下去了。

《驢得水》算是這兩年北京小劇場話劇中一個以口碑建立票房基礎的最佳範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