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瓦茲去年歡慶20周年,圖為活動海報。
莎夏.瓦茲去年歡慶20周年,圖為活動海報。(陳思宏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莎夏.瓦茲舞團喊停 震驚德國表演藝術界

二○一三年歡慶舞團廿周年的德國知名編舞家莎夏.瓦茲,在一整年慶祝活動的尾聲,丟出驚人的震撼彈,解雇所有舞者,此後只接委託創作,不以舞團型態創作。創作成就斐然、跨界規格驚人的莎夏.瓦茲表示,因柏林文化單位無法承諾給予長遠經費挹注,因此難以好好完成作品,既然經費不足以建構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團。

文字|陳思宏
攝影|陳思宏
第253期 / 2014年01月號

二○一三年歡慶舞團廿周年的德國知名編舞家莎夏.瓦茲,在一整年慶祝活動的尾聲,丟出驚人的震撼彈,解雇所有舞者,此後只接委託創作,不以舞團型態創作。創作成就斐然、跨界規格驚人的莎夏.瓦茲表示,因柏林文化單位無法承諾給予長遠經費挹注,因此難以好好完成作品,既然經費不足以建構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團。

廿年前,來自卡爾斯魯厄(Karlsruhe)的年輕舞者莎夏.瓦茲,在柏林創立了「莎夏瓦茲&客人」舞團(Sasha Waltz & Guests)。這位默默無名的舞者,熱愛在不同空間編舞、與不同國家的舞者合作、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合作,不斷持續編出驚人的舞蹈作品,世界邀約慢慢來敲門。廿年後,莎夏.瓦茲已經是德國現代舞蹈界最重要的名字之一,也在世界舞壇占有重要位置。歡慶舞團創立廿周年,莎夏.瓦茲在柏林推出新作、重演舊作,讓舞迷們在舞作裡尋找編舞家廿年來的成長軌跡。

去年十二月十三日,她在「柏林藝術節之屋」(Haus der Berliner Festspiele)的記者會上,宣布重大決定。她表示,因為經費補助問題沒有解決,她已經解雇了舞團所有的舞者。慶祝廿周年之後,她編舞生涯將會有重大改變,此後,她只會接委託創作,以專案的方式編舞,舞團按下暫停鍵。此決定震驚德國文化界與媒體,連柏林的八卦小報都爭相專文報導。

跨界無限輝煌廿年

莎夏.瓦茲已經成為代表柏林的編舞家,她擅長利用各種空間,在空的博物館裡編舞,把舞蹈編入歌劇,不斷跨界,作品履歷的質與量都非常驚人。她這幾年來推出許多大型舞作,不斷挑戰個人編舞規模,持續擴張編舞版圖。

莎夏.瓦茲的舞團慶祝輝煌廿年,一整年有大型新作演出,也重演許多舊作。歐盟也宣布,莎夏.瓦茲的舞團獲選為歐洲文化大使(EU-Cultural Ambassador),肯定舞團在歐洲各大都市、藝術節巡演所帶來的藝術深遠影響。同時,莎夏.瓦茲成為德國「聯邦總統文化代表」(Kulturrepräsentantin des Bundespräsidenten)。

二○一三年,莎夏.瓦茲趕上《春之祭》百年慶列車,推出大型舞作《祭》Sacre,由丹尼爾.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親自現場指揮,一票難求。《祭》柏林首演夜,好萊塢巨星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現身觀賞,明星製造話題,編舞家挑戰經典,是柏林今年令人難忘的舞蹈盛宴。

「柏林藝術節之屋」在二○一三年底為莎夏.瓦茲舉辦廿周年舞蹈回顧,十一月演出《遊記I—七點四十分》Travelogue I–Twenty to eight,十二月演出以莫札特音樂創作的《摺》Gefaltet。在《摺》演出前的記者會,莎夏.瓦茲語出驚人:「我已經解雇了所有的舞者。」

無長遠經費挹注只好喊停

莎夏.瓦茲表示,目前舞團只得到兩百萬歐元的文化經費補助,但她的編舞版圖跨許多界,至少還需要再多一百萬歐元的補助才能好好完成每個作品,但柏林文化單位無法承諾給予長遠的經費挹注,只有短期的補助。在多方考量之後,既然經費不足以建構理想,不如就解散舞團。

莎夏.瓦茲感嘆,柏林是個給她許多創作資源的都市,所有重要的作品都是在這裡完成,也代表柏林征戰世界各大藝術節,但政府文化單位卻無法完全支持她的藝術計畫。例如她明年受邀到阿姆斯特丹的歌劇院編舞,合作規模龐大,礙於經費短絀,這齣作品根本就沒有機會回到柏林演出。解雇跟了她許多年的舞者當然是痛苦的決定,但不代表以後就不再合作。今後,她將只接專案,不再以舞團的規模創作。

舞團暫停運轉,許多優秀的舞者在歡慶廿周年之後,暫時失業。不過,許多知名的表演團體都曾在劃下休止符之後重新壯大出發。不管未來如何,至少這廿年,莎夏.瓦茲創造出許多震撼觀眾的作品。未來的舞怎麼繼續跳,就看文化單位的智慧與編舞家的規劃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