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讓崑曲一路伴隨著悠揚的南管樂聲,訴盡大觀園內繁花落盡的蒼涼。
《風月》讓崑曲一路伴隨著悠揚的南管樂聲,訴盡大觀園內繁花落盡的蒼涼。(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戲曲

崑曲、南管混搭 《風月》再探紅樓 重覓紅塵之旅

二分之一Q劇場新作《風月》,以《紅樓夢》與《紅樓夢戲曲集》為題材,從歷劫歸來的觀點,再次探訪這趟「未完」的紅塵旅途,重現大觀園內的青春覺醒。繼前作《騷紅》混搭崑曲和歌仔戲,這次的《風月》則讓崑曲一路伴隨著悠揚的南管樂聲,訴盡繁花落盡的蒼涼。

二分之一Q劇場新作《風月》,以《紅樓夢》與《紅樓夢戲曲集》為題材,從歷劫歸來的觀點,再次探訪這趟「未完」的紅塵旅途,重現大觀園內的青春覺醒。繼前作《騷紅》混搭崑曲和歌仔戲,這次的《風月》則讓崑曲一路伴隨著悠揚的南管樂聲,訴盡繁花落盡的蒼涼。

TIFA—二分之一Q劇場《風月》

3/28~29  19:30   3/29~30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02-33939888

張愛玲曾說:「一恨海棠無香、二恨鰣魚多刺,三恨紅樓夢未完。」「未完」二字說得好,《紅樓夢》未完,書寫未完,詮釋未完,《紅樓夢》隱喻悲欣交織的人生未完。二分之一Q劇場新作《風月》,以《紅樓夢》與《紅樓夢戲曲集》為題材,從歷劫歸來的觀點,再次探訪這趟「未完」的紅塵旅途,重現大觀園內的青春覺醒。

青春對抗體制  何時紅塵夢醒

編導戴君芳表示,青埂峰下的頑石,化身寶玉,穿梭在風月無邊的大觀園內,汲取青春的豐盈與失落、凝視情感的真摯與疑猜。奼紫嫣紅猶在眼前,繁華盛景隨花開落,癡情兒女挽不住美麗,終要步向衰亡的命運。

她引用小說中的「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破題:那是青春生命對抗體制的微弱掙扎、無力回天的一絲吶喊。神秘道人那只雙面寶鏡宛如一道密碼,正反照鑑是內在與外在世界的交融,是參透紅塵俗世的鑰匙。此時,站在虛實交錯的岔口,情慾迷宮的中心,墜入夢鄉的人生何時夢醒?跨出曲徑通幽的園囿,全面啟動探尋更超越的自我。

崑曲伴隨南管  盡訴繁花落盡之蒼涼

繼前作《騷紅》混搭崑曲和歌仔戲,藉兩個劇種在聲腔、語言、妝扮、表演風格上的不同,形成異質衝突,得到充分的折衝與新詮,《風月》則讓崑曲一路伴隨著悠揚的南管樂聲,訴盡繁花落盡的蒼涼。一如團名「二分之一Q」,點明了花非花霧非霧,「崑」只是元素之一,崑曲只是那份「朦朧、流動、閃爍」意象的一環。不必忙著分辨二分之一Q屬於哪一類的崑劇,究竟是折子勾連串本?還是摘擷數曲新編?這樣的考察毫無意義,當然更不用搬出曲譜校訂格律。

《風月》由崑劇小生楊汗如飾演賈寶玉,女小生神光離合、乍陽還陰,恰好是風月情迷的代言。國光劇團青年旦角凌嘉臨飾演林黛玉,比空谷幽蘭還晶瑩靈動。另有崑劇旦角謝俐瑩飾演薛寶釵,還特邀現代劇場、南管雙棲的李易修飾演寶玉的前身「石頭」。

頑石寶玉,形影對看,假作真時真亦假,說不透、理不清,纏綿卻幽微,想必還能發揮一絲荒謬諧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