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英雄交響曲》手稿
貝多芬《英雄交響曲》手稿(曾道雄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北市交演出貝多芬唯一歌劇

《費黛里奧》 裸鑽般輝映自由與人權的珍貴

貝多芬的唯一歌劇《費黛里奧》,從交響曲的精神發展出前所未見的新音樂理想,將政治思潮與個人自由以悲劇與人道頌歌融成一體。北市交這次以音樂會形式搬上舞台,由曾道雄執導,日籍指揮大勝秀也指揮,國內歌手孔孝誠、林慈音擔綱男女主角。

貝多芬的唯一歌劇《費黛里奧》,從交響曲的精神發展出前所未見的新音樂理想,將政治思潮與個人自由以悲劇與人道頌歌融成一體。北市交這次以音樂會形式搬上舞台,由曾道雄執導,日籍指揮大勝秀也指揮,國內歌手孔孝誠、林慈音擔綱男女主角。

歌劇音樂會《費黛里奧

5/30  19:30 台北 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5786731

伯恩斯坦在一九七○年貝多芬的紀念音樂會上說:「貝多芬的《費黛里奧》是對愛、自由及生命的永恆紀念,是對人權和貞德的讚頌;對獨裁與政治迫害的直言控訴,對美及婚姻的聖潔禮讚;他肯定了對神及公義的信仰,是人類最終的依靠。」無論一生遭受到多少挫折磨難,在貝多芬的作品中,總是瀰漫著對生命的歡愉。他突破了莫札特以降的形式束縛、表現了空前的自我意志,在兩百多年後聽來,這份燃燒的熱情依然不減。這部貝多芬此生唯一的歌劇,讓素有歌劇教父之稱的曾道雄喟嘆為:「寫出貝多芬內心對自由與人權的吶喊。」

精雕細琢成就勇敢女性形象

《費黛里奧》原名《夫婦之愛》Die eheliche liebe,劇情講述雷歐諾蕾(Leonore)為了營救因政治因素而被囚禁的丈夫,女伴男裝化名為費黛里奧(Fidelio)並受雇於監獄長,以自己無懼於死亡的勇氣成功營救丈夫脫險的故事。雖然費黛里奧只是女主角的化名,字義卻就是「忠誠者」。該劇創作時空適逢拿破崙推翻帝制卻又自行稱帝時,貝多芬在那種從敬佩其為「英雄」到憤而將封面題獻名字用力塗掉的背景下,可以想見譜寫《費黛里奧》時,無疑是懷抱著自由與人權理想的。

或許雷歐諾蕾勇敢的形象,正是貝多芬心中完美的女性典範,即使原始歌劇的詞並非為他而寫,而且在他接受委託之前,已經有三位作曲家同樣以此題材創作歌劇,他仍舊鍾愛這個情節。《費黛里奧》從完成到確立頗為坎坷,長達九年的時光,歷經四首序曲、兩個劇名、三個版本的改寫,包括劇中一首歌曲甚至還修改了十九次之多,整齣歌劇可說是作曲家精雕細琢而成。這部作品的誕生不僅劇力萬鈞,其中他那一句音樂、一句對白的間歇穿插成了Melodrama的雛形,讓韋伯得到了靈感,進而在《魔彈射手》中擴張成一個完整的「狼谷場景」,也開創了歌劇史上一個重要的扉頁。

歌唱家皆一時之選

此次北市交在中山堂的演出,邀請曾道雄擔任導演,他也因地制宜在這古典雅緻的殿堂,加上一個「人造樂池」以容納樂團。雖以俗稱semi-staged的音樂會形式演出,但在燈光、道具、布景上,即使簡單卻應有盡有。演出者為國內歌手中的精銳,由孔孝誠、林慈音肩挑男女主角,還有羅俊穎、林中光、洪宜德、李郁茹、姚盈任分別飾演獄工、典獄長、門衛、女兒及大臣。雖然貝多芬的音樂吃重,但對角色的安排,曾道雄表示肯定:「他們都是很好的人選,聲音適合劇中的角色。況且,我們一定要給國內歌手機會,不能讓他們永遠當觀眾。」因此他對演員也相對要求嚴格,不論走位、角度、轉身、動作一點都不馬虎。加上與曾道雄合作多次的日籍指揮大勝秀也(Shuya Okatsu)是指揮中少有嫻熟劇場者,整個設計下來,演出完整度早已超越semi-staged形式。

貝多芬從交響曲的精神發展出前所未見的新音樂理想,將政治思潮與個人自由以悲劇與人道頌歌融成一體。再多繁複的裝飾、華麗的舞台,都不如他那去蕪存菁的純粹。「抽離具象,就擁有無限想像力。」曾道雄將與北市交攜手,「以一顆歌劇純真本體的『裸鑽』,呈獻給觀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