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舞團「希勒微Silhouette.2014獨白剪影」
稻草人舞團「希勒微Silhouette.2014獨白剪影」(簡豪江 攝 稻草人現代舞蹈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稻草人舞團「希勒微Silhouette.2014獨白剪影」

從文學發想 兩個女子書寫「恐懼」與「自由」

以「剪影」概念為命題,稻草人舞團的兩位新生代編舞者左涵潔、蘇鈺婷各自從文學作品發想舞碼。左涵潔《女流》從法國女作家柯蕾特的《秀場後台》出發,以各種面向刻劃女人們的大膽嘗試與挑戰。蘇鈺婷《小心輕放》以胡晴舫《濫情者》及卡謬《異鄉人》為靈感,描述個體在制度下被迫成為道德規範裡的棋子的無助與無奈。

文字|張慧慧
攝影|簡豪江
第257期 / 2014年05月號

以「剪影」概念為命題,稻草人舞團的兩位新生代編舞者左涵潔、蘇鈺婷各自從文學作品發想舞碼。左涵潔《女流》從法國女作家柯蕾特的《秀場後台》出發,以各種面向刻劃女人們的大膽嘗試與挑戰。蘇鈺婷《小心輕放》以胡晴舫《濫情者》及卡謬《異鄉人》為靈感,描述個體在制度下被迫成為道德規範裡的棋子的無助與無奈。

TNAF「臺灣精湛」—希勒微Silhouette.2014獨白剪影

5/9~10  19:30   5/10~11  14:30

臺南文化中心國際廳原生劇場

INFO  06-2253218

自二○一二年開始,南台灣獨樹一格的稻草人舞團以「創作獨白」,提供演出平台讓團員發表,至今已是第三屆。今年以「希勒微」(Silhouette)——人在光亮背景下所呈現出的剪影輪廓——為創作命題,兩位新生代編舞者左涵潔、蘇鈺婷各自從文學作品發展出舞碼。羅文瑾說:「Silhouette源於法文,我喜歡它的發音與狀態,唸起來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恰好對應了兩位女性編舞家的內心世界。對我來說,『希勒微』指的不只是一位女性,每一個女性都是『希勒微』,只是每位的存在狀態都不盡相同。」

「涵潔與鈺婷擁有截然不同的特質。」談起這兩位創作者,羅文瑾忍不住笑起來,「當我讓她們去想像剪影的狀態,外放直接的涵潔直觀地想到生活中女人面臨的各種『恐懼』,而較為內斂悶騷的鈺婷卻抽象地往內在探索,處理了『自由』的議題。」

《女流》秀場後台出發  舞出自己

堪稱開團元老的左涵潔與舞團有深厚的革命情感,作品《女流》從十九世紀法國特立獨行的傳奇女作家柯蕾特(Sidonie-Gabrielle Colette)的《秀場後台》出發,訴說在不同時間點引領潮流的女人,並以各種面向刻劃女人們的大膽嘗試與挑戰。

《秀場後台》是柯蕾特結束一段婚姻後,為了餬口隨團巡演所寫下的秀場紀實,舞台聚光燈背後的剪影──嫉妒、爭執、疲憊、恐懼,歌舞昇平背後的「生活」,光鮮亮麗的演員們陰暗的情感糾葛,都被柯蕾特如實記錄下來。「涵潔是我們當中唯一結了婚的,可能是因為這樣,她的作品時常講述愛情,是稻草人過去較少談到的情感關係。」羅文瑾分析《女流》時如是說。

左涵潔說,處理情感,首先要面對的是人,她不斷和舞者溝通,試圖在每個人身上找出特質,或讓她們嘗試表現與自身相反的樣貌,「我希望她們舞出自己。」而該如何去平衡「身為」女人與「扮演」女人的狀態?她說:「既然沒有辦法更改現有的法則,但能在某種程度上為自己發聲或做某些事情。」

《小心輕放》呵護自由  誠實面對自己

蘇鈺婷在二○一二年加入稻草人,是舞團中的「新生代」。新作《小心輕放》以胡晴舫《濫情者》及卡謬《異鄉人》為靈感,描述個體在制度下被迫成為道德規範裡的棋子之無助與無奈。

兩本看似南轅北轍的書,卻讓蘇鈺婷明白,個體的「自由」不是「如何做自己」,而是「誠實面對自己」。性格沉靜內斂的她,聚焦在各種隱喻與自我價值的探索,「我從來不想當先開門的那一個人,我不喜歡那種眼光帶給我被關注的感覺。」

面對自由,蘇鈺婷不是大鳴大放的喧囂放肆,而是小心謹慎保持微妙的距離,疏離且客觀地探討人在被社會制約下的退讓、融入、隔離與反抗,她說:「世界充滿破碎的聲音,愈是重要愈容易碎,必須小心謹慎,深怕一個不小心把自由給打碎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