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總監呂紹嘉
音樂總監呂紹嘉(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5-2016新樂季搶先報/台灣篇

國家交響樂團 「浪漫」的芬芳 蓄勢待發!

國家交響樂團新樂季的主題是「探訪『浪漫』的源頭」,緣於音樂總監呂紹嘉認為樂團在過往幾年的磨練下來,已有相當的成績,此時更可「再往前一點」,探索「浪漫派」的風華,呂紹嘉認為可以「讓樂團更成熟、更多樣化並且更精緻」。此外,這次更邀到兩位駐團藝術家——韓國鋼琴家白建宇與中國作曲家黃若,呂紹嘉期待樂團能透過與兩位藝術家的近身接觸,更了解他們的思索與內涵……

文字|李秋玫、王永年
第272期 / 2015年08月號

國家交響樂團新樂季的主題是「探訪『浪漫』的源頭」,緣於音樂總監呂紹嘉認為樂團在過往幾年的磨練下來,已有相當的成績,此時更可「再往前一點」,探索「浪漫派」的風華,呂紹嘉認為可以「讓樂團更成熟、更多樣化並且更精緻」。此外,這次更邀到兩位駐團藝術家——韓國鋼琴家白建宇與中國作曲家黃若,呂紹嘉期待樂團能透過與兩位藝術家的近身接觸,更了解他們的思索與內涵……

從二○一○年指揮呂紹嘉擔任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以來,樂季從馬勒、史特勞斯、維也納樂派到上樂季的「交響里程碑」、「交響詩」及「斯拉夫」三大系列管絃樂鉅作,帶領著樂迷一起成長。在象徵攀越高峰後,今年樂季呈現出另一番風景——回到「浪漫」的源頭。在白遼士、舒伯特、韋伯、孟德爾頌、李斯特、舒曼、布拉姆斯等等名作下,看見了樂季豐沛的能量。且讓我們帶著期待的心情,循著呂紹嘉的導引,揭開樂季的新序頁。

Q:本樂季主題定調為「探訪『浪漫』的源頭」,能否請您談談二○一五/一六樂季設計的思考方向?

A:過去幾年,我們比較專注在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初的大型作品,而樂團在多年磨練下來,演奏馬勒、史特勞斯、布魯克納或是更晚的俄國蕭斯塔可維奇這些大規模的樂曲,可以說已成自家之言,奏得相當的好。而十九世紀初期的早期浪漫,如舒伯特、白遼士、孟德爾頌和舒曼等人的作品,相對較少涉獵。這些音樂,是個人主義開始抬頭的時代,音樂語彙雖源自德奧古典,然個人情感開始濃烈,個人風格開始建立,像是百花正待綻放之刻,與其他藝術領域:如詩、文學、繪畫之結合也更密切。這些作曲家雖是大家熟悉的名字,但如此密集在一樂季中呈現並不多見,其音樂之表達不若後期浪漫般的宏大或扭曲,而是在浪漫詩意中仍得兼顧均衡節制,保持音樂的清新精緻,其實,相較大型後期浪漫作品反而更難表現。而,集中安排同一時代氛圍作品的鑽研,有助於樂團與聽眾更深入樂曲本質並觸類旁通。

以上是樂季的主軸,大家仍可聽到馬勒、布魯克納和多位俄羅斯作曲家,以及其他很多精采的作品。

Q:對比於上個樂季的「交響里程碑」,我們看到二○一五/一六整個樂季節目卻是傾向於精緻的小編制?

A:編制大小並不是刻意安排,而是應音樂之要求。對比跟連貫其實是同時存在的,對比是一個表象,看起來有差異,但我們仍然嘗試去找出連結那條線。我們演奏兩百年前的音樂,並不是將擺在博物館裡面的東西拿出來,而是去強調它跟現代的一些關係,並以首次接觸的新鮮感與好奇心去演奏,讓它成為一個當代作品。例如「雙面魏德曼」那一場單簧管演奏家約格.魏德曼(Jörg Widmann),本身也是一位很好的作曲家。他的作品《歌》用了舒伯特很多主題,卻又有著現代語法,與之對話,所以我們在之前演了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等於是一個古今對映。下半場他吹韋伯的《第一號單簧管協奏曲》,於是我們排了辛德密特寫的《韋伯主題交響變形》來作連貫。

所謂的現代感並不是以年代來看,而是曲子精神內涵的前瞻性。我們總是可以在莫札特、舒伯特的作品,找到一些和弦或是句子的連結,用神秘、大膽的方式與現代相呼應。所以這些古代的作曲家,並不是只存在當時,真正好的作曲家永遠是讓你在經典裡面找到一種往前看的精神。

現代感不一定就是現代的創作。現在不少作曲家不也仍以十九世紀手法在創作嗎?威爾第曾說過:「回到古代,就是指向現代。」意思是說我們在巴赫和貝多芬等人偉大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很多不會消逝並源遠流長的元素,應該從中再與現代精神結合,創造出更新的東西。

Q:指揮的責任之一是不斷帶來「好」的音樂,但好的音樂卻不一定是「好聽」的音樂。在票房與理想之間,您如何達到平衡?

A事實上我第一個考慮的就是「聽眾」,因為沒有聽眾,音樂會就沒有任何意義。但在這背後我有一個期望,就是帶來一些大家比較不那麼知道的音樂,而這前提一定都是要我覺得很好的音樂。

「好的音樂」不分古今東西,也不見得要與「好聽」畫上等號。我覺得NSO的任務,並不是讓聽眾下課或下班之後到音樂廳來,靠在椅背上、眼睛閉著聽輕鬆好聽的旋律。我覺得精緻的音樂,有時候也應該要挑戰聽眾。我們的任務就要提供一個深刻的音樂,讓人去「想」。當然聽音樂也是享受,但有的時候是要「想」過之後更能享受的。好山好水不會在自家隔壁,必須去尋訪,這是一樣的道理。

Q;今年多位台灣年輕音樂家在國際大賽中大放異彩,例如新生代指揮莊東杰與小提琴家曾宇謙。身為前輩指揮,可否請您談談對他們表現的感想,及未來合作的計畫?

A他們很早就是我們固定合作的對象了。以後也會持續合作,我了解他們的實力,不管得不得獎,我們都一樣會安排。

得獎後錦上添花很容易,但更必須長期地去關照他們。我認為他們在國內已經成名了,現階段更重要的是在國際上的發展,如果說在國外有很重要的演出,就應該要把握機會。而在台灣,我們也會給予後盾。

Q:台灣最近前後痛失兩位重要的作曲家——蕭泰然與馬水龍。獲知NSO將在十二月為馬老師製作紀念音樂會外,是否還會有蕭老師的作品演出?

A兩位作曲家都是我很尊重的前輩,我們會演馬老師的紀念音樂會,而我也覺得蕭老師的音樂非常親民,尤其喚起台灣人的情感。他所寫的管絃樂小品,一直是我們在國內外演出時很喜歡演的安可曲。我很確定以後我們也會演他其他的樂曲。

Q:按照往年開季都會同時發表國內新銳作曲家創作,本樂季似乎不遵循往例,也沒有發現國人作品的發表?

A對我而言,並沒有每年一定得遵循的規則。推介國人作品是NSO的使命之一,但對於每年曲目的方向與重心,我有我的步調與考量。已進行多年的錄製國人作品之「樂典」計畫,今年一月剛完成,我們收錄了國內代表性作曲家的重要作品,總共有十一張CD。NAXOS今年八月將發行一張我們錄製的金希文專輯,而未來也有一系列的委託創作計畫。

Q:今年NSO的兩位駐團藝術家,分別是韓國鋼琴家白建宇,與明年將受聘擔任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駐廳作曲家的中國作曲家黃若,請問邀請這兩位,會希望帶給樂團什樣的刺激或影響?

A白建宇已經是國內樂迷相當熟悉的鋼琴家,我可以用一個字形容他,就是「慢」,這個「慢」不是演奏速度的慢,而是需要時間,去進到音樂真正的那個境界,讓人沉澱。他不只是在音樂上面的造詣高,整個人也散發一個很樸拙的氣質。我認為跟藝術家除了在音樂上的接觸之外,如果能夠更近身了解他是怎麼樣去表達一件事情,不管是對團員,或是對台灣的聽眾,都會是一個很好的刺激。

找來黃若也是類似的想法,他是一位年輕的作曲家,作品富有華人的韻味。不只通古代、現代,他還通西方、東方。今年我們委託他一首曲子,也還會再演他一個舊作。另外他在演奏廳也有一場音樂會,由他自己上台演唱、演奏。從演他的作品,這樣近距離和一位在國際知名、有前瞻性的作曲家工作、排練、交流,整個過程都將會是一個無可取代的經驗。

Q:明年三月份的「馬勒第六」,邀請劇場導演蔡柏璋朗讀,能否請您談談這場文學跨界,將如何與音樂配合?

A這不算跨界,而是在馬勒第六之前的荀貝格《華沙生還者》中,本來就需要有一位敘事者。我跟蔡柏璋合作過,我知道他會把這個角色做得很好。這個曲子很有意思,是描述在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一位猶太餘生者的故事。因為是一位波蘭人用英文講述,所以需要帶點東歐腔,還要模仿電影裡那種納粹德軍的命令口氣,讓他們排隊、報數、走進毒氣室等,所以我們請魏樂富老師來做語韻指導。這首樂曲才幾分鐘而已,樂曲最後一段還有合唱用希伯來文高唱出面對死亡時,對他們主的眾贊歌,我相信各方面都很有得發揮。

Q:明年就是NSO卅周年,為慶賀這一刻,樂團是否有什麼暖身的規劃?

A我們的團隊已經計畫要做一些特別的活動,我現在當然還不能透露,但保證一定精采。就我安排音樂的部分,仍然是平常心對待,因為每一年的節目都是精心策劃的,為卅周年,最多或許會更fancy一點,但基本上「精緻、深刻、悸動」那基本的「質」是從來不會改變的。NSO的好,需要讓國內外更多人知道,卅周年正是一個好的機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你不可錯過的NSO強檔

本樂季最讓樂迷們雀躍的,莫不是一口氣請來四位重量級指揮大師。受團員愛戴的NSO桂冠指揮赫比希、與呂紹嘉有師生之誼的羅許德茲特溫斯基(G. Rozhdestvensky)、尼姆.賈維(Neeme Järvi),以及高齡九十一的內維爾.馬利納(Sir Neville Marriner),這些以往只能在唱片中聽到的大師如今來到眼前,怎能不令人激動?!

「精選系列」裡的四場專題音樂會以古今對話的方式來聯結,其中德國當紅的作曲家暨單簧管演奏家魏德曼,將來台以兩種身分一次展現,也不容錯過。而每年的跨/新年音樂會都是樂迷們期待的一場演出,今年的《仲夏夜之夢》以浪漫喜劇呈現,並且邀請到張艾嘉跨刀朗讀。此外,在明年的「馬勒第六」,更邀請劇場導演蔡柏璋朗讀。

由於明年國家戲劇院整修之故,壓軸的歌劇製作將改為以“Semi-staged”的方式演出威爾第歌劇《奧泰羅》。相較於前幾年的德國路線,本樂季轉為義大利風格,音樂的精采程度絕對不亞於過往幾齣歌劇。浪漫源頭的熱情透過文學、詩畫等途徑,以音樂會、講座等方式傳遞,一整年的樂季,豈止於單純的聆聽而已!(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