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旋~當芭蕾遇見國樂》如何讓柔和婉約的國樂與俐落的芭蕾動作結合?令人期待。
《天旋~當芭蕾遇見國樂》如何讓柔和婉約的國樂與俐落的芭蕾動作結合?令人期待。(Sandy Ou-Yang 攝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 提供)
舞蹈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天旋》 當芭蕾遇上國樂 余能盛試爆創新火花

從「台北室內芭蕾舞團」更名為「福爾摩沙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繼往年邀請國外舞者與台灣舞者共舞的「東西激盪」,新作《天旋》則讓芭蕾與國樂相遇,邀請臺南市立民族管弦樂團合作演出,將以馬水龍《梆笛協奏曲》、劉長遠《抒情變奏曲》與盧亮輝《四季》入舞,柔和婉約的國樂,如何銜接俐落分明的芭蕾動作?令人期待!

文字|孫得欽、Sandy Ou-Yang
第274期 / 2015年10月號

從「台北室內芭蕾舞團」更名為「福爾摩沙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繼往年邀請國外舞者與台灣舞者共舞的「東西激盪」,新作《天旋》則讓芭蕾與國樂相遇,邀請臺南市立民族管弦樂團合作演出,將以馬水龍《梆笛協奏曲》、劉長遠《抒情變奏曲》與盧亮輝《四季》入舞,柔和婉約的國樂,如何銜接俐落分明的芭蕾動作?令人期待!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天旋》~當芭蕾遇到國樂

10/3  19:30   10/4  15:0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0/11  15:0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10/23  19:30 臺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10/25  15:0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10/31  19:30   11/1  15:00 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11/7   19:30 臺南新營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938138622

芭蕾舞與西方古典音樂的關係如膠似漆,歷史悠久,經典芭蕾舞曲與舞作總是相互輝映。在表演藝術跨界頻仍的今天,我們看到東西方劇場與音樂納入彼此技巧與內涵的種種嘗試,但芭蕾與國樂同台演出,似乎仍是新鮮的組合。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今年帶來的全新製作《天旋~當芭蕾遇見國樂》,邀請了臺南市立民族管弦樂團合作演出,希望拓展台灣芭蕾的表現手法及精神面貌。文化特色強烈的兩種藝術形式,將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

舞團更名展開新挑戰

福爾摩沙芭蕾舞團原為台北室內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余能盛旅居歐洲廿餘年,曾任各大劇院、舞團藝術總監,聲譽卓著。自二○○六年台北室內芭蕾舞團重新立案以來,將近十年間,年年利用休假期間,帶著國外舞者返台傳授經驗。同時徵選台灣舞者,每年固定為舞團推出一檔作品,希望藉此為台灣芭蕾舞者提供舞台。

基礎奠定之後,更希望能創新與突破,目標朝向國際發展。今年團名更新之際,也提出了新的挑戰。他說:「在廿一世紀的今天,除了重演經典舞碼外,在有限的『特別為舞蹈而寫的音樂』外,芭蕾是不是有另闢途徑的可能?」

芭蕾能與國樂共舞嗎?

余能盛表示,國樂有許多慢板、拖黏,蘊含柔和婉約的特性,如何銜接俐落分明的古典芭蕾動作,是最需要克服的課題。

本次演出,選擇了三套膾炙人口的當代作品:馬水龍的《梆笛協奏曲》,是台灣本土音樂大師的代表作,清脆的旋律,國人耳熟能詳;劉長遠的《抒情變奏曲》,融合現代作曲技巧與少數民族歌舞旋律,是多年來華人地區各大國樂團經常演出的曲目;盧亮輝的《四季》,描繪四時變化,思維與西方各作曲家經典的《四季》截然不同,飽含東方意蘊,表現出自然節氣與人生變化的關聯。

談到舞蹈與音樂的關係,余能盛表示:「離開音樂,舞蹈是難以充分表達感情的。音樂本來就有直接滲入人心的特點,欣賞者常常把音樂中表現的感情當作自己內心的感情來體驗。編舞者對於自己創作的作品組成的音樂當然有更深的感受和理解。」

音樂有如舞蹈的血液,換上新血的芭蕾會呈現出什麼風貌?讓我們拭目以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