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湘儀《與什對話》聚焦女人與蛇的關係。
賀湘儀《與什對話》聚焦女人與蛇的關係。(三缺一劇團 提供)
戲劇

三缺一劇團「獨。姝」 兩個女子的獨角戲 探索內在生命的旅程

三缺一劇團新製作「獨。姝」集結了兩個女人的獨角戲:賀湘儀的《與什對話》與編劇鄒欣寧、導演劉柏欣合作,探索女人內在的「蛇」;江寶琳的《像我這樣的查某人》則是一趟回家的旅程,透過三個女人的故事,全程台語演出,探索「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又何以為這樣的查某人?」

文字|廖俊逞、三缺一劇團
第274期 / 2015年10月號

三缺一劇團新製作「獨。姝」集結了兩個女人的獨角戲:賀湘儀的《與什對話》與編劇鄒欣寧、導演劉柏欣合作,探索女人內在的「蛇」;江寶琳的《像我這樣的查某人》則是一趟回家的旅程,透過三個女人的故事,全程台語演出,探索「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又何以為這樣的查某人?」

三缺一劇團「獨。姝」

10/30~11/1  19:30   10/31~11/1  14:30

台北 牯嶺街小劇場1樓實驗劇場

INFO  www.shortoneplayer.com/

對演員而言,獨角戲是個讓人又愛又怕的表演形式。愛的是,可以充分展現演員特質與表演技藝,怕的是,每回演出都是一次真實且私密的內在探索。在單人表演的條件限制下,如何透過身體、聲音、語言與敘事的建立與轉換,吸引全場觀眾目光,是演員最大的功課。

三缺一劇團「獨。姝」集結了兩個女人的獨角戲,藝術總監魏雋展形容,獨角戲就像演員的成年禮儀式,「綜合著神聖,共通,卻同時私密的需求,結合著戲劇的旅程,舞蹈的身體和音樂般的節奏,身在其中,表演者成為一個溝通媒介,你的身體成為觀眾想像的介質,去跟無形的力量溝通。」

召喚身體內的「蛇」

《與什對話》是賀湘儀繼《耳背上的印記》之後,二度挑戰獨角戲。不同於《耳背上的印記》訴說家族男性的生命故事,《與什對話》聚焦女人與蛇的關係。賀湘儀感興趣的是《白蛇傳》,編劇鄒欣寧著迷於蛇如同女人的神秘質地,屬蛇的導演劉柏欣則根本是蛇的代言人。三個女人就這樣踏上一條蛇般蜿蜒曲折的創作道路。

賀湘儀說,發展初期處處碰壁,甚至困惑,為什麼非要是蛇不可?經過一趟德國駐村後,賀湘儀發現,「蛇」就蟄伏在自己的身體裡,只是隨著年歲漸長,愈來愈懂得掩飾自己的原形。宛如一場神秘召喚,賀湘儀強調,「這幾年開始愈發覺得不懂自己。不懂的事太多,那就臣服吧。接受這樣的召喚。」

一趟回家找自己的旅程

《像我這樣的查某人》對出生在基隆的江寶琳來說,是趟回家的旅程。江寶琳說,當導演高俊耀問她想要做什麼戲時,她給的答案非常模糊:「一齣跟『查某人』有關的戲。」一路和編劇詹傑回到成長的家鄉田野調查後,才明白自己想講的是,「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又何以為這樣的查某人?」

戲裡交織了三個女人的故事,無論是摟過上千男人的女人、等待航船歸返的女人、火車上沒有目的地的女人,都像生活在巨大海洋的哺乳類生物,在無邊無際的大海裡,發送著沒有人可以聽見的赫茲頻率。江寶琳堅持全劇以台語演出,她說,如果不說台語,怎麼碰觸「這樣的查某人」的氣味,「就像要找尋那條鯨魚,怎麼能不碰觸海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