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仲夏夜之夢》一景。
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仲夏夜之夢》一景。(Gregory Batardon 攝 2016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舞蹈

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 《仲夏夜之夢》 由內到外挑戰複雜錯亂

莎翁多線交織、錯中帶笑的經典喜劇《仲夏夜之夢》,在法國編舞家克雷梅尼斯手中,又翻出新貌。帶著百年老店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克雷梅尼斯將舞台視角轉自仙王與仙后,以超現實的手法重新交織原始文本中錯亂的角色安排,別具一格的扮裝反串仙后,從原劇中關係的錯亂,進一步延伸到個體內在的複雜性。

文字|張慧慧、Gregory Batardon
第280期 / 2016年04月號

莎翁多線交織、錯中帶笑的經典喜劇《仲夏夜之夢》,在法國編舞家克雷梅尼斯手中,又翻出新貌。帶著百年老店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克雷梅尼斯將舞台視角轉自仙王與仙后,以超現實的手法重新交織原始文本中錯亂的角色安排,別具一格的扮裝反串仙后,從原劇中關係的錯亂,進一步延伸到個體內在的複雜性。

2016KSAF—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仲夏夜之夢》

4/16  19:30   4/17  14: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7-2229483

春天姍姍來遲,但劇場已大張旗鼓入夏。北TIFA當代傳奇劇場以京劇新詮的《仲夏夜之夢》甫結束,南KSAF日內瓦大劇院首次與高雄市交響樂團合作,接力以芭蕾跳起這齣莎士比亞青春時期最知名的奇幻浪漫喜劇。

這個已搬演近五百年的劇本——兩對男女因仙王仙后調皮搗蛋的精靈,而更顯錯綜複雜直逼世間情的戀愛情節,在法國編舞家米歇爾.克雷梅尼斯(Michel Kelemenis)的手中又寫下新章,這齣首演於二○一三年的舞劇,將舞台視角轉自仙王與仙后,以超現實的手法重新交織原始文本中錯亂的角色安排,別具一格的扮裝反串仙后,從原劇中關係的錯亂,進一步延伸到個體內在的複雜性。

百年老店的出格嘗試

這不是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的首次出格嘗試。這個創立於十九世紀初的百年老店,走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戰火,自一九八八年由曾擔任芬蘭國家芭蕾舞團和瑞典卡爾伯格芭蕾舞團藝術總監的格拉迪米爾.潘科夫(Gradimir Pankov)的帶領,歷經托比亞斯.李希特與當前的藝術總監菲力浦.科恩(Philippe Cohen),讓舞團逐漸擺脫單一的模式,並與眾多世界級的客座編舞家與舞者合作,包括巴蘭欽、巴瑞辛尼可夫、紐瑞耶夫、季里安、納哈林及威廉.佛塞等人,克雷梅尼斯亦為其一。

克雷梅尼斯的發跡幾乎與日內瓦大劇院芭蕾舞團的轉變同期。這位一九六○年出生、從小受體操訓練的編舞家,在一九八七年創立了自己的現代舞團,至今已編創了五十餘部作品。《遙遠的世界》(1997)是他首次與日內瓦芭蕾舞團合作的舞作。

群舞亂中有序映照愛情

值得一提的是,克雷梅尼斯對於音樂性的關注與實驗,在他的作品中經常可見音樂和舞蹈之間的對位關係。比如在《仲夏夜之夢》中,除了擺脫傳統芭蕾的肢體設計外,群舞的編排上也別具一格,舞評人戴君安指出:「即使在慢版音樂中,動作也總是繁複且忙碌的,使得畫面乍看之下顯得凌亂而不整齊,但這應該也是編舞家意欲挑戰的舞蹈美學觀吧。」

「群舞是否一定要整齊劃一呢?亂中有序是否也可以是演出中的一大亮點?」編舞家拋出疑問,混亂中製造解讀的空隙,某種程度上,或許也以形式呈現了愛情本質上不受邏輯理性控制的一面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