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側寫林美虹

從蘭陽舞蹈團到義大利再到德國,這一路上她從未徬徨。

從蘭陽舞蹈團到義大利再到德國,這一路上她從未徬徨。

目前活躍於德國當代舞壇的林美虹,出身蘭陽舞團,十七歲時以蘭陽舞團獎學金前往義大利國家舞蹈學院專攻古典芭蕾。一九八六畢業前,看到了碧娜鮑許舞蹈劇場的演出,深受震撼,改變原來回國計畫,申請到鮑許任敎的德國福克旺學院就讀,成爲鮑許在該舞蹈系主任任內最後一屆學生。

七歲開始學舞,林美虹說,在舞蹈的路上她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也從未徬徨過,這和她出身蘭陽舞蹈團或許有很大關係。「即使我們那時候很小,但在蘭陽舞蹈團,秘克琳神父給我們一種舞蹈是很專業的想法,是很嚴肅的事情,必須眞心誠意,專心一致地把它做好。」

蘭陽舞蹈團也讓她很早就學會獨立。十三歲以後,常隨著蘭陽舞蹈團出國演出,連歐洲都去過好幾次。出國期間,要自己洗衣服,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林美虹說,正因爲如此,她十七歲離鄕背井遠赴義大利留學,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是身在異鄕的外國人。

生長在羅東,因爲蘭陽舞蹈團地緣之便,跳舞似乎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家中五個女孩個個都學舞,才上一年級,林美虹就跟著姊姊學舞,九歲進入蘭陽舞蹈團,開始把跳舞當成一件很認眞嚴肅的事業。

「我記憶中幾乎沒有過暑假,課餘的時間也都在跳舞。」林美虹說。一個星期要練兩、三個晚上,加上星期六下午,星期天也要跳到傍晚,但她卻從不以爲苦。初二、初三時,林美虹一度身體不好,母親心疼,怕她太累勸她放棄,她也不爲所動。

是舞蹈選擇了我

「我一向不喜歡別人強迫我,如果覺得苦,我早就不跳了。所以我常覺得不是我選擇舞蹈,而是舞蹈選擇了我。」林美虹說。

升高中時,她考上了當地的高中,但後來選擇了華岡藝術舞蹈科。畢業後,申請保送上文化大學體育舞蹈系,一邊在等申請義大利國家舞蹈學院的消息。

在義大利五年扎實的古典芭蕾磨練,對她也有著深遠的影響。「古典芭蕾的訓練,對於我以後的創作、藝術的摸索、美學的概念、動作的嚴謹、精細的要求,都有很大的影響,」她說。僅管如此,林美虹以爲,在精神上現代舞和她比較接近,比較能舒暢地說出她要說的話。

雖然她從來沒有離開這條路。「但是到了德國之後,我的世界就不只是舞蹈而已。」

在德國福克旺藝術學院期間,她說碧娜.鮑許對她人格成長的啓發很大。不再注重技巧訓練,她覺得自己開竅了。畢業之後,林美虹曾隨著德裔的劇場導演夫婿一起回台灣兩年,其夫婿擔任國家劇院歌劇工作室主任,兩人也曾合作過兩部作品,在文建會主辦的七九舞展中發表,但後來還是決定回德國發展。

回到德國之後,透過一份舞蹈雜誌,林美虹應徵普勞恩舞團的舞蹈總監,普勞恩是市立劇院的舞團位於東西德邊界,當時東西德剛剛統一時局仍不穩定,新納粹橫行,儘管合約未滿林美虹只待了一年。「因爲我沒有辦法在沒有安全感的地方創作」。

從蘭陽舞蹈團舞蹈啓蒙,到義大利古典芭蕾訓練,再到德國福克旺學院的塑造,林美虹說,每段時間都不短,任何一段都捨不得放棄,也在她的創作上有所烙痕,編舞時她從不想這時用的是什麼元素,它們自然流露,也自然融合。

 

特約撰述|余怡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