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鋼琴大師普雷特涅夫
俄國鋼琴大師普雷特涅夫(傳大藝術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每場演出用心調音 美妙琴聲再現舞台

聽真正的普雷特涅夫 唯有親臨現場

身兼鋼琴家、指揮家與作曲家的普雷特涅夫,從二○○六年宣布不再公開演奏鋼琴、只專心致力於指揮與作曲,讓喜愛他琴音的樂迷悵然不已。所幸他在二○一二年決定復出演奏,更將在睽違多年後,為台灣樂迷帶來莫札特的經典曲目。演奏之前總是因應音樂廳不同的氛圍,費心調教音色,讓他的現場演奏獨一無二,想聽真正的普雷特涅夫,唯有親臨現場才能領略!

身兼鋼琴家、指揮家與作曲家的普雷特涅夫,從二○○六年宣布不再公開演奏鋼琴、只專心致力於指揮與作曲,讓喜愛他琴音的樂迷悵然不已。所幸他在二○一二年決定復出演奏,更將在睽違多年後,為台灣樂迷帶來莫札特的經典曲目。演奏之前總是因應音樂廳不同的氛圍,費心調教音色,讓他的現場演奏獨一無二,想聽真正的普雷特涅夫,唯有親臨現場才能領略!

普雷特涅夫鋼琴獨奏會

6/26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7715676

「對我來說,多方面的嘗試是很平常的。我並不把自己定位成鋼琴家或指揮家,我是個音樂家。」的確,普雷特涅夫的藝術水準已經很高,所帶領的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不但入選英國網站舉辦樂迷票選前廿大樂團,也躋身BBC雜誌所選的世界廿大樂團之一。然而樂迷最愛的還是他的鋼琴家身分,不料二○○六年,才剛來台完成演奏會的隔年,卻突然宣布將不再公開演奏、只專心致力於指揮與作曲。此消息一出,不但震驚國際樂壇,樂迷也深感惋惜。

神秘的退隱與復出

為什麼要退隱?與普雷特涅夫頗有交情的音樂工作者陳效真回答:「他在不同的時間,給了不同的答案。」但據她的觀察,當年做這個決定時,他已經年屆五十,這是俄國人僅次於出生外最重要的生日,也是一個思考自己過去與未來的關卡。其次,現代鋼琴無法達到他想要的音色,上台前面對調音的戰鬥,每每使他萬分疲累。再者,指揮與鋼琴演奏占據了他的生活,使得他沒時間坐下來作曲,因此在三方面的壓力下,他決定先將鋼琴停下來。

在聲望極高時停止演奏不是件容易的事,陳效真說:「只要他是普雷特涅夫,只要不是水準以下,任何人都會拍手,可是他自己過不去。」但一年又一年過去,就當觀眾以為他再也不彈琴時,他又選擇回到舞台上。關鍵是什麼?陳效真透露:「他復出是不接受採訪的,所以有人問他的樂團經理,輾轉得到的答案就是:『時間到了!』」於是他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底彈了一個不公開的協奏曲及半場獨奏,次年三月與波羅的海室內絃樂團巡迴七場,擔任指揮暨鋼琴家巡演奏四首協奏曲。四月份則正式舉辦了兩場獨奏會。據到場聆聽的媒體報導,他那令人著迷的音色不但沒有失去,甚至更能夠隨心所欲地嘗試自己所想要的表現方式。

每場音樂會  都經過精雕細琢

為讓鋼琴發出優美的聲音,普雷特涅夫對調音有高度的要求。對鋼琴機械有深刻了解的他,知道如何調整會讓踏板、觸鍵等有最好的反應。因此調音師幾乎要將每個琴鍵拆掉、調整距離甚至一一墊高。如今復出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他跟日本河合鋼琴公司簽約,由對方提供專屬調音群協助,無論他到哪裡演出,必有指定河合鋼琴的型號運送並且有調音師飛到當地為他準備,讓他的表演無後顧之憂。

為呈現完美表演,調音師在新西伯利亞的復出演奏會前花了十二小時調音;在香港演出時,更特地攜帶一套琴槌到現場備用。雖然鋼琴只是一個工具,品牌也不是重點,但經過他的調校後,已成為他量身訂做的法寶,再加上鋼琴家精采的詮釋,演奏會現場絕對無可取代。

一九五七年生、年近六十歲的普雷特涅夫,將在莫札特兩百六十歲冥誕之年帶來作曲家的經典曲目。了解他為登台的琢磨,就更顯得每場音樂會彌足珍貴,了解他為因應音樂廳不同的氛圍而用心調整音色,更知道,要聽真正的普雷特涅夫不在唱片裡,一定要在音樂會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