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乾(左)與林家麒( 右 )
郭子乾(左)與林家麒( 右 )(顏涵正 攝)
焦點專題 Focus 笑的見聞!參見喜劇前輩 Q&A Q:後輩 林家麒 A:前輩 郭子乾

觀察、吸收、模仿 由外而內的修練心法

在舞台上、電視裡總是飽滿豐富、變化萬千的郭子乾,在劇場中每每令人瞠目驚豔、歎為觀止的林家麒,一拍即合地分享觀察模仿的心得、角色塑造的學問,也交換了不少演員心情與生活近況。讓原來顯得世故深沉的咖啡店角落漸漸明亮了起來,那股光亮來自他們發自內心對表演的熱忱,「喜歡演就不怕苦。」郭哥說,這是李國修老師手把手傳遞而來的熱能:「只要一朝踏上舞台,就會終生愛上它。」

文字|陳茂康
攝影|顏涵正
第282期 / 2016年06月號

在舞台上、電視裡總是飽滿豐富、變化萬千的郭子乾,在劇場中每每令人瞠目驚豔、歎為觀止的林家麒,一拍即合地分享觀察模仿的心得、角色塑造的學問,也交換了不少演員心情與生活近況。讓原來顯得世故深沉的咖啡店角落漸漸明亮了起來,那股光亮來自他們發自內心對表演的熱忱,「喜歡演就不怕苦。」郭哥說,這是李國修老師手把手傳遞而來的熱能:「只要一朝踏上舞台,就會終生愛上它。」

果陀劇場《一個兄弟》

6/24~25  19:30   6/25~26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郭子乾將與唐從聖攜手演出由紀蔚然編劇、梁志民導演的《一個兄弟》,他飾演對現況充滿無力感,卻又反求諸己、思考再三的學者「冷伯」,卻坦言剛讀完劇本時覺得「蠻有『高度』的,好像這個編劇在寫他的人生、他的個性,身為一個知識分子面對這個社會的想法。」然而高度帶有距離,這位郭子乾口中「文謅謅的文青」與他本人還有許多需要磨合、拉近的空間,「譬如裡面有一句台詞是『悵然若失』,我大概四十年沒講過這個詞了!」於是他希望能在排練過程中,找到一種方式,讓表演更貼近他的想像,畢竟「這個角色是我要演。」

角色的身分是學者,能不能是研究台灣文學的鄉土作家呢?說起話來是否可以不用那麼字正腔圓、咬文嚼字的內容能否使用台灣俚語呢?例如《一個兄弟》裡,唐從聖飾演的「亂場仔」與「冷伯」性格大相逕庭,路見不平不只要拔刀相助,還要衝第一,「你這種人喔,就是俗話說『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祀』,你管那麼多幹什麼。」他在排練時找到這句台灣俗諺,覺得意思有了、語句也順,更重要的是角色的輪廓、內涵或許也能藉此自然地呈現出來。「其實剛接觸劇本的時候,都會有種很莫名的心情,無法預知這個角色會呈現到什麼地步。」郭子乾說,經由排練,他的工作就是在不違背劇本本質的狀況下,一點一點地找到那個角色的生命力,「第一個念頭都是嘗試,能不能做到我就只能盡力而為了。」

林家麒也頗能體會這種心境,那是屬於演員與角色之間無以名狀的想像與關係。他謙稱「退伍之後算是運氣不錯,一直沒有間斷演出,還蠻順利的。」其實從臺灣藝術大學及研究所畢業一路演到現在,他的每個角色、在不同類型的劇作裡,都讓人印象深刻,在台上的那股獨特魅力,也讓郭子乾好奇不已。訪談尾聲,郭子乾主動說起很想試試看演出《五斗米靠腰》這樣的戲,「看完之後覺得很感嘆,覺得都是經典的舞台劇會找我們(譬如先前參與的《誰家老婆上錯床》),為什麼不找你們?我們可以互換啊。」能否請果陀把《ART》交給年輕演員詮釋呢?「或是找兩個場地、做兩個版本互拚一下,我會想看啦。」郭子乾說,「我們可能因為票房或是知名度的關係,反而就接觸不到新銳導演或是比較新的東西。」

郭子乾與林家麒從成長背景聊到表演專業,分享觀察模仿的心得、角色塑造的學問,也交換了不少演員心情與生活近況。在舞台上、電視裡總是飽滿豐富、變化萬千的郭哥,在劇場中每每令人瞠目驚豔、歎為觀止的老爹(林家麒),讓原來顯得世故深沉的咖啡店角落漸漸明亮了起來,那股光亮來自他們發自內心對表演的熱忱,「喜歡演就不怕苦。」郭哥說,這是李國修老師手把手傳遞而來的熱能:「只要一朝踏上舞台,就會終生愛上它。」

林家麒(以下簡稱林):郭哥一開始學舞台劇,後來也往演藝圈發展,是什麼樣的機緣?您當初是怎麼計畫的?

郭子乾(以下簡稱郭):以前讀五專,每天除了讀書也不知道要幹嘛,放學就跑去參加話劇社,沒戲演大家就打屁聊天,直到李國修老師來教我們,才發現原來有這麼一個老師願意出力,幫我們弄劇本、修我們排戲、帶我們練習,讓我們有一個目標。我要是沒有經歷學校這一段,應該就不會進演藝圈了,我是海專畢業的嘛,海事專業的技術我背得滾瓜爛熟,可以去跑船,我們班現在還有四、五個同學在跑船,我當初可能就跟他們一起去了。

退伍的時候就問自己:「下半輩子都要在海上度過嗎?」可是我讀這個不去海上還能幹嘛?就想到國修老師,那時候他正要成立屏風表演班,就跑去找他,參加演員徵選。屏風要推出的第一齣戲是講一個從大陸來台灣的老兵,因為面子問題,表裡不一,劇中有一個片段,角色要在舞台上背面全裸徹底面對自己,他問:「有沒有人願意演?」我就舉手,不管內容、先爭取工作機會,結果我就演了,記得在皇冠小劇場演了三場,那次的回憶蠻不錯的。大概也是國內第一個在舞台上背面全裸的演員。

林:原來是你啊郭哥!

郭:那一次的經驗讓我知道,我的熱情大過我的表演,反正有機會我就舉手,但是我其實不曉得我能不能勝任,這是當時的感覺。然後就繼續演下去,進了電視圈也在屏風演舞台劇,一直到現在。我其實沒想那麼多,只是很簡單地認為:只要是表演,我都要去。不會分舞台劇演員、電視演員,工地秀、選舉秀我也接,我都有興趣、也都喜歡。

林:中間的過程也是辛苦蠻久的嗎?

郭:辛苦是一定有的,但總覺得是快樂的,喜歡演就不怕苦。譬如說你做一個自己不喜歡的,或是父母希望你做的工作,相信也是做不久的。像你自己也是喜歡表演嗎?

林:對啊,像郭哥您說「只要是表演都要去」,這個我很欽佩。對我來說,如果去演電視,會覺得自己經驗比較少,就會害怕,現場環境還有表演狀態好像都不太一樣。

郭:因為電視是速食的,我找你來、劇本給你,根本沒有前因後果就要你演。對於科班出身的,就覺得,「我演這個角色總要知道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嘛,這樣我才能塑造這個角色啊,不然我哪有內在、哪有外在?」當你想這些的時候機會就沒了。我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國修老師有教我們,拿到角色要想這些東西,那其實也一樣嘛!所以我先爭取,再來想要怎麼演。舞台劇經過排練,出來的東西八九不離十;電視則是靠臨場反應,他臨時就給你加一句話進去,根本對角色一點幫助都沒有,就是為了一個「笑」果,電視的喜劇就是這樣。

林:大家可能覺得模仿啊、搞笑啊是很外放的,但我一直認為郭哥的表演不是只有表象,之前看您演《莎姆雷特》只是靜靜地在台上,然而那個角色的狀態是往裡面走的。

郭:有人說表演要從誠懇做起,而不是表面的浮誇。沒有安全感的演員就會抓一些表面的、誇張的表情動作,你有在這個世界上看過這樣的人嗎?那時候屏風的《民國76備忘錄》,我要演一個身心障礙人士,我不曉得怎麼去表達那個情緒和動作,就跑去觀察他們,雖然觀察只能學到表面,但是有了表面的肢體,我再往內在去走。

林:我也還蠻喜歡這種方式的,先找一個外在形象,從角色的形體出發,邊排練邊感受。

郭:以前那個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是說由內而外,可是我這幾年的表演幾乎都是由外而內,像模仿,我看到這個人的樣子就去模仿他,他的外表、他講話的方式,把那個現象呈現出來。至於內在怎麼加強,搞不好哪天我碰到本尊,跟他說幾句話,內在就充實了,這個很奧妙。

林:郭哥您很喜歡模仿嗎?

郭:我從以前就很喜歡觀察人事物,小時候在萬華讀書,放學不是跑去夜市看人家殺蛇,就是待在撞球間。朋友都是三教九流,看他們每天這樣case很多,要去哪邊喝酒、去哪邊玩耍、打電動。還好以前有這些歷練,看了這麼多各式各樣的人,其實對角色很有幫助。後來有一次演舞台劇,我只是後面的路人甲,從右邊走到左邊,隔一陣子再出來走一遍,我可以走六趟都演不同的人,我演得好認真,因為那個空間對我來說不能只是走過去。如果只是需要一個人走過去,可以不要找我,既然找我來走,那我該如何做得豐富。

於是就有了「甘草人物」的喜劇路線,然後又想說自己外表長這樣,不會有編劇幫我量身打造一個劇本啦,也不會有一個故事專程讓我去詮釋,這麼一想就有個好處,對於演藝圈、對舞台劇都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沒有希望就不會失望、更不會絕望,不會去期待我要演到一部多好的戲、多大的角色,由我主宰、大紅大紫等等,你隨便給我一個角色我都可以。很多人以為我模仿會在家裡對著鏡子練習,看自己的表情啊、動作該怎麼樣,其實根本不用。我每天觀察他,我都在吸收,已經可以這樣抓住內涵了。

林:就像「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我覺得好像不管做什麼工作,熱情跟熱愛是很核心的一個概念,常常也會提醒自己要抓回那個感覺,畢竟還是真的很喜歡表演這個東西。

郭:做演員要誠懇、要有熱忱,不要挑角色,這樣自己也比較快活啦。我那時候進演藝圈,也很慶幸自己不是科班出來的,我沒有被教過那些上電視的標準,國修老師說:「一朝踏上舞台,就會終生愛上它。」這句話就夠了。為什麼會愛上它?你實際參與之後就愛上了,這就是熱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